雪山草甸石崖小溪,缤叶彩坡骏马美女,空中还飘有哥的传说……

最喜欢置身在山中的某一处,远方是皑皑的雪山,下面是错落有致的山丘,小溪在蜿蜒的山间流淌,风从雪山的山尖飘下,呢喃着吹在耳畔,马儿在吃草,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好一幅绝美的画面,是梦吗?现实版的仙境就在甘肃的渭源,一个叫“双石门”的地方,雪山草甸石崖小溪,缤叶彩坡骏马美女,好一个世外桃源!而现在正是双石门的秋天!绝世美景中还流淌着“哥的传说”……

石门之路,过“分水岭”

驾车从山脚下沿着盘山路向上,先是到达“分水岭”,分水岭顶端立有一标志碑“分水岭海拔2980米”,气势之雄伟胜过很多国界标志!它是黄河两大支流洮河和渭河的分水岭。从分水岭向西北汇集的涓涓小溪流汇入洮河流进黄河,向东南汇集的汩汩小河先是流入漳河,然后流入渭河,最后在陕西汇入黄河。按照标志碑的标示,分水岭的北面属于渭源地界,南面则是漳县。从上观其下,渭源县侧地势较缓,高原草甸地貌特征明显,漳县侧地势陡峭,公路盘绕跌宕。

尽管分水岭只是通往高山石门的一站,在“分水岭”的观景台上,却充分领略了“一览众山小”的豪迈,脚下的盘山路如同孩子们搭建的积木道轨,上下山的小车就是孩子们的玩具,因为这里是小众的景点,并没有太多的车辆上山,虽然人多车多时候让人各种头大,真当人少车少时候,我们是多么盼望有车上来,对于一张照片而言,“山不在高,有车则灵”!

石门之上,别有洞天

从分水岭继续向前,走过一段曲折的山路,便看见石门了。之所以叫双石门,是因为山谷中有两道狭窄的石门而得名。万丈石崖中间开个窄缝,尽管是秋季,仍然有湍急的水流从石缝中涌出,我们不得不“踩着石头过河”。

河流的两岸是一排密密的树林,随意排列着,枝干也并不整齐,透着一种天然的随性的生长,因为已是秋末,尽管树叶所剩无几,仍能够让人想象出春天的郁郁葱葱和夏日的枝繁叶茂,这些树的背后是错落有致的山丘,“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从马儿在悠闲地吃草的场景,仍然能够想象出夏日温暖的阳光之下牛羊遍野、杜鹃争妍的奇妙景象。

顺着河流的流向望去,“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在金色山岭背后是一座积雪的山峰,白色山脊的脉络似男人坚韧的骨骼,当地的人谓之“露骨山”。露骨山是南丝绸之路上第一座雪山,又因藏羌民族聚居被誉为“丝路雪山之首、藏羌风情雪源”。主峰海拔3941米,是西秦岭最高的雪山。山巅本为白石,磊落不群、特立独挺,顶峰积雪终年不消。雪山两侧峰峦叠嶂,河流蜿蜒曲折。石门里面多石山,山间自有哥的传说

石门里面多石山,它们兀突石骨,平缓中不乏险峻,圆润中不乏陡峭。山有雄壮的风采,石有朴素的品格,山豪迈,石也俊秀,这儿的岩石,有的娇小玲珑,宛如破土而出的春笋;有的精巧雅致,好似含苞待放的睡莲,而一切都是上天的鬼斧神工,没有一丝人为的雕琢。若是想象力丰富,倒是不妨为这山石取取名字。

如此美妙的石门之路,在三国时期,竟是曹魏灭蜀的通关之路的起点。偷渡阴平,是三国末期曹魏灭蜀汉之战中的一次决定性的军事行动。邓艾利用阴平与剑阁相隔百余里,崇山峻岭,行走很难,蜀军没有设防的机会,“冬十月,自阴平道行无人之地七百馀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高谷深,至为艰险,又粮运将匮,频於危殆。艾以毡自裹,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缘崖,鱼贯而进。”通过了阴平小道,魏军直扑涪城。涪城守将马邈面对从天而降的魏军,不战而降。魏军从此迅速连下涪城、绵竹,逼近成都,刘禅投降,蜀汉亡。宋熙宁五年(1072)通远军首领王韶征叠宕复走此道。如今古道遗迹犹存,当年栈道上穿架木梁的凿孔整齐列于崖壁,石门处仍有邓艾入蜀时修的栈道。

山高水长,尽管古时候是兵家之地,如今在这密林深处,幽静得连鸟雀也少飞来,这原始的草原风貌、幽寂奇诡的山石风景、古时征战的英雄情怀现如今都化为一种天赐美景,在美景如画的石门古道,卸下一身的疲惫,揽揽秀发,洗洗风尘,听小溪潺潺,风景这边独好。

尽管把人们在双石门之间的水上穿行称为“双门踏浪”,我们一行人却没有时间穿过第二道石门问鼎雪山了!问了一下当地人,继续前行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且前方路途艰险,如果行至雪山预计太阳落山才能返回,所以也只有止步于这双石门之间了。

原生态山水、未开垦的处女地,双石门,不一样的域土,不一样的“烟火”,留下的大石门和雪山没有走,明年的双石门,我们相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