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新政与雍正改革都是王朝的救心丹

雍正改革,是继商鞅变法、张居正改革后的又一次成功典范,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由皇帝全权主导推行且成功的改革。其整饬吏治、改土归流、火耗归公、摊丁入亩、士绅当差等项目实施,改变了康熙晚年浮华亏空的经济现象与颓废昏暗的政治局面,奠定了乾隆盛世的基础。从国库存银6000万两与批示奏章1000万字,就可以看出其政绩与政风。雍正曾对大臣说:“圣祖曾说治理之道,一张一弛,当年是 “张”过了,如今要开始“弛”。他对官吏狠抓“贪”与“懒”,诛贪罚懒,从不手软,在对贪官执行死刑或极刑时,经常组织官员到场观摩,并认为现场警示教育,比学习《论语》管用得多,从而赢得了“雍正一朝少贪官懒官”的评语。

雍正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励精图治厉行改革的皇帝,是因为他常年出差在外办差,了解民瘼与官风,并探索过问题的根源与思考过解决的方案,因此其危机意识与责任感非常强,一旦登基,能坚决冷酷地推行各种有损于皇亲官绅利益的改革措施,面对被皇亲官绅骂为“面冷心狠刻薄残暴”,雍正甚至在大臣面前自嘲:“我就是这样的人。”

明朝张居正改革与雍正改革无论在背景、在目的、在举措上,都非常相同:第一,都在社会上有过深刻的经历,张居正是从下往上看,雍正是从上往下看,对社会矛盾与政治弊端有深刻的认知与探索;第二,都主张乱世用重典,且面冷心狠手段老辣,形成专制高压的政风,张居正2年内处死或淘汰官吏1万多人,雍正则对贪官用酷刑,甚至对县官都进行严厉的绩效考核;第三,都以财政改革为重心,清巨室以充国库,减民负以缓矛盾,因而得罪了几乎所有的皇亲官绅,在世时都被千夫所指;第四:对官吏的驾驭与对改革的监控采取一明一暗的手段,“明”即是清晰而严格的绩效考核,“暗”即是利用特务机构跟踪与监视官吏,并大力推行“密奏”措施;第五:都取得辉煌的成果,张居正持政十年,成为明朝最富裕安定的十年,延缓了明朝的灭亡时间。雍正当皇帝14年,清理了历朝的弊端,故后人说“康熙宽大,乾隆疏阔,要不是雍正的整饬,清朝恐早衰亡。”

将有关雍正的正史与小说一起读完后,又发现正史与小说的差别在于,正史资料无情感,只有政令、政策、政绩与评价,因而觉得雍正其人虽然政绩斐然还真的冷酷无情,而小说将雍正在事件中的心态动态与言语作了合理的推演与描述,则能看到一个生动而丰实的雍正,将正史中的雍正与小说中的雍正进行了重合,发现真正的雍正,并不是面冷心冷,而是一个非常重情感的人,不管是处理自己的兄弟,还是处理自己的宠臣,始终能够以国家为重的理性克制情谊喜好的感性,因而在情感是真正的孤家寡人,说其是“面冷心善”亦不为过,只是得罪的人那么多,又有谁会与他一样以“公”为理去理解他呢。故雍正常说“为君难”“知人难,为人知亦难”可见其内心的痛苦与纠结。

“俯仰不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一联,总会觉得,为人处世办事,应该要有这样的心态,才能真正做好自己,无愧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