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T到金融,联想的“中年”不危机:“拿来主义”的力量

5个月前,联想集团被从恒生指数50只成份股中剔除。当时这则新闻上了外媒头条,联想被称为“全球最差科技股”。在PC市场被智能手机逐步蚕食的局面下,联想既错失了移动互联网风口,一年前的PC出货量冠军宝座又被惠普短暂超越,这个战略迷失的巨头仿佛遇上了一场“中年危机”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联想集团又上演了绝地反击的一幕:把转型关键放在从传统硬件设备制造商转成为智能物联(SIoT)服务商。在近日举行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2018”上,联想宣布,集团目前已经为制造、医疗、零售、工业维护等多个垂直行业提供了众多个性化智能解决方案。联想的高性能计算业务已经覆盖政府、教育、科研等各个行业应用领域。一时间,联想又成为整个港股市场最热门的科技股。

那个曾经辉煌的联想,有一句让人记忆深刻的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么样?”

联想是许多人最初的记忆,第一台电脑,大多都是Lenovo。在计算机刚诞生的时代,DELL、惠普等等国外品牌计算机大火的时候,联想作为中国企业,以一己之力抗住了诸多外国厂商进入中国市场捞金。然而,作为科技企业,最大的卖点就是科技研发,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创新产品,始终是联想多年来的心头病。

我们回顾联想的发展史:

1984年-1993年,创业阶段从贸易起家,进而打造自主品牌。

1994年-2003年,发展阶段,通过一套适应中国市场的业务模式,确立并保持了在中国和亚太PC市场的领导地位。

2004年,联想开始了它的国际收购路线,首先将IBM的PC业务收入囊中。

2011年,收购德国Medion AG和日本NEC PC业务。

2014年,联想接盘了被谷歌“嫌弃”的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甚至还一度与芯片公司Marvell传出绯闻。

2016年,联想收购富士通PC业务。

2018年,耗资百亿元买下卢森堡国际银行(BIL)89.936%股权。

企业的成长方式通常有两种:有机增长(Organic Growth)和并购增长(M&A)。。前者指的是依托自身已有资源通过内部价值创造来拉动增长,后者指的是通过并购来获得扩张。早期,联想也是靠打造自主品牌获得有机成长;从2004年开始才走上了疯狂的并购之路。并购这事儿很正常,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像苹果和谷歌的收购案例都很容易让人理解,标的主要都是些技术型企业或者工作室,品牌和产品依然是以自家的为主。

但看联想,啥都收,有对自身助力的也有劳神伤财的,或为了品牌切换,或希望摆脱对单一PC业务的依赖,或不小心给自己买了一个大包袱。“拿来”,可能更贴切。

联想CEO杨元庆曾说,“联想常年都有并购的目标和计划,就像每天都要吃饭一样”。

其实,联想的初衷原本很简单:如何能像通用电气(GE)那样,走出一条非相关多元化的道路,然后实现自己的百年基业。

毕竟,只押注于竞争白热化的PC行业是危险的。

Thinkpad收购案

2004年12月8日,联想集团在北京正式宣布以总价12.5亿美元收购IBM的全球PC业务,将IBM的ThinkCenter台式机与ThinkPad笔记本电脑收归旗下,并获得了5年的IBM品牌使用权。

这是联想开始全球化并购的开端,而迈开这一步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价格。

据当时相关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03年上半年,国内笔记本电脑的平均价格比2002年同期下降了1000元左右。无论是以IBM、东芝等为代表的国外品牌,还是以联想、同方等为代表的国内品牌,价格都越来越亲民了。当时市场上最低价格的笔记本,已经突破了5000元关卡,如博宇H208只要4999元。

其实那时笔记本价格下降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笔记本代工厂商纷纷在我国投资建厂,降低了生产成本;作为笔记本技术核心的部分,迅驰芯片的推出导致P4的大幅降价;以及迅驰本身的降价导致芯片整体价格水平下调。越来越多的厂商加入到笔记本市场的竞争,致使竞争日趋激烈,降价这一简单粗暴又好用的套路,自然就给用上了。

在这个时候,如果联想要突破,走出去是它的必由之路。可是,当时的联想缺乏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其他国家不认识它,又怎么有购买它的理由呢?

巧的是,IBM正想卖掉自己,或者说,卖掉自己的PC业务。因为PC行业的利润率大幅下降,市场上的低价恶性竞争让IBM亏得伤痕累累。IBM和联想一拍即合,一个想卖,一个想买。对于IBM来说,这是战略调整,能实现对低利润硬件业务的剥离,从此把自己塑造为一个软件、服务型企业。对于联想却有了质的变化,IBM个人电脑业务的全套研发体系归联想所有,不仅顺利帮助联想扩大了全球市场占有率,联想的采购和营销成本则由于借助了IBM原有的分销渠道也得到大大优化。

自此,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发布的2005年PC出货量报告,当时位于全球PC市场排名第九位的联想一跃升至第三位。

尝到了甜头的联想开启了“买买买”模式:2011年整合NEC的PC业务,2012年收购巴西消费电子厂商Digibras,而2016年又合并了富士通PC业务。

结果也确实如其所料,在PC市场上,联想始终处于领先地位,10月11日IDC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PC出货量报告中,联想稳居第一。

但对于联想来说,对PC业务的过度依赖,并不是一个良性发展,多元化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摩托罗拉的接盘侠

但就像在淘宝剁手的经历也不是每次都买到称心如意的东西一样,联想在多元化的拓展之路上,也买错过许多东西。这个买错可不能“七天内无理由退货”,买错的成本是要自己吃进的,除非你能找到下一个接盘侠。

然而,在市场交易斗智斗勇方面,买的人永远没有卖的精。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将能赚钱、有前景的企业轻易卖掉的,除非万不得已那么另当别论。

2014年,联想斥资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接下被称为“烧钱无底洞”的摩托罗拉手机业务。

曾经揭开移动通讯革命序幕的摩托罗拉手机,在这个智能手机时代,无论是专利技术还是产品,其实都已不具备领先市场的竞争力了。精明的谷歌早已洞悉了这一切,所以才将125亿美元买来的东西以20多亿美元的“跳楼价”卖出,而联想成了名副其实的接盘侠。

本来,杨元庆是希望联想手机和摩托罗拉两大品牌强强联合,发挥1+1>2的效应,就像当年收购IBM的电脑业务一样。但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智能手机市场更新换代的速度。结果,事与愿违,联想手机越搞越差,收购摩托罗拉实际上就是花大价钱买了一堆包袱而已。

当然,这个锅也不能全甩给摩托罗拉,因为联想在收购后的企业整合上,做得也差强人意。

联想2016年就打算“one MOTO”,把MOTO做成联想智能手机的唯一品牌。可是这几年,联想手机管理层频繁变动,联想手机品牌又分分合合,从一个摩托罗拉到恢复Lenovo品牌,从启用互联网品牌ZUK到放弃。联想始终对手机业务缺乏耐心,没有踏实下来做产品。

联想的2017财年成绩单,移动手机业务依旧亏损,亏损金额高达4.63亿美元。今年5月,联想不得不宣布将手机业务整合进电脑业务,2018财年移动业务总费用成本要降低30%。

收了个银行!

但一次失败的收购并不能阻挡联想,甚至,更爱买了!2017年,当联想对外宣布打算收购一家欧洲银行时,外界都跌破了眼睛。我们看联想过去十多年的收购史,标的无非是电脑业务、手机业务或者服务器业务,对于一家硬件设备制造商来说,有多元化的延伸,但始终合情合理。可是,收购银行,难不成联想要转型成金融集团?

2018年7月,联想控股宣布完成对卢森堡国际银行(BIL)89.936%股权的收购,耗资117.4亿人民币。这家银行创建于1856年,是卢森堡历史最悠久的金融机构之一,目前业务主要集中在零售银行、对公银行和财富管理等方面。

这笔收购交易能够成功交割,可以说,联想是非常幸运的。在当前逆全球化的浪潮下,这笔收购案可以取得来自于包括卢森堡金融业监管委员会和欧洲中央银行的所有监管相关审批,非常不容易。这也是欧洲央行历史上第一次批准中资非金融企业收购受欧洲央行监管的国家性银行。

收购银行,动机其实源于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的一个百年基业梦,也是联想走过那么多弯路之后的最终结论。。

如何能让联想成为百年企业?1998年,柳传志带着这个问题曾赴美国通用电气(GE)集团学习了10天。之后,柳传志的思路开始清晰起来:联想要想实现百年基业,就要勇敢的迈出非相关多元化的道路。但是这个多元化又跟通用电气的做法不一样。GE是用一个总公司下边的事业部的方式来做多元化。而联想控股的多元化是各个领域单独形成平台,比如BIL做得好,可以单独上市,不会对其他业务造成影响。

其实,这笔收购就是为了帮助联想改善原有的资产结构。BIL资产规模约为1900亿元人民币,并表后,BIL资产将占联想控股总资产的35%,联想控股的资产结构将一举改变IT(lenovo)“一股独大”的局面,IT资产规模由原来占比54.7%的水平降至33%左右。卢森堡国际银行将成为联想控股的支柱型资产,金融板块在其投资体系中的支柱地位也将得以确立。

2017年报数据显示,联想控股金融板块收入36.38亿元,归母净利润16.46亿元;联想控股收入3162.63亿元,归母净利润50.48亿元。从收入情况来看,金融板块貌似仅占1.2%,在净利润方面却占归母净利润32.6%。而大众熟知的IT板块则净亏损6.7亿。

既然金融让联想尝到了甜头,银行业作为金融业中最核心的主体行业,联想自然不会放手。而BIL无论是资产规模、盈利能力,还是增长潜力,都符合联想控股打造支柱型资产的目标。

联想控股一直努力淡化IT板块偏重的资产布局,如今,收购了卢森堡终于让这份努力实现了量变到质变。

虽然交易金额动则耗资百亿,但相对于融资成本,并购依然能让企业最低成本地实现多元化发展。今日的联想,早已失去“国内科技巨头”的头衔,改走贸易营销的道路,多元化之路走的并不平坦。想学通用GE,用并购来实现的话,老王送上鲁迅在《拿来主义》一文中说的:“所以我们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不是简单拿来,还要破而后立。

所以,没有联想我们会怎样?这个问题兴许没有答案,但是如果联想没有了梦想,结果如何,希望联想自己能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走金融路线没有错,也符合成长逻辑,只不过,基础业务如果不扎实,产品服务跟不上,金融这个实业的辅助工具,就成了一把名副其实的双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