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女子玩游戏花费上万 讨玩资未果自杀

核 心 提 示:浙江金华的21岁女孩娜娜在一电玩城玩捕鱼机游戏三四个月后,至少输掉上万元。之后娜娜要求电玩城退还部分玩资,因协商未果娜娜当场持刀自杀。警方调查称涉事电玩城手续合法。而据娜娜的养母回忆,娜娜职校毕业后曾以工作为由向其索要数万元。

21岁女子玩游戏花费上万 讨玩资未果自杀(图)
娜娜的养母翻出女儿的照片泪流满面。

21岁女子玩游戏花费上万 讨玩资未果自杀(图)
抚摸着女儿的照片,李雪琴哭得很伤心

电玩城的“捕鱼达人”游戏 捕走了21岁的娜娜

她在这款游戏上花了上万元,因讨回“玩资”不成,当场自杀

邻居说,视她如己出的养父母,为了她工作很拼命

警方称,电玩城属合法企业,这款捕鱼机游戏也有“许可证”

金华读者葛先生给致电《浙中城事》热线0579-89111111:昨天晚上,有个女的在电玩城玩捕鱼机游戏,输了很多钱,当场自杀了,就在金华市区江南双溪西路欢乐谷电玩城。

记者核实:自杀的女孩名叫娜娜(化名),再过2天,就是她21岁生日。娜娜从小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养父母的呵护下成长,是养父母唯一的希望,但希望在昨天凌晨破灭了。

这时养父母才明白,之前娜娜所谓的要考试和读书,都是为骗钱想出的借口娜娜几乎花完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养她,我真的费了好大的心血……这到底是为什么?”养母李雪琴站在家门口,捧着女儿的照片,失声痛哭。

凌晨得知女儿出事 养母脑袋像炸开了一样

娜娜的家在金东区岭下镇岭三村,离市区只有20多分钟路程。

听到记者打听娜娜的家,78岁的刘老太忍不住和记者聊了起来,“真想不到他家会出这样的事,娜娜很乖巧的,怎么这么想不开呢?”老人一边叹息,一边在前领路。

拐了几个弯,在一条小巷边找到一幢两层的白色楼房,就是娜娜家。二楼的窗户外有台空调外机,那是娜娜的房间。

小巷里传来一阵哭声,正是娜娜的养母李雪琴,在几个亲戚的搀扶下,蹒跚着往家里走。她刚从市区处理好娜娜的事回来。

50多岁的李雪琴背有些驼,她是昨天凌晨一点多得知女儿出事的,那一刻,她感觉脑袋像炸开了一样。

“村主任来叫门,说派出所通知我女儿出事了。”李雪琴说,“我没头绪了,好在有亲戚帮忙,给我们找了一辆车子,往金华市中医院赶……”

医院里,女儿脸色苍白,身上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血。医生说,她的左胸被刺了两刀。

见到女儿这副模样,李雪琴有些抓狂,她不停地问着,“你怎么选择这条路了呢?”

一开始娜娜还能说话,甚至一度脱离危险,但到凌晨4点40分左右,出现大出血,全身抽搐,虽然输了1500毫升左右的血,可挨到5时40分,还是抢救不过来了。

小姐妹回忆 她在电玩城花了上万元

据金华警方介绍,出事前,娜娜和小姐妹邵某、万某一起吃晚饭。

“她说最近在欢乐谷电玩城玩捕鱼机游戏,输了不少钱,等吃过晚饭一起到电玩城,找那里的老板要点钱回来。”邵某回忆。

当晚(5月1日)10点半左右,三人一起来到了欢乐谷电玩城,找到一名管理人员,要求退还5000元钱。

管理人员说自己做不了主,就给老板杨某打电话,杨某没答应。

“杨某说,5月1日凌晨,娜娜曾来电玩城要过一次钱,当时是另一名合伙人处理的,只同意退给她1000元。”邵某告诉记者。

当时娜娜对此并不满意,丢下了一句话:“拿1000元,我不要,反正我就一条命……”

没想到,这句话,成了现实。

遭到杨某拒绝后,娜娜从自带的皮包里掏出了一把15厘米长的水果刀,往自己左胸扎了一刀。

旁边的小姐妹邵某反应过来后,急忙上前夺刀,在争夺过程中,娜娜又在同样的位置扎了第二刀……

在接受警方调查时,电玩城一位姓韦的工作人员回忆,娜娜在电玩城已经玩了三四个月了,每次玩的都是“捕鱼机”。

这款游戏跟手机上的捕鱼达人差不多,只不过这里需要用钱换取游戏币。

娜娜在电玩城一共输了多少钱,韦某表示并无统计。而小姐妹邵某曾记得娜娜跟她抱怨,她在这家电玩城输掉的钱,已经上万元了。

养母回忆 女儿以工作为由问家里拿了几万元

娜娜的事,很快在村里传开了。

“她怎么会这样?嘴巴很甜的一个小姑娘,性格也挺文静的,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许多村民们都很意外。

邻居还记得,20年前5月的一天,刘永华、李雪琴夫妇的家门口突然多了一只竹篮子,里面躺着个婴儿,就是娜娜。

“那时刘永华已将近40岁了,还没有子女。夫妻俩得到这个女儿,疼得不得了,这个女儿成了他们全部的希望。”邻居告诉记者。

“雪琴已经50多岁了,又有腰间盘突出,可她还是经常上晚班,下班回来,洗衣服、做饭,干得很苦。”

年近60的刘永华,更是拼命,在建筑工地打零工,修路……怎么苦怎么累,都没怨言。

相反,他们自己却很省,家里很少买菜,每个星期只有娜娜回来了,才会买一两次。

村民曾不止一次在池塘边听到李雪琴跟娜娜说:娜娜,爸妈赚钱都是为你,你好好听话,以后都是你的……

回忆起抚养女儿的点点滴滴,李雪琴摸着女儿的照片,哭得直不起腰。夫妇俩起早贪黑地干活,为的就是让娜娜过得更好。

前年下半年,娜娜从九峰职校毕业,虽然自称有了工作,可一直问父母要钱。

“她一会说要考英语,一会又说要考报关员,去年说要考公务员,一次就拿去了3万多块钱。”要不是出了事,李雪琴至今还深信不疑,“她问我要钱,我向来是要多少给多少的,我哪里知道她会骗我。”

有一次到金华,娜娜还指着市政府大楼,自豪地告诉李雪琴,自己在里面上班。李雪琴对女儿深信不疑,前段时间还把一本两万元的存折给了她,哪知她根本就没有工作。

“她说要开一家店,暂时借用一下。前几天打电话时,还告诉我,过几天就把存折送回来,把钱还给我……”直到出了事,李雪琴也没有看到存折。

 电玩城已关门,公安部门正在调查此事

昨天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江南老农贸市场附近的欢乐谷电玩城门口,电玩城大门紧闭,已经停止营业。

据附近一位三轮车夫介绍:“昨晚事情发生之后,电玩城就马上关门了,今天上午看见有人把里面的设备搬运走了,也不知道搬去哪里了。”

让娜娜玩掉上万元的游戏,是否牵涉赌博?江南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一位姓应的副大队长告诉记者,从调查来看,欢乐谷电玩城是经市文化部门批准的合法企业,而这款捕鱼机游戏也是在文化部门的许可目录中。

目前,具体情况警方仍在作进一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