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鲁山老太太的明星路:62岁出道,70多岁成“百亿票房老奶奶”

都说出名要趁早,演艺圈基本靠脸吃饭,但这位河南鲁山的老太太,退休之后才开始进入演艺圈,62岁出道,70多岁的时候成了明星,参演的影片票房加起来近百亿,网友称她是“百亿奶奶”“百亿女王”等。那么,这位网红老太太是谁呢?她都有啥故事?

60多岁当“北漂”,开始演艺生涯

这位老太太艺名叫苇青,本名柴正荣,她是河南平顶山鲁山县人。

不过,关于“她是谁”的问题,最好的答案还是在电影《我不是药神》中。

这部电影相信大家都不陌生,票房将近31亿,在2018年的电影票房排行榜上名列第三。不仅捧红了一批主演,连跑龙套的老太太也红了,而且是爆发式的红,用徐峥的话说就是“全国人民印象都很深刻”。

影片中,那个患白血病的老奶奶声泪俱下地对警察说了几句话:“……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就像一剂催泪弹,谁都忍不住要掉眼泪,我也是看一次哭一次。

然而,这个角色出场不到5分钟,台词不超过十句,连名字都没有,却催生了“百亿票房老奶奶”,一下子就推翻了年龄和颜值的说法。

她还演了《战狼2》,虽然没火,但《战狼2》超高的票房为她的“百亿票房”打下基础。

你更想不到的是,她步入演艺圈的时候,已经60多岁了。

这个年纪的老太太不是在家安享天年就是在打太极跳广场舞,苇青却扛着行李当起了“北漂”。

她为啥这么做?因为当一名影视演员,是她的梦想。

不过,在那个老照片色彩的年代,这仅仅是个梦。

由于父亲是老红军,苇青十几岁就参军了,在部队的战士演出队待过,后来又被分配到文工团,1970年转业到鲁山县电台当播音员,退休之前,她一直在鲁山县文化馆工作。

那时候,连电视剧都没有。谁要是能上个大荧幕,简直就太牛逼了,回来必须炫耀一圈子。

苇青也不过偶尔跳舞、唱戏或者演个话剧什么的,对她来说,大荧幕特别遥远,大荧幕上的演员们也是高高在上的。

她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看一次电影回来就好几天睡不着,因为总想着咋当演员,所以她不愿意去触碰自己的这跟弦。

于是,演员梦一直深埋在她心底。直到2005年参演电视剧《任长霞》,她的演艺生涯才算正式开始。

导演是沈好放,当时剧组在登封拍摄,苇青饰演的寇大妈,实际上已经有人演了,但导演不满意,要换人,剧组里有苇青的朋友,向导演推荐了苇青。

接到朋友的电话,她以为朋友跟她开玩笑,这么大的电视剧找我?真是开玩笑。然后副导演又给她打电话说啥时候到哪里去接她,她才意识到这不是开玩笑,瞬间吃惊得嘴巴都合不上。

去登封的路上她一直掐自己的腿,不相信这是真的,掐一下看疼不,以至于到了登封,腿都紫了一大块儿。

这是她接的第一部北京大戏,她用精彩的表演征服了剧组所有人,沈导激动地对她说:“老师,您一定要去北京拍戏,您不去北京拍戏可惜了。”

得到了北京大导演的认可,苇青受宠若惊。然后,她舍下平顶山的团友们,跑北京演戏去了。

百亿票房老奶奶还是一位“明星妈妈”

没想到演着演着就火了,从《王贵与安娜》到《铁梨花》《红高粱》,再到《河神》,从30多岁的大妈到90岁的老太太,各个年龄段的角色她都演过,成了妈妈和奶奶专业户,有人叫她“明星妈妈”。

而她确实是明星的妈妈。她有一儿一女,儿子就是毛孩,《炊事班的故事》中那个小毛。

这是一对有意思的母子,妈妈培养了儿子,儿子成就了妈妈。

苇青家里挂着一幅照片,是她和儿子一起在央视的《艺术人生》做节目的时候拍的,她每次看到这张照片就思绪万千。当时儿子是全军最优秀的孝子,大家都赞不绝口。

苇青体会最深,毛孩一路走来所付出的,她都看在眼里。在鲁山的时候,儿子还小,喜欢跳霹雳舞,爱表演,唱歌也很好,苇青觉得他应该唱歌,就把他送到了中央音乐学院。

有一年,她去看儿子,毛孩突然对她说:妈妈,我想学表演。并拿出一份中央戏剧学院的招生简章。她没有太多犹豫,觉得既然儿子喜欢,就会努力学好。于是二话不说,领着毛孩走进了中戏的大门。

儿子当了中戏高材生之后,妈妈也有了讨教的对象,在表演上有问题就问儿子,久而久之,妈妈也越来越专业。

可是,退休之前,苇青得了轻度抑郁症,常常会自虐,甚至有自杀倾向。

本来因为《炊事班的故事》已经很红的毛孩,为了照顾母亲,放弃了很多演出机会,转而当起了话剧演员。

为了让苇青心情愉快,毛孩经常把她带到剧组,让她客串一些角色,在《炊事班的故事》中演毛孩的妈妈。慢慢的,苇青的病真的好转了,名气也越来越大。

这个过程持续了10年,儿子终于带妈妈走出了抑郁期。

现在,苇青的成就已经超越了儿子,但在她心里,儿子才是最棒的。

除了儿子,苇青还有一位特级助理,就是丈夫毛庆林,他曾任平顶山日报社摄像部主人,后来在平顶山电视台等部门工作,退休之后跟苇青一起来到北京。

苇青演戏,毛先生就给她当助理,全力支持老伴儿的事业。

在剧组,毛先生给她拿衣服,搬凳子,端茶递水;在家里,毛先生就是专职大厨,每天早上把粥熬好,中午的饭菜也准备好,都装到儿子买的保温饭盒里,带到拍摄现场。

中午一开饭,剧组的人都去领盒饭,乌泱泱排起长队,这时候,毛先生就从容不迫地把苇青的饭菜摆到桌上,然后他才会去领盒饭。

但往往不是没饭了就是没汤了,甚至有时候菜也不多了。各种情况都有,可毛先生一个字都没说过,苇青后来也是听别人说的。

还有大女儿,苇青说她很有才,是影视编导,跟周润发、周星驰和成龙都合作过。苇青刚到北京的时候就是住在女儿家里。

又傻又幸运的老太太,不忘家乡的山和水

现在,她成了“百亿票房老奶奶”。

但她自己认为,她其实是个又傻又幸运的老太太。

为啥说自己傻?

她从来不考虑后果,演完了以后就很开心,什么票房什么别人的评价,她都不会去想。每次演完一个角色,她觉得演得不错,就会给经纪人打电话说她演得有多牛逼,她会滔滔不绝从头说到尾。

她演的基本上都是配角,甚至是跑龙套的角色。

但对于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来说,不管是有台词还是没台词的,只要是个机会,她都会把它当成生命中最后一个机会。

她的经纪人总说,苇青是用生命在演戏。

为了演好每一个角色,她养成了很多好习惯,比如抄台词。

她不愿意当台词的复读机,所以每次拿到剧本都会把台词一句句抄下来,然后慢慢揣摩,在演的时候,她总会给大家惊喜。

曾经,她在《三妹》这部电视剧中饰演一个盲人奶奶,为了演好盲人,她专门回到平顶山,每天都到一条有很多盲人抽签算卦的街上转悠,观察盲人的各种习惯。

苇青在《三妹》中饰演齐奶奶

就像她自己说的,因为热爱,所以见戏不要命。

那么,为啥又是幸运的?

到北京,她很快等来了《王贵与安娜》,又蹭上《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的高票房。她觉得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福分,不是她成了百亿老奶奶,而是她沾了百亿的光。

2017年春天,鲁山县电视台去北京专访苇青,她非常开心,那种活泼劲儿,完全看不出是七十多的老太太。

面对老乡的采访,苇青觉得特别亲切,她一口鲁山话,交流起来完全没有任何距离感。

光环背后的她是一位地地道道的鲁山老太太,在家里是一位普通的妻子和母亲。

家里摆着一台老旧的缝纫机,那是她25岁时买的,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跟着她南征北战,现在缝纫机很多地方都修补过,可她舍不得扔,因为缝纫机装载了几十年的回忆。

那时候,她帮别人家的孩子做衣服,还结交了很多朋友。

现在,有空了她会做一些针线工艺品,比如毛线勾出来的小孩鞋,尽管是已经过气的老手艺,却能排解乡愁。

她会想起,在平顶山、鲁山,带着一批批文艺青年跳舞唱戏表演的岁月,只是她没有想到,那时候,梦想的种子就已经生根了。

而且,在她心里,不管现在成就多大,最应该感恩的是家乡的山和水。她认为,鲁山的山很神奇,鲁山的水很智慧。

在老乡采访快结束的时候,老太太突然露出调皮的笑容,半开玩笑地对着镜头说:广大观众朋友,只要你登了鲁山的山,喝了鲁山的水,你就一定能实现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