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分化差距拉大,动乱频繁局势动荡

——探讨落后国家与发达国家中的边缘人口问题 王坚

2011年的世界局势险象丛生,环环紧扣。2011年初爆发的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茉莉花革命,严重冲击阿拉伯各国,并在利比亚引发激烈的武装冲突。西方国家武力介入利比亚内战,帮助反对派推翻卡扎菲政权。

但就在忙于攻击利比亚的几个月里,西方国家自己的后院也纷纷起火。7月份,挪威遭遇到本国极右势力的双重恐怖袭击,宣布退出北约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8月份,英国发生严重暴乱,在一名黑人青年被警察枪杀后,暴力骚乱从伦敦迅速蔓延到英国的多个城市。9月份,美国爆发“占领华尔街”示威活动,抗议资本的过度贪婪和贫富差距过分悬殊,抗议活动很快就扩散到美国的各个城市。

无论是落后国家还是发达国家,边缘人口都在增加。近几十年来,阿拉伯各国人口增长迅速,多数人口在25岁以下。埃及人口在过去的58年里翻了两番。今天的埃及人均耕地仅0.78亩,甚至明显低于中国的1.38亩。古代的埃及是粮仓,现在埃及一度成为世界最大的粮食进口大国,但还是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人口的需要。在埃及,伴随着人口迅速增长的是高失业率和大量青年人口,在经济上全球粮价创新高,在政治上又刮起阿拉伯春风,埃及局势在穆巴拉克下台后仍然动荡不安。

在发达国家也存在着严重的贫困问题,边缘化人口在不断增加。在号称世界最富裕的美国,有两百万无家可归者,监狱里还关押着两百万犯人。在金融危机后,美国的饥饿人口和无家可归者都大幅增加。法国的北非移民长期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北非移民居住区青年遭到各种歧视,失业率高达40%。长期受压抑的北非移民后代,在暴乱中以激进的行动强烈反抗法国社会。英国的种族对立与贫困失业问题也十分严重。近年来,英国经济成长几乎停顿,加上政府削减财政支出,压缩公共开支,影响基层民众的生活。去年12月,在伦敦爆发抗议大学学费上涨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今年6月,又发生了公务员和教师走上街头抗议英国政府的养老金改革计划的事件。英国社会的贫富差距达到二战以来最为严重的程度,财政紧缩刚开始就发生严重骚乱。

英国首相卡梅伦认为,出现骚乱和抢劫等问题的原因在于责任感的缺乏。全民都应该增强责任感,而不能片面地对非主流社会人士和社会边缘人士提出严格的要求。在号称公民社会的西方国家,移民为建设和保卫西方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由移民和外籍人士组成的法国外籍军团,是法国的精英部队。号称世界首强的美国军队,每年招募近万移民参军。1995年加拿大魁北克的独立公投,也是由于移民投票反对而未能过关,移民为维护加拿大的统一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现在债务危机的阴云笼罩欧洲,世界经济形势十分严峻,各国的局势也将面临严峻的考验,在落后国家和发达国家中都可能会爆发严重的社会动荡。气温升高等环境问题也将严重影响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们要突破现有的政治和经济思维,以全新的姿态全面应对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