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哈哈被逼上市无悬念,73岁宗庆后如何触摸“90后”成谜

江湖盛传,永不上市四大家,顺丰华为老干妈,再加一个娃哈哈!

去年,顺丰借壳上市,瓦解了“永不上市”组合,而余下的3家公司最近又有了新的“退群”动向。

日前,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未来要上需要大资金投入的项目,也可以考虑上市。

这是宗庆后第二次表现出的上市意向性。去年11月,在娃哈哈的30周年庆典上,他声称“如果能加快企业发展,在适当时候,娃哈哈也会选择上市。”一语惊四座。在那之前,宗庆后对资本市场的态度很坚决:不缺钱不上市。

从“不会上市”到“适当的时候上市”,宗庆后的态度之变,并非因为他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有了好感,只是形势比人强,现在的娃哈哈,已经无力支撑起他应有的尊严。

过得不顺心的70大寿

2012年,是娃哈哈企业发展史的重要转折点。

自1987年创办,娃哈哈一直顺风顺水,巅峰时全国每卖出8瓶饮料就有一瓶出自它旗下。其品牌形象代言人王力宏开过一个牛气的玩笑:和朋友去西藏旅行,地上除了牛屎,就是印有自己头像的娃哈哈水瓶。

2010年,娃哈哈一步跨入“500亿俱乐部”,成了中国最大的饮料企业,宗庆后本人也首度问鼎《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首富。抑止不住的意气风发,让他发出了“3年内再造一个娃哈哈”的豪言。

2011年,娃哈哈销售额为678亿,同比猛增23%。2010年的同比增幅为25%。照这个势头,1000亿营收算不上一道难以跨越的坎。此时的娃哈哈流动性充裕,瞧不上银行送上门的贷款,更不可能为钱去“请”人来约束自己——这不符合企业利益。

然而,两年后,稳步向上走的业绩箭头,撞到了拐点。

2012年,娃哈哈营收636亿,同比少收42亿,虽然在2013年又爆增至783亿,但昙花一现,此后4年更遏制不住地下滑,距离1000亿的目标愈发遥远。在全国工商联年内发布的民企500强名单里,娃哈哈营收464亿元,比2013年整整少收300多亿。

分析指出,让娃哈哈业绩断崖式下滑的,是它在运营上遇到巨大麻烦。最核心的问题,是产品老化,新品不振。

知食君注意到,娃哈哈主要在含乳饮料和纯净水两大领域双线作战。在前者,支撑重担的是2004年上市的营养快线。14年来,产品老化、负面新闻此起彼伏,再加上消费主力群体90后把兴趣转投奶茶、酸奶、巴氏奶等奶饮,营养快线疲态尽显。2014年和2015年,营养快线销售额尚能维持在100亿以上,2016年就只有84.2亿。

在纯净水领域,娃哈哈的市场份额被不断蚕食。尼尔森数据显示,中国瓶装水市场份额排名依次为农夫山泉、怡宝、康师傅、百岁山、娃哈哈、冰露。

问题还比较明显的是,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创业者,宗庆后和王健林、董明珠等一样,带有那个时代企业家的浓重痕迹,坚守实体经济信仰,对电子商务抱有拒绝和排斥的心态。2016年,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颠覆已是摧枯拉朽,万达集团牵手腾讯百度,格力电器也在天猫京东上热销,宗庆后仍在怒怼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本来就不是实体经济,他制造什么东西啊?”

新商业模式的变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固守线下渠道的娃哈哈怎能不吃亏。

2015年10月10日,是宗庆后七十大寿。在作家迟宇宙的眼里,“虽然值得庆祝,宗庆后过得并不十分顺心”。

多元化中的浅尝辙止

曾经的爆款销售下滑,逼使宗庆后开启对多元化业务的探索。

然而,据熟悉娃哈哈的人介绍,宗庆后很少制定长期规划,一般只制定下一年度销售目标,“他不喜欢关心太远的事,他说过市场变化太快,来不及制定什么战略,也没什么时间去思考所谓战略。唯一的目标就是生存”。

或许是急于见到效果,或许是钱不禁烧,宗庆后对待新业务,似乎都是快刀斩乱麻,浅尝辄止,消费者还没养成消费习惯,就快速下架。结果,虽然很多新项目都是高举高打,却惨遭夭折。

在业绩第一次下滑的2013年,娃哈哈携150亿跨进白酒业,推出不伤肝概念的“领酱国酒”,但几年过去了,“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市场上鲜见其身影。

第二年,娃哈哈进军房地产,建立了首期投资达17亿元的娃欧商场,并计划5年内要在全国开设100家连锁店。3年后,娃欧商场爆出亏损严重,最终关门歇业。

宗庆后开展自救运动的同时,其独女,培养中的娃哈哈接班人宗馥莉,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积极帮娃哈哈脱困。

宗馥莉希望按照自己的思路走,她在2016年7月推出高端定制化果蔬汁品牌——KellyOne,目前仅在上海和杭州小范围中可见。去年4月,宗馥莉控股公司与香港上市公司中国糖果签订收购意向书,但后来宗馥莉入主失败,合作告吹。

据不完全统计,在4年里,娃哈哈曾推出过300种新品,其中包括“启力”牛磺酸功能饮料、儿童护眼饮料天眼晶睛、面向中产的猫缘咖啡、面向女性的酵素饮料,以及清透椰子水和童装等,无不铩羽而归。曾经辉煌的绿茶则被康师傅、统一、农夫山泉的茶饮料挤下货架

上市后怎么办?

一边在使劲儿烧钱,另一边是成效不彰,再大的家业也有烧完的一天。为了应对伊利、蒙牛、农夫山泉、康师傅和怡宝等企业的竞争,为了生存,娃哈哈还得上新项目,钱,来自何方?

上市。

并且,鉴于业绩每况愈下,娃哈哈上市不能再拖,否则想上也上不了。

于是,有了宗庆后对资本的妥协。今年3月,娃哈哈展开行动,清退了全部员工持股。

有人估算,娃哈哈市值可达1100亿,假如IPO时只将最少25%的股票用于流通,可一举募资近300亿,这将极大地增厚资本储备,更有信心面对大资金投入的项目。

上市后的娃哈哈,上项目不是问题,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宗庆后如何用73年的人生阅历,去触摸多变的90后消费群体。这也是审视2019年娃哈哈之变时应该留意的最大谜团。

有专业人士告诉知食君,宗庆后应该重视产品创新和技术创新,构建开放、包容的创新体系及创新机制,“这也是娃哈哈成立31年来急需补的一课。”

华为,能够成为中国创新的典型,是它每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10%以上。过去10年,华为累计研发投入达3940亿元。反观娃哈哈,却是“跟风”王者,每当市场上有热卖饮品,它都迅速跟风,比如非常可乐之于可口可乐,娃哈哈冰红茶之于康师傅冰红茶,激活之于脉动等……

最近,有评论人士指出,很多上市公司大而不强,在自主研发和核心技术上羞于启齿。现在的娃哈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产品技术创新和营销创新。

从近期情形看,娃哈哈似乎走上了变革之路。

8月,宗庆后成立“浙江德清娃哈哈科技创新中心有限公司”,在新公司的业务线中,高科技的新能源汽车及汽车智能技术引人注意。在宗庆后最反感的电商领域,娃哈哈也在着手打造自有的全国性智能零售终端网络,打造“线上+线下+大数据”的销售之路!9月,娃哈哈还在新电商平台拼多多上首发饮料“呦呦君”。

让一个73岁的老头子,来触摸90后的消费心态,勉为其难。

然而市场不讲情面,宗庆后不想当甩手掌柜,就必须谦虚面对并适应新一代的消费群体,用创新去感动90后。

今天的市场,除了虎视眈眈的传统竞争对手,人口红利消失、饮料市场滞胀、消费分层和升级等种种不利因素的迭加,都增加了娃哈哈再次优秀的难度。

娃哈哈要突破困境,惟有用创新来练好“内功”,推出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核心产品。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在娃哈哈的生存与毁灭之间,隔着的就是创新与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