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彝文: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

彝族曾经辉煌,彝族先民在史前已创造了以彝文为标志的灿烂文明。考古发现了9000-8200年前的古彝文,在长江中上游乃至辐射到黄河流域都有古彝文的考古发现。在中原夏商之际,彝族已在长江中上游独立存在,并逐步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创造了独自的文化体系,彝族先民以西南这片广袤、富饶、峻拔的山地为历史舞台,在同自然与社会的生存抗争中创建了自己的辉煌文明和文明史,并逐渐扮演起长江文明初始剧的主角,继而形成以古国、古蜀国、古夜郎国和楚国等长江中上游“四大文明古国”为雄厚根基的长江文明的主体民族,其文明光芒辐射到了中外。直至秦汉后彝族文明日渐衰落,而文明的余晖仍有存。

湖南省澧县大坪乡彭头山遗址,主要文化堆积为彭头山文化时期遗存,是长江流域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年代距今约8200-7800年。彭头山遗址的文化面貌与以往所发掘过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完全不同,已被命名为彭头山文化。彭头山遗址发现的字符与古彝文非常相似,甚至可以用古彝文破解,因此古彝文至今至少有上万年。

(彭头山遗址发现的字符)

2009年8月10日发表在《南方周末》的一篇很有重量的考古学意义的中国文明源头到底属于中原还是属于是自古入主统治大西南具有5000多年文明历史的彝族(古夷人)问题的文章,文章最大限度地给那些一直固守“中原文明”是中华文明起源的中国史学界或学霸们一记重击,他提出:“彝族是夏代的统治者古彝文是夏代的官方文字”的颠覆性的中华文明起源观。

上世纪初至今,三星堆附近及成都平原出土了共2000件玉石器物,而这些出土器物上锲刻有大量不同时期的符号或图案,其神秘意义几乎无人能解。这些神秘符号或文字,有大部分可以用古彝文解读。如从三星堆出土陶器上记录的六个神秘符号,很多也被彝族学者用古彝文破解。如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头像,其额头上多题有类似英语字母“H”的符号,经过古彝语专家破译发现其意指为“父系祖先偶像”。

在五千年前,彝族的祖先就发明了震惊中外的十月太阳历,成为了中华文明的重要创造者之一,同时也创造了古彝文,开创了独具特色的彝族文化。从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和毕摩典籍的记载来看,在秦汉之前彝族就有了自己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彝族,在很早时期,就建立了夜郎国、古滇国、南诏国等政权,在历史的先河中创造并传播了自己的文明。事实上,许多的史料证明了彝民族是开发我国西南的重要民族之一,也是创造古蜀文明的重要民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