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第12周:扮成伤者抗议警方使用暴力

当地时间2月2日,法国“黄背心”抗议运动如期进入第12周。

在“黄背心”领袖罗德里格斯(Jerome Rodrigues)被警方橡皮子弹击中致残、法国最高法院1日裁定警方有权使用相关武器后,本周巴黎的抗议人数比上周翻了一倍,抗议也有了新主题——谴责警方使用暴力、向“黄背心”伤者致敬。

综合报道,1日在巴黎约有10500名“黄背心”集结(法媒统计为13800),比上周的约4000人大幅增加。

全国范围内,则有58600人,比上周的69000人有所减少。

示威人群举行了一场“伤者游行”(march of the injured),打出“黄背心”抗议者的受伤照片、或装扮成伤者,抗议警方使用武器和暴力。

罗德里格斯也现身人群中,所到之处皆受到热烈欢迎。1月26日,罗德里格斯被警方发射的40毫米橡皮子弹击中右眼导致终身残疾,他表示自己“将失去眼睛”。目前,警方仍在调查罗德里格斯是如何受伤的。

在巴黎市中心的共和国广场,“黄背心”和警方再度对峙,后者使用催泪弹和高压水枪并与一些抗议者发生肢体冲突。

与此同时,一个由59名律师组成的团体在法媒发表公开信,谴责法院苛刻对待“黄背心”参与者。信中写道,法院对示威者的判决仓促通过,却没有尊重他们的权利,这和对警方暴力指控的缓慢调查形成鲜明对比。

2月1日,法国最高法院驳回了一项要求禁止警方使用橡皮子弹发射器的提案。“黄背心”发言人本杰明·柯西(Benjamin Cauchy)表示,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决定”,这种武器“极其有害、不精确,最终造成的悲剧多于安全。”

去年12月1日被警方橡皮子弹击中眼睛的弗朗克·迪德隆(Franck Dideron)对美联社称,当时他是在和平抗议,被击中时他正与母亲通电话。

“警察主动朝我开枪,我刚转过身,那怎么是暴力呢?我对他来说有多危险?” 迪德隆说:“今天我想看到这个警察走过来,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朝我开枪。”

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纳表示,自“黄背心”抗议运动爆发以来,这种武器已经使用了9200多次,确实会造成伤害,但在面对暴徒时,警方需要靠它来自卫。

卡斯塔纳强调,任何滥用武器的行为都将受到惩罚。

根据官方统计,自从黄背心运动开始以来,已有约1000名警员和1700名示威群众受伤。有10人在与“黄背心”有关的交通事故中丧生。另据非官方组织“Disarm collective”统计,已经有17人失明。

法国总统马克龙1月28日在开罗会见埃及总统塞西时表示,对11人在“黄背心”示威中丧生感到悲痛,但他说这不是法国安全部队造成的:“他们通常因人们的愚蠢而失去生命,但没有一个人是安全部队的受害者。”

塞西和马克龙

“黄背心”仍没有收场的意思,马克龙31日谈及这场持续了近三个月的抗议活动时表示:“如果做一名‘黄背心’意味着支持提高工作薪酬与建立一个更高效议会的话,那么我也是其中一员。”

这番表态被外媒解读为马克龙对“黄背心”抗议者罕见表示出同情与谨慎支持。

此外,马克龙还说,他仍然希望他的“全国大辩论”倡议将发挥作用,但重申不接受“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