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发树:从一穷二白流动小贩到云南白药大掌门

创业者想要有所突破,不只是吃苦耐劳的低头工作,不只是要有征服困难的决心和勇气,更需要一双看穿市场的慧眼,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商机,先人一步。

现在提起陈发树,南派人个个都赞不绝口。这个中年人有着多重身份,包括新华都集团的董事长、港澳资讯董事长、华福大酒店董事长、香港华诚董事等。最让人称奇的是他的低调,更准确地说,他是因低调而传奇。

1

陈发树出生于福建安溪,兄妹7人。打他懂事起,一到放学就跟着几个哥哥跑生产队,割草、放羊、挣工分。

16岁那年,安溪林场招搬运工,他毛遂自荐,“我叫陈发树,发财的发,树木的树,招了我,林场肯定发!”结果领导当场就录用了。

别说,林场还真发了。当时赶上改革开放,经济强势复苏,林场里运木料的车队一天要在福州、厦门跑好几个来回,业务蒸蒸日上。

1982年夏天,21岁的陈发树头一回随销售经理去厦门家具厂,他支着耳朵听人聊生意,“签合同前先验货”、“违约要赔钱”。“做生意也不是什么难事”,回来后,陈发树就开始琢磨“林场发了,我也能发!”于是他决定干个体。

当年5月,陈发树找到厦门一家木材加工厂,对着厂长猛拍胸脯,“我在安溪林场干活,能搞到一批木材!”也巧了,当时那工厂确实木料紧缺。老厂长不知道是看陈发树名字吉利,还是干脆死马当做活马医,最后真就与陈发树签订了一份运输合同。

拿到合同,陈发树扭头就来到安溪林场,负责人一看,“乖乖,果然要发啊!”当场就赊给他两车木材。就那两车木料,里外一倒手,陈发树就净赚1000多。这对当时的穷小子陈发树可是一大笔钱。

母亲逢人就夸,“我家老四是做生意的料子!”要知道,在大队做一年的工分也只能分到200斤土豆“值16块”。

母亲一表扬,可不得了,陈发树开始玩命与福建各大家具厂谈合作“先是货车运,再火车托运”。到了1986年,陈发树就成了泉州当地有名的木材贩卖商,还花5万块在厦门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

这时,母亲找村东头的道士给陈发树占了一卦,“发家起于木,若想更大发展,不可限于木。”陈发树听进去了,他开始转行。

1987年初,陈发树用刚买的房子做担保,从银行贷1万块,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带两个弟弟跑运输”,主要是给湖里区的日杂店送货。

结果当年6月,湖里区那家日杂老板因为赌博输了钱,不得不卖店。陈发树一听,二话没说直接把店盘了下来,“有个门面自己卖货,更方便”,名字就做“华都百货”。这个8平米的小店,后来被他变成了名震一方的零售巨头——新华都。

2

此后八年的时间,陈发树突然沉寂下来,为的是潜心经营着扩张的百货店。直到1995年,陈发树终于把自己的小百货店搬到了福州,在福州东街口繁华商业地带开了现在的“新华都”,而“新华都”所在位置,与当时福建的商业老大东街口百货集团仅一街之隔。

此后,陈发树旗下的火车站新华都商城、厦门湖里区商场、五四路新华都购物广场等相继成立。1997年,在原省体改委的帮助下,新华都将属下的部分优质资产进行改制重组,诞生了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福建商界名人陈发树。新华都实业以百货业为主,同时投资酒店、工程机械等行业。

同年,有个“湖北佬”跑来找他订购一批工程机械,还付了100万定金;“恰好”又有个“湖北佬”手头就有这么一批工程机械,让陈发树“撞”见了。秉承着“订单为王”的发家策略,陈发树没多想,6000万一口把货拿下。

流年不利,等他转身去找那个订货的人,鬼影子都看不到了。

无奈之下,陈发树带着6000万的工程机械跑到浙江、江西找矿山、接项目、开土方。后来一个偶然,他联系到闽西上杭一个叫紫金矿业的穷矿,这个矿刚拿到开采权,但穷到没钱买机械搞开采。陈发树刚好有机械,于是轰隆隆就把机器开进了紫金的矿山。

就这样,陈发树正式开始了在紫金矿业的扩张。随后陈发树又投资成立了新华都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进军矿山产业。2000年9月陈发树再出奇举,调集大量资金干脆直接入股福建紫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然而并未挖出“大金山”,却被紫金矿业的董事长陈景河欠了一大笔工程款。没过多久,紫金矿业进行了股份制改革。陈发树就顺应成了紫金矿业的“接盘侠”。

2003年陈发树带领紫金矿业在港上市,陈发树是紫金矿业自然人持股中最多的。早在2002年的时候,紫金矿业的利润已经从1996年的1000万元上升为2亿元。到2008年,陈发树已经赚了将近400倍。也是因为这一笔横空出来的暴利,让陈发树一度成为福建首富。

但,陈老板的雄心不止于此,2003年,陈老板开始对房地产开发感兴趣,参股当时筹备上市的武夷山旅游。2017年3月,陈老板以254亿拍下白药控股50%的股份,新华都成为云南白药的控股股东。

3

陈发树与云南白药的渊源可以上溯至2007年。陈发树参加长江商学院课程时,与云南白药一位领导相识,后来去法国枫丹白露学习时,对方把云南白药的发展情况详细向他描述一番,陈发树当时就认为,这是一家非常好的企业,这家百年药企如果能做好,市值达到千亿不难。

2008年,陈发树去昆明打高尔夫球时,第一次从报纸上看到红塔集团转让云南白药股权的信息,2008~2009年第一次定向增发时,陈发树就准备参与竞价,但他们已经选择了平安。

2009年下半年,云南白药开始做快消,陈发树对这一前景更加看好,再加上当时自己持有的紫金矿业股票解禁,手里有不少现金,红塔集团挂出6581万股出让云南白药时,陈发树决定参与竞拍。

为此,陈发树还托朋友调研了红塔集团,一家市值如此高的企业,座驾竟是一部开了十几年的老奥迪,调研结果再次印证当初的判断。

红塔集团虽然挂出股权转让信息,但交易并非自愿,而是为了响应“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要求,因此,交易过程中,对方指定了苛刻的交易条件,比如非外商投资企业、提前支付2亿元保证金、转让协议生效期5日内一次性支付全部股份转让款等。

这些条款陈发树全部符合,最终以22亿元收购云南红塔集团持有的云南白药12.32%股份,为了尽快促成交易,陈发树甚至提前把22亿一次性打入红塔账户。交完钱的当天,陈发树心里非常开心,还与商学院的同学奔腾集团董事长刘建国、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在昆明搞了个庆祝酒会。

后来的情况却超乎陈发树的想象,付款之后,股权一直没有过户,直到自己去催,才意识到自己像个小孩子,对方则是久经世故的大人,还是太过乐观了。

等了两年,陈发树一直没有拿到云南白药的股份。

直到2012年1月17日中烟才批复“不同意”,理由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因为,云南白药涨了!到2012年初,这笔当初价值22亿的股权竟涨至30多亿。所以,对方明显是反悔了。

当时,身边的人都劝陈发树放弃股权,对方是国资委,不要以卵击石,但是陈发树对此却十分执着,前后接触了30多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并亲自确定诉讼代理人。同时陈发树还寻遍刑法权威,试图找出打赢这场官司的方法,前后花去了约1700万人民币。

这场官司一直打到2014年才有了结果。2014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红塔向陈发树返还22亿元本金及利息,驳回陈发树的其他诉讼请求。也就是说除了耗费掉3400多万的诉讼费和5年的时光外,陈发树一无所得。

然而陈发树对云南白药的痴情并没有消减。

官司失败后,陈发树开始从二级市场购入云南白药股权,并进入十大股东之列。到2016年7月,陈发树旗下新华都直接脱颖而出,掌握了云南白药45%的股权。

到了2017年3月,陈发树旗下新华都集团耗资254亿元增资白药控股,持有其50%股权,与云南省国资委持股一致。随后,白药控股董事会进行了大换血:王建华、汪戎、陈春花、纳鹏杰出任董事,组成新一届董事会。

为此,陈发树可以说押上了全部身家。他大手笔质押股权做银团贷款、卖出股权和早年布局的优质土地,皆是为控制云南白药,输了,将几乎一无所有。

好在历经近9年痴情追求的陈发树终于坐上了白药控股的董事长之位,代价却确是之前的好几倍。

结 语

中国著名企业家,新华都实业集团创办人及董事长、武夷山旅游股份副董事长、紫金矿业董事、云南白药控股董事长。这些头衔共同叙述了一个可能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的穷小子从一穷二白到百亿身价的创业故事,这就是陈发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