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大战,令人肃然起敬的两员西北军青年悍将

1938年4月3日,台儿庄硝烟弥漫,孙连仲打电话给李宗仁:“报告长官,第二集团军已伤亡十分之七,可否请长官答应暂时撤退到运河南岸,好让第二集团军留点种子,也是长官的大恩大德。”李宗仁不答应:“敌我在台儿庄已血战一周,胜负之数决定于最后五分钟,你务必守至明天拂晓,如违抗命令,当军法从事!”孙连仲哪敢懈怠:“好吧,长官,我绝对服从命令,整个集团军打完为止!”

池峰城,“我们的部队伤亡实在太大了”

池皓记得很清楚,1938年春天,第31师驻防河南信阳,父亲池峰城就住在营房中央的二层楼上。一天,营房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大官,在军装外面披着一件耀眼的黑色斗篷,“我父亲陪着他巡视了营房,看了士兵的操练,还召集军官训话,他走后,别人告诉我说,他就是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

孙连仲,河北保定人

3月14日,部队接到命令,“全部即日向郑(州)洛(阳)集结,担任河防任务”。池皓吵闹着要跟父亲一块儿北上。“我去打日本,你跟着送死去!”池峰城一票否决。

第2集团军到达郑洛后,适逢鲁南战事紧急,蒋介石指令孙连仲改归第五战区指挥。于是,第31师作为先头,整队奔赴徐州东北大运河北岸重镇台儿庄。3月20日,李宗仁握住池峰城的手说:“此次从济南南进之敌矶谷师团,陷滕县,克临城,下峄县,势甚猖獗,有进窥徐州之企图。贵部责任重大,望鼎力为之。”

服从命令,勇敢杀敌是军人的天职,我全师官兵决心在李司令长官的指挥下,杀敌立功,报效祖国。”池峰城深知任务艰巨,当即以配属的独立第44旅接替台儿庄至顿庄河的运河守备任务,以本师第93旅第186团守备台儿庄,第185团进至北洛,以第91旅第181、第182团分别控制于台儿庄北站和运河南岸警戒。

国军官兵布防台儿庄

台儿庄名为庄,实际上是一个南北宽1.5公里,东西长2.5公里的城镇,虽然城墙不算高,但也厚实完整。战斗打响后,池峰城几乎无休无眠,上身一件咖啡色绒线衫,下身一条旧军裤,看上去与实际年龄十分不符。

27日晚上,战况空前激烈,第186团代理团长王冠五有些支撑不住,要求池峰城下令退却,以免全团覆灭。连续熬夜的池峰城百般劝说,突然咳嗽不已吐起鲜血。一旁的参谋主任屈伸赶紧接过电话,“台儿庄必须保住,即使成了火海,也不能退出,必要时不但我要去,师长也要去。民族战争,谁牺牲流血都义不容辞”。

池峰城顾不上休息,即赴前线告诫官兵:“余无多语,台儿庄是吾人光荣所在,亦为吾人之坟墓。”台儿庄战斗激烈到什么程度?据连长于春光的叙述,“敌我往往为了一个院落,要反复冲杀好多次,街道上到处都是双方士兵的死尸,谁也来不及抬走,我们长官亲自领着我们干,只有死,谁也不能退”。

台儿庄战役期间的运河浮桥

日军士兵涩谷升的日记印证了巷战的惨烈:“第5、第6中队结成敢死队由城墙破裂口冲入,手榴弹如雨飞来,数人中弹倒毙,其惨状实为人间地狱。经激战方得占领城市之一隅,我方已牺牲半数一上,将死伤者全部收容于大房屋内。黄昏,敌再度袭来,我方受伤数人,通宵枪声不绝。”

战至4月3日,池峰城快要奔溃,“我们的部队伤亡实在太大了”。李宗仁严令支持最后五分钟,孙连仲转告池峰城:“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有谁敢退过运河者,杀无赦!”及至午夜,担架兵、炊事兵一并加入死战,西北军个个杀红了眼,“血战数日为敌所占领的台儿庄街市,竟为我一举夺回四分之三”。

池峰城,河北景县人

第31师战前共有8000余人,此役伤亡、失踪4241人。池峰城后来对家人说:“台儿庄一仗打得真凶,我没有被打死算是便宜了。我们伤亡不小,可是弟兄们的血没有白流,日本人也尝到中国人的厉害了。”

黄樵松,“现在全国同胞都在祝祷一场胜利”

孙连仲到达台儿庄的时间大约是在3月23日下午,他用手指着运河北岸,对校级以上军官说:“这次对日作战,关系到国家命运,同胞的安危,全体官兵弟兄们应以必死的信念,来死守台儿庄!”

第2集团军三师一旅,第27师与众不同,属于国民政府军调整师,武器装备相对充实,佩戴德国进口钢盔,服装材质也比较好一些,站在一起很好区分。黄樵松离开会场后,上行下效,立刻召集全师尉级以上军官讲话,“如果牺牲,那是最大的光荣;倘若取胜,更是全国同胞唯一的愿望,回去都把我讲的话传达给每一个弟兄,现在大家都在祝祷我们的胜利”。

黄樵松,河南尉氏人

黄樵松原名德全,与冯玉祥夫人李德全同名,担任卫队连长的时候,总有同事喜欢开玩笑,称之“冯夫人”。升任营长后,冯玉祥为其更名樵松。

第27师最初受领的任务是占领台儿庄右侧地区,协助第31师确保台儿庄不失。但随着战斗不断升级,经常要分兵增援台儿庄,师部少校副官暴春霆后来回忆说:“我师第一次向日军攻击时,黄师长把本师的军乐队也带到了前线,冲锋时,鼓声咚咚,号角震天,战士们一鼓作气杀向日军,壮了军威。”

遗憾的是,由于不熟悉地形,第158团第3营第8连进入庄内遭到伏击,全连官兵牺牲殆尽。29日黄昏,为了彻底击退由西北角侵入台儿庄的日军,黄樵松命令第3营第7连组织敢死队,沿着庄外城墙插入敌人侧翼。出发前,连长王范堂数了一下,全连尚有57人,经过一场恶战,日军死的死、逃的逃,敢死队生还13人。

台儿庄战役中的国军敢死队

外围战斗其实也辛苦,尤其是日军坂本支队南下后,濑谷支队开始集中全力对付第27师。第159团王景山营长决定与彭村阵地共存亡,他大声激励将士:“今日为本营长与本营全体官兵殉职报国之最后一日,只有杀敌,不计生命。”

等到日军步兵接近,王景山先是奋力投掷手榴弹,随后抡起大刀不顾一切猛砍,最后壮烈牺牲。日军为此感到震惊,“研究敌第27师第80旅自昨日以来的战斗精神,其决死勇战的气概,无愧于蒋介石对他们的极大信任。全部守军凭借散兵壕顽强抵抗直至最后。敌在狭窄的散兵壕内,尸体相枕力战而死的情景,虽为敌人,亦须为之感叹”。

坚守台儿庄的国军战士

古城内外尸山血海,黄樵松督率官兵坚守刘家湖阵地,他给《大公报》写了一封战地通信,今天读来依然饱满激情:“敌人以密集炮火向我夹击,我阵地之各村落成了敌人炮弹发射、飞机轰炸下的焦土!而我为民族抗战的忠勇将士,宁肯在敌炮火之下粉身碎骨,从无一人离开现有阵地一步,故整营整连与阵地共殉者,不知凡凡。此种动天地泣鬼神之壮烈奇迹,将为我民族复兴史上放出永久光荣的光芒!”

战后统计,第27师减员程度仅此于第31师,伤亡、失踪3447人。不过该师将士毫不气馁,他们唱着黄樵松新编的《台儿庄大会战歌》,再一次踏上征尘:微山湖畔麦青青,台儿庄上血腥腥。成仁王景山,取义董玉清。运河北折东南流,台儿庄十日建奇猷。粉碎敌人梦,洗尽民族羞。完成先烈未尽志,誓将大节报国仇。恢复旧神州,豪气壮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