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鲁酒,2019“燥”起来

红米Note7手机产品发布会,雷军怼了友商8次;甚至在媒体群访环节,雷军也抑制不住愤怒之情,提到友商面色铁青,忍不住放出狠话:“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这句话放在鲁酒企业之间,同样适用。

经历了2018年名酒“撕咬”下的山东,2019年,无疑竞争将愈发激烈,或者说,过去的“暗斗”渐渐会变成台面上的“明争”。市场变幻莫测,行业洗牌加剧,紧张的不只是生存环境,还有竞争对手之间的关系。

2019年了,无论是联盟还是部落,战争终要打响。那么,到底有哪些酒企间可能会因为“不服”而“干架”呢?

势力—竞争进入“白热化”

2018年在山东市场,茅台砍下超50亿份额,五粮液、泸州老窖切走约30亿蛋糕,洋河淘金超25亿,汾酒、剑南春、古井、郎酒、今世缘合力圈走超20亿地盘,牛栏山仅青岛市场销量过亿······。2019年,除上述酒企外,习酒、老白干、一坛好酒、御珍等等一批外省市酒企也把目光盯向了山东。

2018年,有人称是鲁酒振兴的关键一年,那么2019年,是否是鲁酒“刺刀见红”的一年?

多年来,山东地产白酒品牌,一直没有龙头领军品牌出现,不论是景芝、花冠、泰山、国井,还是古贝春、趵突泉、景阳冈、琅琊台、兰陵等等。而鲁酒也被称为“群峰环绕、主峰不显”。

2018年,山东白酒业高呼“鲁酒振兴”,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如培育营收过百亿企业2家,营收过30亿企业5家,营收过5亿元企业20家。按照上述计算,如能达成,山东酒业总营收将达到450亿元······“看淡生死,不服就干”!

如果把2018年众名酒抢占山东市场看成热身赛的话,那么, “热身”已经结束,接下来要进入正式的“酣战”了。

山东各酒企之间——不再是友军

2018年,衡水老白干入主孔府家酒,今世缘入股景芝酒业,再加上金东集团旗下的今缘春酒业,目前的山东酒企之间,已经不在是友军了!

随着国内经济新常态,会有更多的资本进入山东,山东酒企与外省酒企的竞争将愈发激烈,甚至本省之间众酒企间的厮杀也早已经开始了。

筚路蓝缕只是开始,面对现实需要勇气和信心。生死看淡,看淡的不是生死,是扑面而来的种种挑战;不服就干,干的不是头脑发热,而是破釜沉舟的决心!

面对一众名酒的挤压,山东酒企奋力迎战。以低度浓香为主的山东酒厂,纷纷试水“升度升价”。百脉泉发布泉城壹号、齐鲁壹号,景芝发布一品景芝·芝香,花冠推出鲁雅香系列,泰山酒业推出五岳独尊30年,古贝春·白版中度酱香、兰陵百年兰陵王、秦池鲁酱壹号等等,与外省酒企中度中价、高度高价形成针锋相对的局面。

不难看出,山东酒水市场的主要战场已经移至中高端价位。虽然目前山东白酒消费价格带还是以百元为主,但各个酒企产品升级、价格升级,随之而来的就是市场竞争的升级。

一方面,山东酒企都算是区域品牌,既要抵御名酒下沉,还要继续挤占市场。山东白酒战,擂鼓也已经敲响。

混战还会继续

酒业的大战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就从来没有消停过。2019年的春节已经过去,即将进入白酒销售淡季的白酒企业,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布局谋划,以便在新的一年混战中,成功生存下去。

茅台还会继续巩固市场,北派酱香能否成为异军突起,掀翻其它不知名酱香酒,而成为山东市场酱香酒主力军,任重道远。赶超就不想了,抗住其它酱香品牌,云门酱酒,古贝元酱酒,谁能成为山东第一?

如同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进入新常态一样,花冠集团连续几年的“花冠速度”也开始减速。鲁雅香成为白酒行业新品类,山高路远,2019年不会成为山东酒企抵御外敌的主力军,消费者培育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不排除花冠稳守菏泽、济宁、临沂、枣庄,继续巩固泰安、济南等市场。

芝麻香是山东第一个自有香型,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两大创新香型之一。2009年开始,以景芝为代表的鲁酒企业开始发力芝麻香,2012年之后,芝香型式微,目前仅有景芝、扳倒井等少数企业还在坚守鲁酒这一特色香型。

2018年年初,由15家酒企发起的“山东白酒品牌培育发展联盟”成立,联盟工作重点中明确指出“大力发展芝麻香”。山东省2018年6月出台的《关于加快培育白酒骨干企业和知名品牌指导意见》也明确指出要发挥山东省现有的“一降一低一特”优势,其中“一特”就是指芝麻香这一山东特有香型。

景芝作为芝香型产品的代表,2018年升级推出一品景芝·芝香系列新品(芝香15年定价598元/瓶,芝香20年定价798元/瓶)。同时,景芝还借助“芝香盛宴”传播芝香“六大价值”,传递“在山东 喝芝香”的品牌诉求。

另外,山东还有国井出国井香,趵突泉的泉香,鲁原香、杨湖香、琅琊香、黑粮秘香、马场香等诸多差异化香型。鲁酒欲以品类差异寻求市场竞争制胜手段。我们不排除成功的可能性,但恰恰最缺少的是时间。

不管是出于积极进取还是因为冬夜难挨,互为竞争对手的酒企们都在纷纷憋大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