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蒙姑娘到总工程师:12年卧薪尝胆,她解决世界性难题,让美国”心服口服”!

2022年,北京和张家口市将联合举办冬奥会,作为全世界唯一一个同时举办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最先呈现给世界的是什么?“是通向奥运场地的道路和交通。”北京市政路桥建材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长安大学优秀校友柳浩介绍说,他们的新科研成果——抗寒免融雪剂的柏油路面铺装技术已经完成,通往这届冬奥会赛地的公路将首次在白雪皑皑的季节,始终保持整洁如新防滑不积雪。这是柳浩受命的又一个国家项目,几十年来,承接国家层面的科研项目并带领企业直接进行项目施工,几乎是柳浩“修马路”的工作常态。


“巾帼不让须眉”

多年来,公路局一直是“男人的世界”。但在1994年8月,长相白净、一身书卷气的柳浩,从西安公路学院(现长安大学)研究生毕业,来到北京市公路局公路设计研究院科研室。当时,她还不满25岁,一同分配来的几位研究生,都留在局机关工作,只有她,唯一的女性,坚持留在基层单位,每天都要与各种检测仪器、不同规格砂石料打交道。

踏实肯干的人总会出成绩。在砂石沥青中“泡”了几年后,凭借扎实的专业知识和积极的工作态度,柳浩肩负起科研室主任的担子。那一年,交通部立项进行“沥青玛蹄脂碎石混合料性能及指标”的研究。这个项目一旦成功,将为新技术的推广打下基础,提高道路使用寿命。柳浩作为该项目北京地区的负责人,主要任务是针对北京市重点工程——八达岭高速、京沈高速北京段、机场路至京津塘联络线等工程,开展新材料、添加剂、混合比设计方法等方面的研究。

为了掌握第一手材料,她除了在试验室进行分析研究,大部分时间都在工地,随时观察了解材料在工程中的应用情况。当时,她已有身孕,但仍坚守岗位,瞒着同事跑工地、做试验,终于在做了母亲的同时,也获得事业上的丰收。她的研究成果被认定为具有创造性贡献,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因此获得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二等奖。同时,她参与编写的适合中国国情的《公路沥青玛蹄脂碎石路面技术指南》也出版发行。此后的许多年里,柳浩的研究成果连连报喜,成了业内名人,北京市的许多项目研究都指定由她挂帅。

12年“卧薪尝胆”

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2002年,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举办权,此时,一个重大项目摆在了柳浩的面前。由于下面是地铁线路,北京的二环路在修建时为了方便和降低成本,很多路段都是直接在地铁站防爆层上面加修水泥混凝土路面。多年运行下来,混凝土路面多处出现裂缝,再加上混凝土路面本身就存在行驶不舒适、维修难度大的问题,市政府决定对二环路进行改造。在水泥路面上加铺沥青混凝土,业内称作“白加黑”,工程难度相当大,当时,国内技术达不到能够独立承担这项工程的水平,北京市不得不高价引进美国的先进技术。柳浩则在这一项目中承担了配合美方为工程做材料配合比设计的任务。

“因为中国人没本事,所以花大价钱让美国人来修中国的路。”一些知情人发出这样的感慨。作为一名路桥建材的科研人员,一名科班毕业的研究生,一名骄傲的中国姑娘,柳浩头一次感觉到了耻辱。但她咬牙投入了工作。那段时间,她几乎每天晚上12点以后都带着各种检测仪器和当天在试验室做出的检测数据到工地,和同事们一起奋战到凌晨两三点。白天,又带着在施工现场发现的问题,回试验室反复进行数据分析。当二环路的改造工作完工时,柳浩的工作却没有结束,她利用业余时间开始研究“白加黑”技术。

2014年,北京市决定对西长安街进行路面改造,同样是在水泥混凝土路面上加铺沥青,就在大家以为又要依靠美国技术时,柳浩拿出了多年私下积累的数据和研究成果。同行们都没想到,为了一项技术,她居然“卧薪尝胆”了12年。半年后,工程招标开始,美方带着他们改进了12年的技术前来竞标,而柳浩及其团队也拿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且在各项测试中都不输于美国。美方不甘心,声称中国的技术刚研发成功,尚未成熟,存在风险,不能和美国已发展了20年的技术相比。这种“莫须有”的论调使工程方犹豫了,最后竞标的结果是将工程分为两半,两家各占一半,让时间来检验成果。直到改造过的西长安街投入使用后,中方负责的一半工程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美方才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技术水平。

路面“除皱”展示中国水准

12年的卧薪尝胆,并没有让柳浩耽误其他工作。这12年里,她在行业内的成就随便拿出一项都足以让人咋舌,比如公路抗车辙技术。沥青铺设的公路经过长期碾轧会出现车辙,容易引发安全事故,但这一直是道路施工行业的世界性难题。柳浩从2002年起就着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在她看来,抗车辙技术不仅是为了优化路面节省成本,更是向世界展示中国公路技术的机会。为此,她奔波于北京各条公路之间,挨个为公路“切脉”。

北京地域广阔,细微的地域差异、温度差异,甚至路面上行驶的车辆差异,都会在路面材料上产生不同的反应。想要研究出确保路面平整、不易变形的材料,必须亲自去各个路段取样,掌握第一手资料。那时,柳浩的整个团队算上她自己才六名成员。一年的时间里,这六个人靠着双腿几乎走遍了北京的所有公路,终于,他们针对路面车辙的成因和特性,寻找出了解决方案,命名为“抗车辙技术”,并研制出了相应的抗车辙沥青混凝土材料。此后,他们根据交通流特点、施工和材料条件,为每个路段制定出个性化方案,陆续为“病害”严重路段实施了“整容手术”,为道路抚平了“皱纹”。

很快,柳浩创新工作室的新技术被所有同行视为“救命稻草”。柳浩所在的集团也靠着这项技术承担了北京市所有公路车辙的处理工程。从2005年到2016年,他们生产的抗车辙材料在北京166条道路、670余处信号灯路口及公交车站(道)累计应用8万平方米,且所有用新材料改造过的路段没有一处因为材料问题进行过规模维修。历经10个春夏秋冬的考验,柳浩向全世界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由于抗车辙材料的应用,北京对路面的养护和维修费用大大减少。据不完全统计,从新材料应用到2016年,北京市至少节约了相关费用5000万元。

成绩斐然的“革命”引领者

如果把北京的道路比作人的动脉,那么,柳浩和她的创新工作室成员就是一群为这些动脉维系健康的人。他们的存在,使很多道路修筑上的难题再不用花大价钱引进国外技术;他们的存在,使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感到头疼的“车辙”问题得到大幅缓解,公路寿命大大增强;他们的存在,使堆积如山的废旧轮胎、存放多年的钢渣废料,摇身变成一条条乌黑油亮的公路……他们的每一项成果都能引起北京道路建设领域的一场革命,他们的每一个点子都让人拍案叫绝。

多年来,柳浩和她的创新工作室成绩斐然,他们的技术和产品应用到诸多重点工程。2008年,他们为奥运主会场“鸟巢”跑道生产供应了特种专用沥青混凝土;温拌沥青混合料成功应用于“鸟巢”中心区道路;废胎胶粉改性沥青混合料应用在水上公园周边道路上……2009年,为了迎接新中国成立60周年,长安街进行大修。由柳浩所在集团研发生产的温拌沥青、橡胶沥青、钢渣沥青混合料等近十种环保产品在工程中得到应用,为神州第一街“穿”上了“环保衣”。 他们的路面融雪防冰技术,可以让路面的冰雪自己融化,再不用融雪剂和铲雪。他们的排水降噪沥青路面,可以自动迅速排走路表雨水,同时还具有抗滑、降噪的功能……

把远大志向变成现实行动!从业多年以来,柳浩秉承着母校长安大学“弘毅明德、笃学创新”的校训,与国家战略和行业发展需求同心同行,在新时代的宽广沃土上奋勇开拓、建功立业,打造“硬功夫”,练就真本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成就了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