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奥运会不能成为“只有金牌的世界”

 

 

  内容提要:金牌不是一切。但现在,在很多人眼中金牌就是一切。金牌运动员与银铜牌运动员,或许从平时训练中看不出差别来,流的汗一样多,流的泪也一样多,或许只是临场发挥稍有差别,甚至就是运气上的一点不同。然而,实际后果就天差地远了。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日前对全国31个省(区、市)5834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2.8%的受访者在持续关注伦敦奥运会。而金牌崇拜正在淡化,相比金牌数,78%的公众更重视中国奥运健儿赛出风范,国人最期待看到中国运动员胜不骄败不馁、赢得漂亮和敢于竞争。  调查结果让我们感受到了社会的进步。但恕我直言,调查结果不等于实际结果,真的有那么多的人对金牌淡化了吗?非也。

  从上到下,我们并不曾真的对金牌淡化。男子56公斤级举重比赛中获得银牌的吴景彪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情绪激动地连鞠三个躬并满含泪水说道:“我有愧于祖国,我有愧于中国举重队,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对不起大家!”一块银牌,全世界第二名,已经很了不起了,怎么就有愧了呢?怎么就对不起了呢?那没有拿到奖牌的运动员,还不得跳楼自杀以谢国人?周俊失手后,“中国女举最耻辱一败”之类的话语也冒出来了。如果把“最耻辱”三字用在选手内定上、用在幕后不光彩的“谋略”中,或还有情可原。可是,这也得等调查结果出来后,有根有据地说。作为选手,成败是常有的事,怎么能用“最耻辱”的字眼儿来羞辱运动员呢?

  这完全是扭曲的体育观。谁规定了运动员一上台就必须拿金牌,否则便是失败?当他们拿了银牌不是拿了银牌而是丢了金牌的思维形成定式时,就一定会出现扭曲的事情。

  金牌不是一切。但现在,在很多人眼中金牌就是一切。金牌运动员与银铜牌运动员,或许从平时训练中看不出差别来,流的汗一样多,流的泪也一样多,或许只是临场发挥稍有差别,甚至就是运气上的一点不同。然而,实际后果就天差地远了。

  夺得伦敦首金的易思玲,要面对的是铺天盖地的奖励和荣誉。媒体报道,易思玲夺冠一个小时后,大大小小的祝贺条幅出现在易思玲家所在的小区和她曾就读过的学校;至少有一整队身穿整齐制服的鼓乐队在广场上表演,庆祝易思玲夺金;当晚,由桂阳县委、县政府组织,在桂阳最大的欧阳海广场燃放起了烟花焰火,据说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而相比之下,在夺得女子400米混合泳铜牌的湘妹子李玄旭家中就清静多了。李玄旭夺得铜牌之后,当地“没有放鞭炮,也没有拉横幅”。她回到了北京,接机的就只有她的母亲和阿姨两个。她母亲说,“我们三个会在北京倒两天时差然后回家,没什么特别安排。”

  这还是铜牌得主、世界第三名的待遇。“成王败寇”逻辑在体育上显得特别明显,这是唯金牌论所造成的。

  金牌在竞技体育中,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金牌不等于竞技体育的全部,更不能等于体育的全部。美国举重基本属于没人管的项目,他们没得过奥运金牌,能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的也不过寥寥数人,但人家美国举协会员却有好几万人。中国退役运动员到那里当教练发现,美国虽没有举重金牌,却有雄厚的举重文化。这让我们自愧不如。我们普通人有几个会光顾举重馆?我们又到哪里找适合群众锻炼的举重馆呢?

  能到奥运会参加比赛的运动员,都是了不起的。对于拼搏的他们,都应该给予关注和掌声。奥运会不能成为“只有金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