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弃匪从官,一支舰队打得荷兰人落荒而逃,郑成功都没他厉害

郑成功之所以能够以民族英雄的身份载入史册,最主要的事迹应该是他在1661年12月20日打跑了侵占台湾的荷兰人,可很多人都不知道郑成功的生父——郑芝龙,当年在东南亚海域也是黑白两道通吃的狠角。

当年的倭寇穷的就剩下浪了,平户的藩主得知了郑芝龙的势力,就给他送房子又送媳妇,希望他可以多弄点物资来救济一下倭国,而送来的倭国女人就是郑成功的生母。

崇祯元年,郑芝龙弃匪从官,明政府授他以“海防游击”的官职,而郑芝龙的条件是船只武器和部众仍归他统领,在行动上仍保持很大的独立性。

郑芝龙受抚之后,1630年福建旱灾更为严重,“谷价腾涌,斗米百钱,饥殍载道,死亡横野”,出现了大批的无业游民,社会动荡不安。

郑芝龙向福建巡抚熊文灿建议,据募饥民到台湾去垦荒,每人给银三两,三人给牛一头,用海船载他们到台湾进行垦殖。

此事意义极大,毕竟这些饥民都是大明子民,又由福建巡抚组织迁移到台湾,属于典型的官方行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计划的、大规模地向台湾移民,对于汉人在台湾权利中心奠定了基础。

至于未能在台湾建立行政机构者,正体现出末期大明在海疆经营上的灵活性,在国力衰退的情况下,委任郑芝龙这样改邪归正的藩臣负责海防海贸,经营一片荒芜的台湾,反而更加有效。

天启四年,郑芝龙势力的扩张引发了荷兰人的不安,荷兰人攻击了郑芝龙的舰队,先在大员建台湾城,后又在赤嵌地区建赤嵌城等城堡,做为军事侵略统治据点,并使用武力镇压高山族,烧毁村社,然而荷兰人所占的,不过几座城堡而已,汉人在台湾势力远大于荷兰人。

事后,郑芝龙并没有驱逐岛上的荷兰人,除了有考虑到棱堡难以攻打的因素,更重要的是郑氏海上贸易的需要。

此时台湾岛上的荷兰人情况与租借澳门的葡萄牙人相类似,虽然建立了寥寥几个据点,但并不具备所据地的所有权。

郑芝龙打败荷兰后,成为了东亚海域当之无愧的老大,连荷兰人的船只航行到东亚海域都得向他交纳保护费,郑芝龙明码标价,一艘船3000两,童叟无欺,交纳了保护费就可以在东亚海域畅通无阻,否则劫你没商量。

就这样,郑芝龙垄断了整个东亚海域的海上贸易,势力甚至延伸到东南亚一带,直到郑芝龙被满清所擒之前,荷兰人都没有对台湾汉人发号施令的权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远东海上霸主。

隆武二年,郑芝龙受骗降清,旋即被押送到京师,台湾岛的汉人村社群龙无首,遂被荷兰人击败压制,荷兰在台湾对汉族、高山等族人民施行残酷的殖民统治和剥削。

在经济上将台湾土地全部占为己有,向台湾人民强收高额地租,每甲田年收租为上田十八石,中田十五石六斗,下田十二石二斗,还征收各种苛捐杂税;在文化教育上派遣基督教传教士向台湾人民灌输宗教思想,创办学校,推行奴化教育。

后来郑成功收复台湾,赋诗曰“开辟荆榛逐荷夷,十年始克复先基”,将台湾视作祖先基业,盖郑芝龙受明朝委任,经营台湾,因此郑成功才将台湾视作郑氏封地。

如果没有郑芝龙对于台湾的经营,就不会有郑成功收复台湾,清王朝也不会去夺取台湾,台湾最终必定沦入荷兰人手中了。

郑经时代,满清与荷兰人联兵攻打台湾,就曾计划成功后只取澎湖,将台湾交给荷兰人,后来康熙平台,康熙又几乎决定放弃台湾,迁回所有百姓,因为施琅反对而作罢。

可笑的是,施琅嘴上说的理由是“台湾一地,虽属外岛,实关四省之要害”、“弃之必酿成大祸,留之诚永固边圉”,但真正原因是施琅攻占台湾后,夺占田产收入施琅名下的,几乎占据南台湾已开垦土地的一半之多,名为“施侯租田园”,如若把台湾汉人全部迁回去,这些田地将没人耕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