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营收比肩华为,低调王国年收入六千亿,这些国产品牌都是它的

雀巢集团最近的2018年业绩年报显示,过去一年里,雀巢集团实现营收增长2.1%,至914亿瑞士法郎;净利润增长41.6%,达到101亿瑞士法郎。年报中称,2018年雀巢集团的收入增速整体提升,超出市场预期。

914亿法郎,看上去也不多,然而如果按照当前1法郎~6.75人民币换算,雀巢集团2018年总营收6185.7亿元,而在前不久,任正非在新年贺词中披露,华为2018年收入108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7290亿。也就是说,雀巢公司一年营收只比华为差了1000亿元。

如果和BAT三家互联网巨头做对比,雀巢集团的营收数据则更为亮眼。2017全年腾讯总收入2377.60亿元人民币,阿里巴巴收入为1582.73亿、百度最差,收入848亿。三家合计5770亿。 如果按照三家去年20%的营收增长率来说,去年雀巢集团总营收超过依旧超过BAT三家之和。

一个卖咖啡的饮料公司,营收竟然能和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华为比肩,雀巢集团是怎么做到的?

事实上,雀巢集团从来不只有卖速溶咖啡这一项业务。公司涉足了食品、饮料、糖果、调味品、奶粉、化妆品等多个领域,并多款产品在行业内做到了全球第一。

即使在国内 ,雀巢集团也从不来只是卖咖啡的。1987年,雀巢大陆的第一家奶粉工厂在黑龙江双城建立;1993年以来,雀巢先后在中国建设了近20家工厂,基本能在中国生产所有的雀巢产品。

1999年以来,雀巢先后收购了太太乐(1999年)、五羊(1999年)、大山(2010年)、豪吉鸡精、徐福记(2011年)、银鹭(2011年)等我们引为傲的“中国品牌”。前不久,雀巢还被传出旗下银鹭集团收购全时便利店,但这一消息很快就被雀巢方辟谣。

而在辟谣过程中,有关银鹭卖身雀巢消息也被国人知晓。天眼查显示,厦门银鹭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由雀巢100%控股。此前,厦门银鹭集团的股东为陈清水、蔡学彦等人,其中陈清水为民族品牌“银鹭”创始人之一,蔡学彦也曾任主管营销的副总裁。在雀巢收购银鹭之后,陈清水、蔡学彦等人已经卸任。

“雀巢最开始收购这些品牌,都是以与雀巢成立合资公司作为第一步,随后慢慢发生股权变动。” 这些品牌多数并没有强加上雀巢品牌,以至于国人并不知道。

而雀巢的一系列的开发和并购都是有明确的发展目标的,并且严格遵守了专注-多元-专注的可控发展模式,在此过程中,雀巢完成了开放式的企业文化建设,让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强大的协同效应,成为全球当之无愧的食品帝国。

中国为什么没有雀巢?

成立于1867年的雀巢在中国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74年,香港是雀巢在中国的第一站,并于1920年在香港开设雀巢产品有限公司。

1908年,雀巢在中国的第一家销售办事处在上海启动。

1990年,雀巢在中国的第一家奶品工厂在黑龙江成建立。

1993年以来,雀巢先后在中国建设了近20家工厂,基本能在中国生产所有的雀巢产品。

从1999年以来,雀巢先后收购了太太乐(1999年)、五羊(1999年)、大山(2010年)、豪吉鸡精、徐福记(2011年)、银鹭(2011年)等我们引为傲的“中国品牌”。

这也是雀巢的聪明之处,它在中国并购一家品牌后,并不要求将雀巢两字强加给原来的品牌,所以雀巢在中国收购了这么多知名品牌,很多人到现在还浑然不知。

如今,经过多年的开拓和发展,中国已成为雀巢在全球业务中除美国外最大的市场,而且这个场市场还在以极快的速度增长。

2016年,在前期推出冰爽茶、原叶茶不敌康师傅、统一等企业的情况下,雀巢再接再励,在云南普洱启动咖啡中心,剑指中国传统茶饮料。

而面对这样一个可怕食品帝国,管理粗放、品质一般的中国互联网咖啡还在烧钱玩概念,更有一大批国内快消品巨头更是因为定位不清、布局不明或竞争力下降等原因死走逃亡。

中国为什么没有雀巢?这是值得很多中国企业扪心自问的深刻话题。

2018年,华为实现了7311亿营收,按以往的经验(阿里和腾讯2018年全年财报还没公布),这个营收比BAT三家的总和还要多,单独拎出来的话,大约是恒大的2倍多、腾讯的3倍多、阿里巴巴的4倍多。

不同的是,恒大、腾讯、阿里巴巴“大当家的”都荣登过中国首富宝座,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却排不进深圳一个区的富豪榜。

但是最近,国际食品巨头雀巢公布了2018年财报,总营收为914亿瑞士法郎。

千万不要被914亿后面我们不熟悉的瑞士法郎给欺骗了,这么说吧,现在瑞士法郎兑换人民币的时价为6.75,也就是说,雀巢2018年的总营收约为6185.7亿元,和华为在同一个档位!

更可怕的是,雀巢2018年的净利润达到678.4亿人民币,平均一天净赚1.8亿!

在2018年《财富》500强榜单中,雀巢高居第69位,是全球唯一跻身前100强的食品消费公司(中国的食品公司无一家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