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清奇人,打造了一支自己的军队,打败法国人,阻止日本人

1

1895年10月21日,膏药旗插上了台南城头。

随着台南的陷落,日本人终于把他们觊觎已久的肥肉——台湾,给吞下肚。

然而这个吞咽的过程却让日本人非常不爽。

根据当年4月中日双方签订的《马关条约》,台湾这块“应许”给日本的土地,本该乖乖“归顺”的。事实上,清政府也相当“配合”。在条约签订一个月之后,清政府就电令在台文武官员“陆续内渡”,同时委派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作为“割台大臣”,前往台湾办理交割手续。

▲ “割台大臣” 李经方(1855-1934)

5月底,日本兵以“战胜者”的姿态,大摇大摆地来了。他们前脚登上台湾岛,台湾巡抚唐景崧后脚立马溜号。台湾省三府一州的官员们也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紧随巡抚大人的脚步纷纷渡过海峡,回到大陆。

台湾俨然变成一座“空岛”。

接管这样的一片土地,在日本人看来不要太简单。

▲ 甲午之战日本人打得太顺了

可惜他们失算了。

之后的4个月,日本人感觉像过了4年:

作为完全占领全岛的代价,登岛的5万日军死了近5千人,因伤亡和疾病造成的减员超过3万——这个数字比甲午战争期间多一倍还不止

日军领头的军官则更加不走运:近卫师团长、陆军中将北白川能久亲王,以及第二旅团长、陆军少将山根信成,直接搭伙去见阎王了。

这一切,都拜一个59岁的中国老头所赐:

刘永福

2

1837年,刘永福出生在广西钦州一个不知名的小乡村。本名叫“义”,因为在家排行老二,人称“刘二”

刘永福的爹本是一个杂货铺小贩,平日里倒卖点杂货,顺带经营沽酒生意。指着这个,一家人的生活还过得去。

然而,在刘永福8岁那年,刘爹破产了。

没办法,一家人只得迁到广西上思一个不知名小村投奔亲戚。日子依然很苦。

刘永福17岁那年,一场疫病夺走了刘家长辈的命。一个在贫困线上挣扎的家庭就此被毁掉了。

安葬完家里的长辈,刘永福一无所有。生活对这个少年来说,就是填饱肚子,活下去。

▲ 刘永福(1837-1917)

那时的广西,天灾不断,民不聊生,反清烽烟四起。造反,对广大贫苦群众来说,是一条不归路,却也是一条生路:

冒死求生,总比躺在家里等着饿死强。

1857年,为了吃饭,为了活命,21岁的刘永福心一横,投到太平军小头目郑三的麾下,成了一名光荣的太平军战士,后来又随着郑三投了著名反清人士吴凌云,入了天地会的伙。

有衣同穿,有饭同食。印象中似乎农民一造反,生活就改善。但实际上,“造反”这门生意相当不好做。

比如当时广西有的起义军,开始时每日每人发钱20文、粮米12两;十天后就变成发钱15文、米8两;再过十天,又变成钱8文、米6两;后来钱发光了,米也发光了,就发黄豆;黄豆发光了,就发绿豆;直到最后连绿豆都没得发。

刘永福的运气就很不好。虽说豁上性命干革命,但却一直没遇到有钱的老板。在经历战败、负伤、欠饷等倒霉事后,刘永福先后换了黄升奇、王士林、黄思宏等多个起义军老板。

对他来说,同样都是造反,谁能给饭吃,就给谁当兵,就替谁卖命。

跳槽到王士林那里的时候,一领到工资,刘永福第一件事就是“尽将钱买肥肉与豆腐,并煮而食”。

生活的艰辛,造反之不易,全在这一碗肥肉炖豆腐里面了。

3

1866年,而立之年的刘永福投了吴亚忠

吴亚忠是吴凌云的儿子。吴凌云反清失败后,吴亚忠兄弟几个侥幸逃出,继续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在广西搞事情。

投奔吴亚忠的时候,刘永福已经是一个小头目了,手下有二百来号人。对这个新来的小伙子,吴老板喜欢得不得了,大手一挥三万块钱拨下来,“米则任要,以食为限”。困扰刘永福多年的温饱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对吴老板,刘永福也是感恩戴德。每次作战必领麾下将士冲锋在前,锐不可当。

由于名气越来越大,刘永福终于打出了自己的旗号。

当时刘永福驻扎广西安德(今广西靖西市)北帝庙,庙里有一尊周公神像,神像手里拿着一面三角形黑旗,旗上绣着北斗星。考虑到周公的影响力,刘永福便将此旗作为自己的旗帜。

“黑旗军”就这样诞生了。

▲ 多酷的旗子啊

创立黑旗军之后,刘永福的造反生涯步入正轨,然而好景不长,由于江南的太平天国已被剿灭,清政府可算腾出手来解决广西这群“顽匪”了。

通过钱,清政府拉拢了刘永福的旧主王士林、黄思宏,还从各处调来军队,在广西提督冯子材的指挥下联合围剿吴亚忠。

清兵来了,刘永福奋战。虽然击败了王士林、黄思宏,但面对兵精粮足,深谙战事的冯子材,到底还是打不过。

▲ “民族英雄”冯子材,是靠镇压各种起义刷经验的

在战斗中吴亚忠负伤,弟弟们阵亡,起义军只能据城困守,形势变得严峻起来。

眼见吴老板这里人多粮少,且粮食来源已断,那种吃不饱饭记忆再度袭上刘永福心头。为了求生,刘永福借口外出觅食,便带着麾下二百来号黑旗军跑了出来。

临走前,吴亚忠语重心长地对刘永福说,咱俩是亲兄弟,你这次去千万不要像黄鹤一般,一去不返。

然而后来,吴亚忠叫刘永福回来。刘永福的回复是:

“有米食则回,无米食则不回。”

吴亚忠闻之破口大骂。

说来说去,还是吃饭问题最重要。

4

脱离了吴亚忠,刘永福决定带着黑旗军去越南

广西混不下去了,跨过国境逃到越南去,这是当时许多广西农民军公认的求生真理。刘永福也对部众说:

“我等在广西无大作用,且父母之邦,不可骚扰,保护现不需吾们。以弟愚见,专往安南地方,伺机应变。”

然而与其他入越的起义军不同,刘永福进入越南的时候,打出的旗号是“助越王平叛”

当时在越南北部,白苗、瑶人多割据山头,而越南官军对此无可奈何。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刘永福才有“为越王攻击苗、瑶”之意。

这一招实在高明。别的起义军跑到越南去,还是继续“当匪”,而刘永福这一支,一旦成功联络上越南官军,助其平叛,就可以转变身份,名正言顺地在越南立足。

▲ 越南曾经很“中国”

1869年,冯子材率军入越,跨境追剿吴亚忠。而此时的刘永福,早已成功获得越南官方的认可,改“黑旗军”为“中和团黑旗军”,从大清的“匪军小头目”,摇身一变成为越南的“团练”,为越王平乱。

在刘永福的努力下,黑旗军扩编至3000人,而越王因刘永福的帮助也在越北地区找到了存在感。对此越方感激不尽,授予刘永福七品千户、三宣提督等官职并大赞刘永福:

“得公来除巨患,万民感激,朝廷倚若长城。”

就这样,在越南刘永福出人头地,再也不用担心吃不饱饭,更不用担心被官军追剿。

一个贫家少年找到生活的安全感,刘永福奋斗了前半生。

5

假如刘永福,在1869年与吴亚忠一起被冯子材剿灭,那么后世对他的评价应该不会有任何撕裂。

作为一个农民起义军的小头目、“反清复明”的天地会“会员”,在以汉族利益为先的人的眼中,刘永福当是洪秀全一般的“英雄”。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却几乎颠覆了这一人设。

1875年,刘永福以越南官员的身份,率领黑旗军配合清军,围剿吴亚忠旧将黄崇英

这个黄崇英是个铁汉子。他坚持反清,既不投降清廷,也不受越南招抚。但为了生存,他跟法国人走到了一起……

▲ 刘永福着清朝官服像

经过激战,黄崇英最终被剿灭。趁此机会,刘永福向清军提出回国,为大清效力。

清廷婉拒了刘永福的请求。在清廷的答复中,这样写道:

“据禀军功刘永福既受南国官职,现在带兵剿贼,未便遽准入关投营。即令思归情切,亦应俟该国军务告竣,奏明越南国王呈咨来粤,酌核办理。”

1882年,刘永福回国祭扫,与宣化典史王敬邦见面。交谈过后,王敬邦感叹刘永福“系情中国官职,蓄志来归,已非一日。每对人言:愿为中朝千把,不愿为越南提镇。

前来与刘永福联络的唐景崧,在给清廷的汇报中也说:

“观其膺越职而服华装,知其不忘中国。其屡欲归诚,无路得达。”

“思归情切”“蓄志来归”“屡欲归诚”,对清廷屡屡表忠,这哪里还能做“洪秀全”?

在20世纪初,革命党人苦于灭清无路,找不到“发动群众”的办法,于是想到通过激发民族仇恨来动员“革命力量”。在这样的语境下,许多历史叙事都被重构了。

比如曾国藩,毛伟人和蒋委员长都对他推崇备至。但在20世纪初的热血汉人章太炎的笔下:

地狱沉沉二百年,忽遇天王洪秀全。满人逃往热河边,曾国藩来做汉奸。

按照这种价值观,但凡是在清朝做官,维护清朝统治,以“爱清”为“爱国”的,都是“汉奸”。

把这一套用在刘永福身上,效果更加明显:

你既是天地会出身,昔日反清复明,为推翻满清而战;如今不但不反清,还要给清朝当兵,打反清的黄崇英,这不是“汉奸”吗?

在他们看来,汉人反清不论在什么时期都是政治正确。降清的刘永福必然比不上反清的黄崇英。

好在1882年不是刘永福人生的终点。之后发生的事,让他成了“英雄”,一种不同于洪秀全的“英雄”。

6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

法国人早就觊觎越南,希望通过占领越南,继而窥伺中国西南。自19世纪60年代起,法国便开始对越南进行侵略战争。而当时的清政府国力有限,根本没有保卫小弟的本钱。

1873年,法军上尉安邺率领一支百余人的小部队,轻松攻占河内等4省。当时身为越官的刘永福挺身而出,率黑旗军在纸桥设伏,歼灭了进犯法军,阵斩安邺。

如今法国人卷土重来,刘永福再次率领黑旗军出战,并于纸桥二度击败进犯的法军,击毙法军上校李维业

战后,刘永福慷慨陈词:

“永福,中国广西人也,当为中国捍蔽边疆;越南三宣副都督也,当为越南削平敌寇!

法国人见连吃刘永福的亏,便派人来招降刘永福。刘永福严词回绝:

本爵提督大清国广西省人也,父母之邦不可背;又越南极品元戎也,知遇之恩不可忘!”

然后继续率领黑旗军,在越南与法军死战。

当时清政府内部,大多官员还是不接受刘永福,比如主和的李鸿章,就不喜欢在越南到处打击法国人的刘永福;滇桂两省的总督巡抚,也不欢迎刘永福,甚至还想紧守边境,逼刘永福与法军死拼。朝中大员中支持刘永福的,只有张之洞

然而刘永福的决心,黑旗军的善战,最终还是让清政府改变了态度。在清政府对法国宣战的诏书上,是这样说的:

“刘永福虽抱忠怀,而越南昧于知人,未加拔擢。该员本系中国之人,即可收为我用,著以提督记名简放,并赏戴花翎,统率所部出奇制胜,将法人侵占越南各城迅图恢复。”

就这样,从“反清复明”的起义军小头目,到越南的镇边大将,再到清廷的“记名提督”,刘永福完成了人生第一大跳。

在他眼里,显然满清就是中国,保大清就是保中国。

7

中法战争之后,刘永福回到国内,历任南澳、碣石等地总兵。虽叫“总兵”,但他手下的黑旗军已经被裁至300人。毕竟他是有过“黑历史”的人,无论战场上表现多好,都始终难得清廷重用。直到甲午战争爆发。

1894年,中日开战。对于台湾防务,朝中大员竟无人愿往。清廷这才想起刘永福,而此时的他,已经年近花甲。

对此,刘永福本可以年老体衰为由推辞,也可以借筹饷练兵拖延,但他却将个人生死安危置之度外,当即告别家小,招集驻守广州城郊燕塘的黑旗军旧部,又“招潮勇一千名”合四营,带军4个月的军饷,端着800支旧枪,渡海来台。

在日本人进犯、在台官员跑路之际,刘永福发布《署台湾镇总兵就职告示》,鼓励军民戮力抗敌:

“自问年将六十,万死不辞!”

台湾地方势力想宣告独立,请刘永福出任“台湾民主国”总统,领台民抗日。刘永福坚辞不受,仍以大清国帮办一职,领导身在台湾的中国人愤起抗战。

▲ 刘永福领导反割台斗争,奋勇抗日

由于中日《马关条约》已订,清政府决心履约,而刘永福如今在台湾擅自抗日,虽然其情可怜,但终究是犯了清廷的大忌。

在清政府的命令下,沿海各省一概禁止援台援刘,以致黑旗军粮饷断绝,弹药不继,在与日寇的血战中大部牺牲,最终不得不退守孤城台南。

日军第一任“台湾总督”桦山资纪写信给刘永福,劝他投降。刘永福复信道:

台湾隶我中国二百余年……余奉命驻防台湾,当与台湾共存亡。一旦委而弃之,将何以对我先皇于地下?”

先皇?这说的难道是明朝崇祯皇帝吗?

在日军攻城的炮火中,断粮断饷,缺枪少弹的台南守军溃散,城内土匪蜂起:失败已成定局。

在部下的劝说下,刘永福登上了英国轮船驶离台湾。他仰天长叹,悲愤恸哭:

“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

反割台斗争宣告失败。

8

台湾之战,让日本人印象深刻。日本人感叹,自甲午与中国开战以来,“在台湾才开始遇到了真正的抵抗”

对刘永福的黑旗军,日本人则评价说:

“虽为敌人,其勇敢真值得赞叹,可称为中日战争以来未曾有的勇兵。”

但刘永福已经心灰意冷。

近三十年来,抗法则抗法失败,抗日则抗日失败,国前途在何?看不到,看不到。

反思中,这个60多岁的老人竟日渐倾向革命。

因早年效力越南,刘永福在越南人心中形象一直很高大。1905年,越南的革命者潘佩珠来到广州拜会刘永福,请他出山,支持已沦为法国殖民地的越南进行革命。

通过与潘佩珠的接触,刘永福渐渐了解了被清廷严禁的“革命党”,而潘佩珠与孙中山关系甚笃。在潘佩珠的影响下,刘永福了解了中国的革命者孙、黄等人,最终接受了革命理念。

年仅古稀的他慨然表示,要为创建民国“贡献余力”。

从“声望素孚,威扬中外”的清廷老臣,到拥护革命,刘永福的人生又跳了一次。

▲ 晚年刘永福

1907年,刘永福告老还乡,回到钦州。时逢同盟会元老王和顺在钦州一代策划反清斗争。刘永福直接给王和顺提供庇护,正式上了革命的船。

1911年3月,广州起义失败后,刘永福来到广州,在革命前途未卜的情况下经王和顺介绍,加入同盟会,成了一名革命党。同年辛亥革命胜利,中华民国建立。

这一次,刘永福如愿了。

6年后,刘永福病逝,享年81岁。在临终遗言里,刘永福说:

“予起迹田间,出治军旅,一生惟以忠君爱国为本。无论事越事清,皆本此赤心,以图报称。临阵不畏死,居官不要钱,虽幸战绩颇著,上邀国恩,中越均授以提督之职,居武臣极地,亦可谓荣矣。然予心惕惕,终不以官爵为荣,只知捍卫社稷,不使外洋欺我中国为责任。此身虽老,热血常存……

9

刘永福人生谢幕了,该怎么评价他呢?

孙中山曾说过:

“余自小即钦慕我国民族英雄黑旗刘永福!”

领袖金口一开,“民族英雄”四个字给刘永福定了性。

至于他出身反清武装,后来又替清朝镇压反清武装,不会再有人计较;而他抗击外敌时心中对清廷的忠诚,自然也会被人视而不见。

曾国藩戴过的“汉奸帽子”,万幸刘永福是不用戴了:

哪有既是“民族英雄”又是“汉奸”的道理?

然而问题是,被孙中山钦点的“民族英雄”,少之有少;满清立国276年,从入主中原到开疆拓土,从近代开国到宣统退位,为满清打工、卖命的汉人,多之又多。按照20世纪初章太炎等人的理论,那些在清朝有功于“国家”的汉人,是不是都要遭遇“汉奸之责”?

▲ 在非黑即白的世界里,怎么评价施琅?

回看刘永福的一生,其实只是做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求生;

第二件事:爱国。

求生不得的时候,他只好造反,入太平军,入天地会,不停改换门庭。这一切的背后都只为一个目的:

填饱肚子,活下去。

而当求生问题解决后,他的爱国之情便迸发出来。爱国,成为他活着的追求和意义。

刘永福很爱国,也很懂怎样去爱国。无论是投效清廷,御外辱,平内乱,还是后来在古稀之年拥护革命,都是他爱国的方式,而且做得很合时宜。就算孙领袖不钦点刘永福为“民族英雄”,“爱国者”之名,他也绝对当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