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令古罗马遭遇最惨痛失败,也是罗马人最恐惧的战神

公元前264年,多年征战称霸亚平宁半岛的罗马共和国与位于北非的贸易强国迦太基矛盾不断加深,两国为了西地中海霸主的地位摩拳擦掌,西西里岛成为两国的冲突焦点。最终,随着西西里的城邦叙拉古的一次平叛军事行动,罗马与迦太基爆发全面战争。这场战争中,陆战优势的罗马在最后被迦太基名将哈米尔卡·巴卡用陆战击溃,但迦太基人引以为傲的海军却惨败于罗马之手。

经过23年的战争,这场被后世称为“第一次布匿战争”的战争,以罗马的胜利而告终,迦太基人被迫签订了极为苛刻的条约,不仅失去了西西里的所有领土,赔偿大量赔款,还从此失去了引以为傲的海军。迦太基人的英雄,西西里岛的胜利者,哈尔米卡·巴卡痛惜于祖国的失败,他积极练兵,开发土地,企图能够在未来的战争中击败罗马。但是时光流逝,哈米尔卡知道在有生之年已经无法与罗马作战,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儿子们,来到迦太基人的主神,巴力神的神庙前,要儿子宣誓,有生之年,必灭罗马。

汉尼拔的雕像

“我汉尼拔,神前谨奏:强梁罗马,国之世仇。终此一生,不与为友。志灭此邦,两存为羞。永明此誓,除死方休。背斯言者,诸神不佑!”

此刻这位发出壮烈誓言的孩童,正如同他的誓言一般,将终身与罗马为敌,令所有罗马人闻之色变。

公元219年,位于罗马与迦太基划定的势力界限中迦太基一侧的城市萨贡托与罗马结为同盟,早已继承父亲基业的汉尼拔勃然大怒,他认为罗马人此举是背信弃义。于是,他率领大军,历经八个月的围城将萨贡托攻陷。罗马元老院听说后怒火中烧,他们派出使者,要求迦太基政府必须向他们交出汉尼拔来审判,然而罗马使者趾高气扬的态度和充满侮辱的言语激怒了每一个迦太基人,汉尼拔又深得民心,于是,迦太基的贵族们高呼:

“我们选择战争!”,公元前219年,第二次布匿战争就此爆发。

战争爆发后,迦太基人以汉尼拔为主将,汉尼拔面对己方早已丧失制海权的事实,决定执行一个前所未有的壮举,他要跨越群山的阻碍,直击罗马人的后方。汉尼拔率领经营多年部队,从西班牙出发,翻越比利牛斯山脉、横跨蛮族遍地的高卢,又征服了罗马人的天险-阿尔卑斯山脉,在损失了几乎所有的战象和四分之一的部队后,在冰冷的寒风之中,汉尼拔和他的战士们奇迹般地出现在了罗马共和国的大后方。

汉尼拔与部队翻越阿尔卑斯山

罗马人听闻汉尼拔的出现惊恐万分,他们前往非洲迦太基城的部队全部停下脚步,转而北上汇合,企图迎战并歼灭深入国境的汉尼拔。汉尼拔则快速行军,击溃了企图拦截他的执政官普布利乌斯,随后在特雷比亚河畔,汉尼拔又通过伏兵作战大破完成集结的罗马军团,汉尼拔的两场大胜刺激到了罗马人此刻脆弱的神经,源源不断的罗马军队开始向汉尼拔集结,然而,汉尼拔同样为胜利付出了代价,在如此激进的行军中,汉尼拔的一只眼睛永远失去了光明。随后,汉尼拔又在特拉西梅诺湖将罗马军队引入口袋阵中,再次大破罗马军队。

汉尼拔的节节胜利使得罗马人内部产生了分歧,一些有识之士推举昆图斯·费边·马西乌斯为统帅,费边认识到,只有坚壁清野的防御战术,才是最有可能打败远离本土千里之外的汉尼拔的方法。但是,此时的罗马人仍在人力和物力上具有绝对的优势,于是,罗马主战派执政官瓦罗、保卢斯与另外两位将领塞尔维乌斯、阿蒂利乌斯合兵一处,汇聚了一只高达9万余人、装备精良、补给充足的庞大军队,向仅有5万余人、缺衣少食、成员混杂的汉尼拔部队主动发起进攻,双方都将军队驻扎在坎尼,著名的坎尼会战,即将开始。

坎尼会战战场

罗马军队将同盟军部队布置在左翼,少量军团骑兵安排在右翼,庞大精锐的主力军队居中,企图一举歼灭汉尼拔中军,汉尼拔则将重骑兵部队安排在左翼,努米底亚骑兵布置在右翼,新月形状的中军由脆弱的西班牙和高卢蛮族部队组成,精锐而稀少的非洲主力军队在两翼预备。

迦太基人军队首先发起进攻,左翼的重骑兵向罗马右翼发起猛烈冲锋,后者不敌而后撤,罗马中军则向汉尼拔的中军发起进攻,蛮族步兵难挡精锐罗马步兵的攻势而后退,此时罗马同盟军也与汉尼拔的努米底亚骑兵展开战斗。罗马主将保卢斯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汉尼拔的圈套之中,他率领的由重装步兵组成的中军将汉尼拔的蛮族士兵打得溃不成军,他洋洋得意,仿佛已经看到汉尼拔瑟瑟发抖的神情。突然,罗马人的左翼背后遭到突袭,迅速溃散开来,原来,迦太基人的左翼重骑兵,已经调转马头,他们绕过罗马人的中军,直接攻击罗马人左翼的同盟骑兵。罗马军队的左翼就这么溃散了。

作战中的汉尼拔

战局在此刻已经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迦太基人的两翼向失去两翼的罗马中军围拢,汉尼拔的蛮族步兵忽然停住脚步,而精锐的非洲步兵则出现在了前列,这时,罗马主将保卢斯才猛然发现,迦太基人新月状的中军已变为圆弧,他的军队被团团围住动弹不得,这场会战的走向,其实早就在汉尼拔的计划之中!接下来,就是一场残忍的大屠杀,惨遭包围的罗马军队无法发挥兵力优势,他们被包围在战场中央,遭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随着迦太基人暴风骤雨般的进攻,罗马士兵们惊慌不已,无心作战,阵型完全崩溃,只能任人宰割,战斗从早晨延续到了夜晚,无数罗马人惨死当场,包括主将保卢斯,鲜血和尸体布满战场,一些迦太基人的刀刃甚至都砍到卷刃了。

这一战,9万罗马军队几乎全军覆灭,汉尼拔则仅仅损失了6000名士兵。坎尼会战的惨败,是罗马人有史以来最为惨痛的失败,这使得罗马共和国的元老们陷入万分恐惧之中,他们不再质疑费边坚壁清野的战术。罗马城内则陷入了极度的悲伤之中,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父亲、兄弟或者儿子倒在坎尼的土地上,换而言之,所有的罗马人,此时都感受到了汉尼拔的可怕,在这之后的15年,不再有任何罗马军队敢于挑战汉尼拔,他率领军队在罗马的土地上四处攻伐,无人可挡也无人敢挡。

可惜的是,迦太基的贵族们,却像第一次布匿战争中那样,他们眼看着汉尼拔立下不世之功,便松懈了下来,转为沉迷于享乐与争权夺利之中,面对汉尼拔不断要求增援的请求,他们却毫不理会。就这样,汉尼拔虽然在坎尼取得大胜,却因为迟迟得不到本土的援助,无法在此时进攻脆弱的罗马城,错失了获得胜利的良机,自此以后,坚持坚壁清野战术的罗马人加紧防御,再也没有同样的机会摆在汉尼拔面前了。

就这样过了15年,汉尼拔不断在意大利疯狂扫荡,企图一点点地赢得战争的胜利,但这只是白白让他的军队遭受损耗,然而,此时一颗同样辉煌的将星也在罗马升起,公元前210年,一只罗马军队在罗马将领大西庇阿的带领下突然攻占汉尼拔在西班牙的根据地新迦太基。汉尼拔的弟弟哈德斯巴鲁也在前往意大利支援哥哥的路上惨遭罗马军队围攻而被杀。随后战况急转直下,罗马共和国集结大军,由大西庇阿率领,直接登录迦太基本土,匆忙集结的迦太基军队被击溃。这时,腐败无能的迦太基贵族们方才急招汉尼拔返回本国,与罗马人决一死战。

公元前202年,匆匆赶来的汉尼拔带着在迦太基城西南-扎马与大西庇阿遭遇,两位名将在阵前惺惺相惜,随后就马上返回各自营中准备作战。战斗开始,罗马人的优势骑兵部队驱赶着迦太基人的骑兵离开战场。汉尼拔的战象攻势被大西庇阿以步兵的阵型变换困在阵中化解,迦太基政府匆匆征召给汉尼拔的士兵们则在战斗中拒绝让出阵地给后退修整的蛮族士兵,汉尼拔及时调整部队,双方重整部队,一五一十地展开步兵对垒,战况则陷入了白热化之中。但罗马人的骑兵此刻却及时回到了战场之中,从背后进攻汉尼拔的部队,迦太基军于是腹背受敌,陷入崩溃之中,汉尼拔只能匆忙撤退,迎来了自己第一次也是最为惨痛的失败。

扎马会战

战争就这样结束了,汉尼拔为之奋斗一生的努力也就此化为泡影,迦太基人不得不同意罗马人开出的所有条件,他们失去了除了迦太基本土阿非利加以外的所有领土,还要交付巨额战争赔款,不能拥有军队,不能拥有超过10艘船,迦太基彻底沦为了罗马的附庸。

战后,汉尼拔短暂出任迦太基的执政官,他整顿吏治,重新规划财政,安抚人民,使得迦太基的经济迅速复苏。但罗马人害怕汉尼拔再一次带领迦太基崛起,他们再次要求迦太基政府交出汉尼拔,为了避免祖国再次陷入战争之中,汉尼拔自愿离开迦太基流亡海外。离开迦太基后,汉尼拔清楚的明白,罗马人绝对不可能放过迦太基,于是他接受塞琉古帝国皇帝安条克三世邀请,担任他的军事顾问,为其出谋划策,鼓动皇帝进攻罗马,安条克三世也早有此意,两人一拍即合,但是,皇帝始终对身为外国人的汉尼拔保持警惕,汉尼拔始终无法真正去指挥军队。最后,安条克三世同样遭到惨败。

汉尼拔就此心灰意冷,他逃到了位于现今土耳其北部的比提尼亚王国,就此过上了隐姓埋名的生活。但罗马人并不打算放过这位险些毁灭他们的男人,公元前183年,罗马人派出大使威胁比提尼亚交出汉尼拔,汉尼拔知道,普天之下,已经没有不被罗马人染指的地方来容纳他了,于是,汉尼拔最终服毒自杀,结束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

汉尼拔死了,尽管他的祖国依然存在,仅仅直接留下一座城市的古国迦太基还是没有得到罗马的宽恕,公元前149年,汉尼拔死后仅仅过了34年,在迦太基人已经同意了几乎所有严酷条件的情况下,罗马人依然汇聚大军,在大西庇阿的养孙,小西庇阿的带领下,历经3年,彻底毁灭了迦太基城,城内50万居民只活下来5万人,迦太基城被夷为平地,这个汉尼拔父子终身奋斗的国家,最终也没能逃过灭亡的命运。

迦太基城废墟

有人说,汉尼拔安心当他的将军,不去与罗马战斗,不就能使自己的国家维持和平、免遭涂炭吗?然而,又有哪些国家,能在屈服于罗马人后不被灭亡的呢?雅典、马其顿、努米比亚、本都、埃及和艾西尼,不都最终消失吗?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征服者是注定不会有仁慈之心的,否则,那仅仅剩下一座城的迦太基,又怎么会被彻底毁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