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清理门户的何止是太极

从李一、张悟本再到被逐出师门的“太极高手”闫芳,都是打着国粹的大旗,行骗财之术。国粹是一种传承,传承的是文化也是精神。我们在继承发扬传统文化过程中,应该先“清理门户”,防止糟粕假借科学之名兴风作浪。

“太极高手”闫芳被逐出师门

李晓亮:伪武术表演是对武学的妖魔化
李晓亮:伪武术表演是对武学的妖魔化

“太极高手”闫芳被逐出师门

一段时间以来,“经梧太极第一代传人闫芳老师收徒仪式上推手”的视频在中国乃至世界引发轩然大波,女大师不需肢体接触就能用掌风将多名男子击打得上蹿下跳,被网友讽为“像摸了电门”、“这不是武术,是妖术”。

在近日举办的“太极拳大师李经梧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上,李经梧后人及众入室弟子针对近期社会上疯传的关于太极拳的“怪”现象,正式向社会承诺:“维护国粹尊严,荡涤门内浊流”,并声明将闫芳开除。[详细]

李一的“道教修行”、张悟本的“中医养生”都是打着传统文化的幌子赢得暴利

从商业和市场的角度来说,在人山人海中,真有一批人信这种奇功异术。只要有这样的人存在,闫芳们就不愁跟随者、响应者和交钱学习者。之前张悟本的万能绿豆养生说和他的畅销书,为他赚得盆满钵满;李一道长为徒弟们提供的高额道教修行“度假套餐”,为他挣来了翻新扩建道观之利。这些游走在“文化产业”和“骗局”之间的“商界传奇”,往往能为其组织者赢得暴利。因此,效仿者前赴后继,络绎不绝。

为什么人们容易轻信?

安徽太极高手要求与闫芳比试未获回应
安徽太极高手要求与闫芳比试未获回应

催眠术式的推广方式

网友总结了“大师”们的“九宝”:出书、上电视节目、卖保健品、非法行医、到处跑、学历造假、开公司、开培训班、搞安利式的直销。闫芳、李一、张悟本等等人正是在宣传手段和手法上利用心理学的“晕轮”效应使得许多心理有需求的人被洗脑,被催眠。宣传的手法,是一种单向的只对宣传者有利而不会对被宣传者有利的活动。他们需要厚黑到能够理直气壮的说谎,乃至于把表演的魔术和谎话当真的鼓噪的功夫和厚黑功夫。在不断的重复简单的宣传其理念、反复的轰炸之下,一些人产生被催眠的效果而让一些人深信不以。

盲目崇拜:越是“不可言说”,越是容易相信

最直接的,也最容易找的原因是民众的科学素养不足,缺乏基本的科学知识和社会常识。什么是医学,什么是文化,什么是宗教,什么是巫术,所有这些都需要进行最基本的启蒙教育。

另一方面,一些人或多或少存在着相信“神功”、渴望“神迹”的心理,对各种神乎其神之说往往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然无害,何妨一试”的态度。这使得善于造势作秀的骗子,比其他经营者具有更大的“明星效应”。对玄虚和神秘主义的追求和倾向,其实反映了人们对现代化和程式化生活的一种抗拒。在一切皆有规范和流程的今天,在科学技术越加发展,并且控制到方方面面的今天,人们似乎时不时愿意相信有那么些“不可解释的现象”和“不可言说之物”。

传统文化传承渠道不畅,骗子大行其道

伪大师们背靠“中国文化”、“国学”这样的理论大树,拉大旗作虎皮,自我张目。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其中也不乏泥沙俱下、鱼目混珠的部分,这些地方自古以来就是江湖谶纬、旁门左道的生发之处,伪大师们天然谙熟此道。传统文化本身缺乏正规的传承,伪大师们又往往用玄妙艰深、不可验证的说辞做解释。如无专家发言,普通民众要鉴别这些说法确实不太容易。

别让国粹成为“国啐”

传统文化,自有独一无二的魅力。为其扬名,或诉诸传统、或援引科学,总之应以“真诚”为先决。一切以传播传统文化为己任,而不是假借传统文化谋利的人,都有义务努力在主流认 知框架内,谋求合理化自身的一席之地。传统文化的复兴和传统,不该利用商业炒作的形式,用“花架子假把式”糊弄人,不但是自掘坟墓,也对传统文化的传承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国粹需要大师,发展需要大师,时代需要大师,需要的是货真价实的大师,而不是骗子,更不能为了虚名,为了金钱,而把国粹当成培养骗子的摇篮。国粹是一种传承,传承的是文化也 是精神。我们在继承发扬传统文化过程中,应该有所甄别、谨慎对待,既不能让糟粕的传统文化假借科学之名兴风作浪,也不能让“打伪之风”殃及优良的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