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号命令响彻苏德战场,此上将竟公然抗命,看斯大林如何处置?

1941年10月初,耗时两个月终于搞定了苏联南方,希特勒匆忙转身发起“台风”行动。然而,经过不断“加固”的莫斯科已具备强大的抗“台风”能力,斯大林成功地用空间换取了时间。

德军的钢铁洪流刚从苏联泥泞的土地挣脱出来,当年的第一场雪提早到来了,闻名世界的苏联严寒让衣衫单薄的德国人苦不堪言。11月初,伴随着一场大雪,莫斯科气温骤然下降,到了27日,气温更是降到零下40度。

12月6日,刚经历了“最悲惨的一天”,饥寒交迫的德军又迎来了苏军的大反攻。刚从远东调来的西伯利亚“生力军”如猛虎出笼,德军围绕莫斯科的扇形防线接连被突破,最终全线溃退。至此,两年多来打遍欧洲的“闪击战”首次在对手面前退却,德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

进攻莫斯科严重受挫后,希特勒无奈放弃了全面进攻计划。经过几个月休整,德军把战线转到南边,集中力量夺取支撑战争的重要资源。斯大林格勒位于伏尔加河下游西岸,顿河大弯曲部以东60公里处,它不仅是苏联内河航运干线伏尔加河的重要港口,还是苏联南北铁路交通的枢纽和重要工业城市。

挺进高加索的同时,希特勒决定分兵攻打斯大林格勒。他的目标很明确,攻占了这座以斯大林名字命名的城市,不仅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莫斯科与南部高加索的联系也将被切断。失去粮食、煤和石油等资源,莫斯科还拿什么抵抗?

1942年7月17日,斯大林格勒战役打响。德军保卢斯上将的第6集团军担任主力率先发起进攻,以18个师25万人兵力从西面扑向斯大林格勒。苏军第62、64集团军奋勇迎战,面对来势凶猛的德军,苏军的抵抗只是延缓了德军的进攻,至月底,苏军被迫退至顿河东岸,在斯大林格勒外围组织防御。

7月28日,斯大林签署了那个饱受世人非议的第227号命令,严令“没有最高统帅部命令,不得后退一步”。227号命令立竿见影,苏军将士为之一振,抵抗力骤然加强,而德军的推进速度则急剧减慢。

8月23日,德军制造了斯大林格勒历史上最为恐怖的一天。攻城前,德军对斯大林格勒展开持续一昼夜的狂轰滥炸,期间共出动飞机2000余架次,投下百万颗炸弹,其中80%为燃烧弹,令整座城市成为一座巨大的火炉,全城几乎被夷为平地,造成近5万平民死亡,15万人受伤。

8月底,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彻底突破了苏军的外围防线,推进到了斯大林格勒城外。就在德军兵临城下还未进城的时候,负责守卫斯大林格勒的第62集团军指挥官洛帕京上将竟公开宣布:我守不住斯大林格勒!

斯大林签署227号命令刚一个月,一个集团军的指挥官竟公然抗命,这位洛帕京何来如此胆量?苏德战争爆发后,身为军长的洛帕京在作战中表现优异,被铁木辛哥元帅提拔为第37集团军司令。在随后的罗斯托夫战役中,洛帕京又出色完成反攻任务,被授予上将军衔。

而此时,他被派到斯大林格勒指挥第62集团军仅仅一个多月。一面是德军无比凶猛的进攻和苏军惨重的伤亡,一面是斯大林刚签署的第227号命令和“坚守斯大林格勒不许后退”的严令,一番艰难抉择后,洛帕京向上级坦诚地表明了态度。

虽然清楚第62集团军付出了巨大牺牲,但洛帕京的“坦率”还是令方面军司令员叶廖缅科大为吃惊。在呈报斯大林的免职文书上,叶廖缅科提出处理意见:洛帕京未经上级批准擅自撤退,向方面军司令部隐瞒前线情况。

很快,斯大林批准解除了洛帕京的职务,由第64集团军副司令员崔可夫接任。而第62集团军参谋长则坚持留下来作战,并最终完成了坚守斯大林格勒的任务。

令人意外的是,洛帕京当时并没有受到处罚,但敢在两军对垒的危急关头“公然抗命”,这样的畏战退缩势必要付出代价,这在他以后的军事生涯中体现的很明显了。离开斯大林格勒后,洛帕京相继出任西北方面军第34集团军和第11集团军司令员,后被降至第43集团军副司令员。战争后期,他甚至连作为集团军指挥员的资格也没有了,再被降至步兵军军长

1945年5月,欧战结束之际,洛帕京被授予“苏联英雄”,历时近三年才晋升为大将。昔日的同僚甚至部下都得到提拔超越了自己,而洛帕京仍担任着步兵军的“大将军长”。

苏联英雄的称号足以证明洛帕京指挥作战的才能,却难以洗刷其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