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小指头山:英格兰都铎王朝与苏格兰斯图亚特王朝的终极决战

16世纪的不列颠,依然分属英格兰与苏格兰两个王国统治。前者正处在离经叛道的都铎王朝时代,后者则依然位于恪守传统的斯图亚特王朝保护之下。双方因为各种矛盾而不断爆发军事冲突。苏格兰人尽管败多胜少,却一直在苦苦支撑。

直到1547年的小指头山战役,双方决心为这个历史阶段的冲突来一次终极了结。

暴力联姻

亨利八世与第三任妻子生下了儿子爱德华六世

虽然英格兰与苏格兰的矛盾往往搀和有法国因素,但在亨利八世在其统治的后期,却一直要向苏格兰人要求联姻。

早在世纪之处,亨利八世的妹妹玛格丽特就已经远嫁苏格兰王室。但这并没有阻止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四世为法国而出兵南下。由于在1513年的弗洛登山战死,英王的妹妹也就成为了苏格兰王国摄政,辅佐年幼的詹姆斯五世打理朝政。

亨利八世的妹妹 苏格兰王后玛格丽特

但苏格兰国内却有一批根深蒂固的亲法派贵族,时刻都在削弱王后的权威,并引导国王同法兰西亲近。尤其是在玛格丽特死后,苏格兰大有再次全面倒向法国的危险。为此,亨利在1542年派兵北上,通过战胜来促成了苏格兰亲法派的倒台。可效果有限的军事胜利,还是没阻止詹姆斯五世走上父亲的老路。相反,这位年轻的国王还因苏格兰军队的拙劣表现而被气死。

到了1545年,亨利再度派兵北上,攻占并焚毁了苏格兰首都爱丁堡。此次军事行动的目的是强迫苏格兰人就犯,同意詹姆斯五世的女儿玛丽和自己的儿子爱德华订婚。这样,不仅可以让不列颠全岛暂时联合,也能破坏法国长期安插在英国北面的牵制力量。然而,这次战役却以英军的惨败而告终。亨利自己也在两年后离开人世。

1542年 超过万人的苏格兰军队被500英军骑兵击败

护国公的求婚大军

亨利八世死后 担任护国公的萨默塞特公爵

由于新继位的爱德华六世还只是一个孩子,英格兰的军政大权便由萨默塞特公爵–西摩尔掌管。成为英格兰护国公的他,既是爱德华国王的舅舅,也是亨利生前政策的坚定执行者。

1547年9月,萨默塞特公爵组织了一支庞大的军队。准备再次北上,用武力强迫苏格兰人把自己的女王嫁给英国国王。鉴于此前的部队都规模有限,英格兰人此次不惜花大力气组建自己的求婚大军。

英军的总人数被确定为16800人,其中有6000人是骑兵部队。除了根据中世纪传统服役的各郡骑士和侍从重骑兵外,还有规模不小的雇佣军力量。包括了一支由西班牙人组建的西班牙-意大利卡宾枪骑兵分队,与1400名来自北方边境的边地骑兵。余下的步兵主力则是更为传统的英格兰长弓射手+钩镰重步兵组合,但也有部分士兵开始装备长枪。除了为其提供火力的援助的炮兵外,还有一支数百人的德意志雇佣火绳枪手队伍。

根据公爵本人的计划,求婚大军将沿着不列颠岛的东海岸前进。在16艘皇家海军战舰的掩护下,保障补给线安全与侧翼稳固。这样足以应付苏格兰人部署在南部边境的轻装骑兵部队。另一支5000人的地方民团,也将作为偏师进行协同机动。他们将从西面的内陆进军,尽最大可能的牵制苏格兰人集中兵力。

英格兰军队的前进路线

为了不在英军的武力面前屈服,苏格兰人也为迎战而倾尽全力。担任苏格兰摄政的阿兰公爵,从低地和高地地区,一共召集了36000人的兵力。大部分人依然是传统的苏格兰方阵士兵,但已全部换装了法国人提供的瑞士长枪。只是在日常的训练和组织方面,还保持着旧时代的中世纪形态。为其提供掩护的是主要来自高地地区的猎弓手,以及使用各种其他武器进行突击的轻装肉搏部队。

他们同样组织了一支规模不小的炮兵部队,但火绳枪数量较少。骑兵主要依靠边境上提供的2000轻装骑手担任。由于苏格兰海军在詹姆斯四世之后就缺乏经费维持,所以大部分战舰被变卖或抛弃。这就让英军得以充分的利用水路补给,并在后来的战役中发挥了火力增援效果。

大量动员起来的苏格兰长枪兵

决战小指头山

苏格兰与英格兰军队的布阵图

1547年9月9日,阿兰公爵率军抵达对手的必经之路–马瑟尔堡。全军在埃斯克河西岸建立了稳固阵地,并由左边的大海和右边的大片沼泽来掩护两翼。这样就可以限制英军占据绝对优势的骑兵进行迂回。

他们还效仿欧陆战争的做法,构筑起胸墙+壕沟的防御工事。将全部的火炮和火绳枪都部署在工事背后。其中一些火炮被要求面向大海,以便将皇家海军的战舰也驱离海岸。如果萨默塞特要径直攻打爱丁堡,那么就必须攻破这片防御阵地。若英军选择走内陆转进,苏格兰人也可以选择尾随袭击或杀入英格兰境内进行“围魏救赵”。

苏格兰人将大炮和火绳枪都部署在阵地内

英军的先头部队也在当日接近了战场,他们占据了地势较高的小指头山,得以让自己俯览整个战场。不久,他们就收到了对方发出的挑战邀请。

担任苏格兰骑兵指挥的霍姆伯爵,要求双方各出1500人进行一场中世纪式的骑兵对决。尽管英军对此并不感冒,还是派出了悍将格雷勋爵与1500人迎战。双方禁止使用手枪,仅以冷兵器进行群体冲杀。但英军一边的500名重骑兵在马匹、装备和训练上都更胜一筹。各方面都技不如人的苏格兰骑兵,很快在混战中被砍得人仰马翻。幸存者在英军骑兵的追杀下,一路奔逃了4.8公里,才得以躲入己方阵地。这种早已过时的匹夫之勇,也让苏格兰一方损失了大部分骑兵部队。

英军重骑兵的装备 训练和马匹都胜于对手

当天晚上,英军的部分炮兵和雇佣火枪手一起,正忙于到左翼的山头建立射击阵地。苏格兰一边的阿兰公爵,却又派人来向他们下达战书。在萨默塞特拒绝同阿兰进行个人单挑后,苏格兰方面又提议双方各出20名冠军骑士,进行一场中世纪比武。这个落伍的要求,同样被已经充分见识文艺复兴时代战争的英军所回绝。

9月10日,自知炮兵火力完全不如对手的阿兰公爵,决心不让军队在阵地内坐以待毙。他下令全部的36000人离开营地列阵,接着以数个密密麻麻的阵列向河对岸的英军发起总攻。他希望利用这样的突然出击,让对手感到猝不及防。争取在英军炮兵完成繁琐的射击准备前,就以优势兵力进行贴身肉搏。为此,他甚至下令那些原本骑马的贵族战士,也集体下马步战。并且要求他们通过各分队方阵的间隙,迅速跑到队伍最前方就位。以军中护甲最好的这批精英,为大部分缺乏防护的士兵开道。

主要装备和作战风格还停留在中世纪的苏格兰骑兵

英军炮兵也正如阿兰公爵所料,无法在短时间内立刻开始有效射击。萨默塞特公爵便派出格雷勋爵,率领大部分英格兰骑兵出击,为炮兵同行们争取足够的时间。在之后的短促交战中,英军重骑兵一次次试图发起看似猛烈的短距离冲锋,迫使对面的苏格兰方阵停下防御。但除了1-2把手枪外,他们其实没有多少伤害苏格兰步兵的手段。

苏格兰人在稍稍稳住阵脚后,也接着向骑兵施展集团推进。那些没有及时减速的英格兰骑士,便一不小心的撞入密集阵之中。即便只是因冲击力而坠马,也难以躲过苏格兰士兵的致命一击。格雷勋爵自己,也被一支苏格兰长枪刺入了喉咙。但他和麾下骑兵的勇敢,还是给英格兰全军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被长枪刺穿喉咙的格雷勋爵

不久,位于海岸附近的皇家海军首先开炮。密集的舰炮火力轮射,瞬间撕开了苏格兰军队的左翼分队阵型。由于苏格兰人的大炮都被部署在阵地内,所以无法跟上来部署增援。在英国战舰的吊打下,大批苏格兰士兵开始出现秩序紊乱。不少人选择转向内陆躲避,并因此撞入了阿兰公爵所在的中央方阵。由此引发的混乱,让苏格兰大军停止了前进。

在战场的另一头,英军的雇佣炮兵和火枪手,也通过山头阵地开始投射火力。苏格兰人的高地弓箭手,在仰攻山头的反击中被迅速击溃。接着,大量的弹丸开始席卷苏格兰右翼方阵。在大炮进行填装的射击间隙,一直有德意志火枪手们的轮番排射在继续保持压制。苏格兰人并没有马上溃退,而是被迫站在原地重组。那些从左翼和中央分队冲来的逃兵,也加剧了他们的队形紊乱。

为英军服役的雇佣军骑兵和火绳枪手

更可怕的火力则还是来自英格兰步兵的主阵地。在前出的骑兵纷纷撤回后,大量的长弓开始倾泻密集的箭矢。那些重型破甲箭头,足以打穿苏格兰贵族们的铠甲。而对于大多数没有护具的步兵来说,源源不断的落顶箭就足以造成致命伤害。很多虽然没有立即毙命,但已经因为重伤和恐惧而失去行动能力。与此同时,更多英军骑兵开始了迂回攻击。萨默塞特派遣灵活的边地骑兵与卡宾枪骑兵一起,成功杀入苏格兰军队的后卫分队。仅有数百人的苏格兰骑兵,在面对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的远射时,就出现了动摇。接着在1000多英军轻骑兵追杀下,迅速逃离了战场。他们的离开,也正在前方饱受折磨的苏格兰步兵跟着彻底崩溃。

战役的最后时刻,300名英军重骑兵策动了最终反击。他们瞬间冲入了队形紊乱的苏格兰方阵,并在人群中留下了足够的前进通道。蓄势待发的英格兰钩镰兵,在不久后蜂拥而入。很多苏格兰士兵和同伴挤在一起,遭到对手的绝命重击。在剩下的人开始逃跑时,已有大量残缺的尸体被留在了先前位置。苏格兰人也用这一天的惨败,将身后的埃斯克河染红。

惨遭英军边地骑兵追杀的苏格兰炮兵

历史的伏笔

小指头山的决战 让双方的强弱对比得到彻底稳固

1547年的小指头山战役,是都铎王朝同斯图亚特王朝冲突的总决战。后者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将处于动荡和贫困之中。失去了大规模进攻英格兰的能力。在战役中,有15000名苏格兰青壮年被杀死,2000人被英军俘虏。萨默塞特的部队则只损失了600名士兵。

但作为败军之将的阿兰公爵,却从乱军中逃出生天。他随后迅速赶回了爱丁堡,组织对英格兰军队的进一步抵抗。

在乱军中逃回爱丁堡的阿兰公爵

为了不让英国人的计划得逞,苏格兰人做出一个决定,将年幼的玛丽女王送到法国避难。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位苏格兰女王都将在法国宫廷度过自己的黄金岁月。他在那里同王太子弗朗西斯结婚,进一步巩固了传统的法兰西-苏格兰同盟。

萨摩塞特公爵则在战后选择让部队进行休整。他也因此错过了迅速攻克爱丁堡的机会。鉴于维持大军所需的昂贵支持,公爵在得知玛丽出逃后便下令班师回国。他努力扶保的小国王爱德华,也在不久后英年早逝。他本人则在崇尚天主教的玛丽女王登基后逐渐失势,并最终因宫廷内斗而被砍头。

玛丽女王最终在法国完成了第一段婚姻

十多年后,亨利八世的第二女儿伊丽莎白继承王位。在她的任内,将会下令将最终流亡到英格兰的玛丽处死。当然,这会是另外一系列的复杂故事。但所有的伏笔, 都在1547年时就已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