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情绪”传递正向社会诉求

“反向情绪”一点都不“反向”,反倒具有太多的正面价值,传递出的是希望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让弱势群体不再弱势的“正能量”。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认为,我国社会情绪总体的基调是正向为主,但存在的一些不利于个人健康和社会和谐的负向情绪基调不容乐观。弱势群体中一些本该同情却欣喜、本该愤恨却钦佩、本该谴责却赞美的“社会情绪反向”值得警惕。(1月8日《京华时报(微博)》)

何谓本该谴责却赞美的“反向情绪”?以近期引起广泛关注的廖丹为救妻私刻医院公章骗取医疗费的事件为例,原本,廖丹的行为触犯了刑法,是必须受到惩罚并应当被谴责的行为,但是廖丹的违法行为却赢得了不少人的赞美,尤其是他的那一句“我总不能掐死她”的悲怆表白,引起不少人的共鸣,视其为有情有义的真男人。

但是,与其说这是一种社会“反向情绪”,不如说是在传递正向的社会诉求。我们应该清楚,在“廖丹事件”中,其实存在两个不同的视角。从法律的视角看,廖丹的行为属于违法犯罪行为,这一点没有任何异议。但是,如果从社会的视角看,廖丹的违法行为其实折射的是社会医疗救助制度的缺失,以至于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在法与情的冲突中,被迫走上了违法犯罪的不归路。

从这个意义上讲,本该谴责却赞美的“反向情绪”,并非是没有是非观,而是是非分明。显然,在赞美廖丹行为的声音中,没有人认为因为他有情有义,就可以免除他的违法犯罪责任,事实上法院的有罪判决也明确地支撑了这一点。不过,在法律是非分明的同时,社会的是非分明也同样重要。赞美廖丹的有情有义,更重要的是反思我们社会救助制度的缺失。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越值得赞美,社会救助制度的缺失就越显得尴尬。

应该注意到,《社会心态蓝皮书》中提出的值得警惕的“反向情绪”,限定的对象是弱势群体。为什么说对于一般人就没有这种“反向情绪”,而对于弱势群体就会应运而生呢?难道人们的价值观总是在变化吗?显然不是,而是人们针对弱势群体行为表现出的“反向情绪”,一定击中了我们社会长期存在却处于习惯性麻木状态的软肋。从某种程度上讲,“反向情绪”是在为弱势群体的一部分正当诉求代言,只不过借助这样的极端事件具有更好的表达效果而已。毕竟,弱势群体的正当诉求是需要我们反复打捞的“沉没的声音”。

我总是在担心,说“反向情绪”值得警惕,会被不少人误以为“反向情绪”说明不少人缺乏起码的是非观念,进而应该通过各种手段让这种“反向情绪”变得“正向起来”。其实,千百年的是非观念在普通人的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哪里会那么容易出现飘忽不定的价值错乱。更何况,“反向情绪”一点都不“反向”,反倒具有太多的正面价值,传递出的是希望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让弱势群体不再弱势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