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40年最大矿难处理遭质疑 赔款2亿无人入狱

图为奥巴马在悼念仪式上从遇难矿工的照片前经过

去年四月,美国西弗吉尼亚一处煤矿发生爆炸,夺走29名矿工的生命,成为1970年来该国最严重的矿难。时过1年半,这起矿难的处理才走到关键节点:煤矿公司同意支付2.09亿美元了结有关这起矿难的刑事调查。这又创了一次历史纪录:美国有史来矿难事故偿付金额最高的一笔。

然而“用巨额抵命”的解决方案远不能平息遇难者家属的怒火,只因公司高管和矿难主要负责人无一受到法律制裁。“用财消灾”现象背后体现的美国相关法律体系的漏洞,已长时间饱受诟病。

为穷凶极恶的行为买单带不来正义。但今天,这样的丑事在这里发生了。他们有大把钱,这些钱从丧生的矿工兄弟们的脊梁上榨来,而这些大把的钱现在能买到这几十条人命,罪人却逍遥法外。

——遇难者家属朱迪·皮特森        

[事故回放]

奥巴马逐一念出遇难者姓名

2010年4月5日下午3点27分,西弗吉尼亚Upper Big Branch煤矿井下1000英尺处发生爆炸,两人受伤,29人遇难。人们认为爆炸是不良的井下通风设施致使瓦斯浓度升高的结果。当时,保养不善的机器在钻进砂岩时擦出火花,点燃了天然瓦斯和大量爆炸性的煤粉尘。由于洒水系统不能正常运作,只能任由爆炸在底下隧道蔓延7公里,许多人当场遇难。由于高浓度的瓦斯,救援工作几度暂停。

4月25日,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出席遇难矿工的悼念仪式。在致辞中,他逐一地念出全部遇难者的姓名。

美国司法部6日宣布,美国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已经同意支付2.09亿美元了结有关一起矿难事故的刑事调查。这笔款项包括对遇难者家属的赔偿、向监管部门缴纳的罚金以及安全生产投资等。目前已有部分遇难者家属接受协议,另一些人则对未制裁责任人的结果极度不满并提起诉讼。

赔偿协议:每名遇难者家属获150万美元

这笔款项中,阿尔法公司向每名遇难者家属支付150万美元赔偿金,总额共计4650万美元;向矿山安全和卫生署缴纳3480万美元罚金;投资至少8000万美元用于改进煤矿安全生产措施;投资4800万美元建立一项煤矿健康和安全研究基金,用于资助有关提高煤矿安全性的学术研究。

2010年4月5日,矿难发生时,该煤矿为美国梅西能源公司所有。

2011年6月,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并购梅西能源公司,获得该煤矿的所有权。

协议是在联邦矿山安全和卫生署针对该煤矿的安全调查报告出炉后达成的。报告中称,该煤矿有369个安全违规项目,其中12项与爆炸直接相关。

遇难者家属:亲人没有价格,要公司高管入狱

阿尔法公司发言人特德·帕尔说,目前已经有8个家庭与公司达成协议,每家收到了约150万美元。还有3个家庭正在协商中。剩下的遇难者的亲属们已经提起了诉讼。

遇难者家属说,不能给失去的亲人贴上价格标签。他们认为公司的高管必须对恶劣的安全状况负责。

遇难者班尼·魏灵海姆的女儿米歇尔·麦肯尼说:“我对钱不感兴趣,父亲是无价的。”

“我不会与害死我儿子的人和解。”帕蒂·夸尔斯说。她的儿子加里·韦恩是遇难者之一。 “他们必须进监狱。”

后续调查:检察官称有人存在“已知的犯罪”

该协议仅了结了针对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的刑事调查,针对相关人员的刑事调查仍在进行。这意味着,当时拥有这个煤矿的梅西能源公司的前高管们仍有可能面临犯罪指控。

“我要再次强调,针对梅西公司与事故有关的个人的调查仍在继续。”联邦检察官布兹·古德温说。古德温称他的调查已经“发现了犯罪行为”。

西弗吉尼亚南大区的助理联邦检察官斯蒂芬·路比称,协议不包含检察官可能针对个人提起何种指控的细节,那样会妨碍调查。他暗示细节可能导致证人遭到威胁。

路比称,梅西公司的某些员工存在“已知的犯罪行为”。协议指出,梅西公司的员工违反卫生与安全规则给出了误导性的说明,妨碍了对煤矿的监管。

“它(阿尔法公司)不是一个人,也不是生物,它不能进监狱。”古德温说。

[观察]

煤矿安全事故为何仅判轻罪

尽管负责的检察官表示针对公司高管的调查仍在进行,但一些律师和煤矿行业观察者对严惩相关责任人并不抱太大希望。他们指出美国煤矿安全法律存在很多漏洞,亟需改进,但却有各种各样的势力在阻拦这个进程,让第一线的矿工们仍被暴露于危险中。

律师:对企业高层立案存在很大难度

西弗吉尼亚南大区的助理联邦检察官斯蒂芬·路比表示,事件的处理明显倾向于保护阿尔法公司,令其免受刑事制裁。

家属希望公司高管获刑。“但他们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些人会获刑。这也是他们的心头病。”代表两名遇难者的家属的律师马克·莫兰德说。

根据美国的联邦采矿法案,涉及安全的事故,只要不存在伪造记录,都被当做轻罪来处理。律师表示,这样的法规使得给梅西公司的高层立案存在很大难度。

在此案中,总共18名梅西公司的高管拒绝接受联邦调查人员的质询,他们搬出宪法“第五修正案”作为拒绝的理由。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属于权利法案的一部分,它规定了民众所应该拥有的多项权利,其中一条是不得被强迫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自证其罪。

目前,仅有爆炸发生时在场的矿井保安主管休吉·斯通沃受到刑事指控。但关心此案的观察家称斯通沃的职位过低,对他的惩罚远远不能平息受害者家属的怒气。

政客:建议修改相关法规

此前,一份采矿法案的修正提议在上一届国会即将结束的时候上交到众议院进行审议,但由于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中的一名民主党人士抨击其彰显了采矿行业对议员的“刻意游说”,该提议最终归于流产。该提议的发起人,加利福尼亚的民主党代表乔治·米勒呼吁国会“修正那些任由矿井经营者让矿工处于不必要的危险中的‘千疮百孔’的法规。”

另一名代表遇难者的律师托尼·欧配嘉德说:“即便这是40年来最严重的矿难,我们却根本没法找到可参照的联邦法条。”

对此,曾独立调查该案的前联邦煤矿安全检察官达维特·麦卡蒂尔表示,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国会修正相关法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这种形势下,更多的立法努力固然需要,但保障安全的强制性手段无疑首先是加大罚款力度。”麦卡蒂尔说。

“(以往的)这些法规大都没有切中要害。”皮博迪能源公司高级副总裁维克·史维克说。“煤矿安全健康局仍应该对煤矿安全的进一步保障做出更多努力。他们虽然给出了很多规定,但都没有能很好对症下药,安全事故仍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