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再造独联体 拟2015年正式建成欧亚联盟

普京推动独联体一体化进程,是一以贯之的;普京对苏联地缘利益的怀念,同样是一以贯之的。通过独联体这个平台,独联体国家成立了自贸区,开始实行货币一体化计划,并计划在2015年正式完成对欧亚联盟这个超国家联盟的建设

2013年,是独联体国家“生态文化和环境保护年”。随着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摩尔多瓦等国家对独联体自贸区协议的陆续批准,新的一年,独联体自贸区协议也正式生效。

在此之前,独联体内部国家多是进行双边或多边贸易协议。从此,独联体内部将实现统一的关税政策。

然而,在独联体进入第22个年头之际,这一年更大的意义在于,其“货币一体化”协议终于得以正式开展。

“在哈萨克斯坦,在任何独联体成员内部,我们以后都可以互相兑换货币,进行贸易结算。”哈萨克通讯社记者鲁斯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俄罗斯独联体研究所副所长弗拉基米尔·扎拉欣认为,这是独联体经济一体化进程的重要一步。

一以贯之的一体化

2012年12月5日,土库曼斯坦,独联体首脑峰会,11个与会首脑签署了“货币一体化”协议。

第二天,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媒体批评包括“货币一体化”协议在内的一系列举措是俄罗斯妄图在独联体地区内“复辟苏联”。

“我们不要搞错了。我们清楚他们的目标,也正努力找出延缓或阻碍其实现的有效方法。”希拉里说。

卡内基和平基金莫斯科研究中心主任特列宁对《中国新闻周刊》开玩笑说,“希拉里此言一出,世界媒体便知道了‘苏联’‘复辟’两个关键词。很少有人去关心,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中,关于独联体峰会,及独联体自贸区协议生效、货币一体化协议的签署,都少之又少。倒是随后几天,关于美国家庭抚养俄罗斯孤儿的争吵,占据了大量媒体空间。

“谁会真正关心独联体的发展,除了他们自己?”特列宁反问。

“如果真有另一个关注者的话,就是美国。但是从经济上看,美国在独联体地区的利益其实很小。显然,其政治意图大过于经济意图。”俄罗斯独联体研究所副所长弗拉基米尔·扎拉欣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事实上,普京推动独联体一体化进程,是一以贯之的。普京对苏联地缘利益的怀念,同样是一以贯之的。

早在2000年2月9日,普京在《共青团真理报》报社现场回答读者的热线电话,有人提问“您怎样看待苏联解体?”

普京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引用俄罗斯家喻户晓的一句话说:“谁不为苏联解体而惋惜,谁就没有良心;谁想恢复过去的苏联,谁就没有头脑。”

普京还曾说,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这也解释了前面那句来自俄罗斯民间的话语:僵化体制需要打破,但伴随其破碎的还有团结的苏联民族。

2005年5月,普京在接受德国记者采访时谈到,独联体地区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问题,正是因为“我们在泼水的时候,连同孩子一起倒掉了”。

普京的解决之道,正在于将后苏联时代分开的独联体重新团结起来。

“俄罗斯出于自己国家战略需要,极力要在独联体国家推行一体化进程,欧亚经济共同体、关税同盟、欧亚联盟,都是在原苏联地区实现经济一体化很重要的想法。”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任邢广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独联体三雄

此前,媒体曾预测,确定签署的国家将只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6国。而经过一天的会议,与会的11个国家领导人都签署了这项协议。

俄罗斯驻土库曼斯坦大使布洛欣甚至在会前对媒体表示:“由于这一协议并不是封闭性的,因此如果在经济上这一协议具有合理性而且具有益处时,没有签署这一协议的阿塞拜疆、摩尔多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乌克兰始终可以加入这一协议。”

实际上,今天独联体11个成员国中,土库曼斯坦和乌克兰都是非正式成员国。而在其余9个成员国中,凝聚力最强的3个国家,当属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这3个国家在推动独联体一体化,特别是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了领头兵的作用。

独联体内部,一个重要的组织就是关税同盟。而其发起者,也是迄今仅有的3个成员国,正是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

而另一个正在建立中的独联体内部经济组织欧亚联盟,从概念上说,欧亚联盟首次是由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于1994年在莫斯科大学演讲期间提出的,并在2011年10月,由俄罗斯总理普京以欧盟为基础而提出并引发关注。

2011年11月18日,同样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3国总统签署了一项协议,设定计划到2015年建立欧亚联盟。

该协议包括未来整合的路线图,并建立欧亚委员会(以欧盟委员会为蓝本)和欧亚经济空间,这两项计划从2012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

“并不存在‘铁三角’的说法。”鲁斯曼解释说,“那应该是外界对独联体合作表面现象的不完全概括。”

但他也不可否认,三国作为后苏联时代的“老搭档”,在独联体自贸区的前进中,的确合作得不错。

“作为苏联从经济、地缘上的直接继承国,俄罗斯当然有着巨大的失落感,以及随之而来的责任感。”美国智库外交政策委员会俄罗斯专家史蒂芬·希斯坦诺维奇说。

而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作为俄罗斯地缘邻居及传统盟友,则继承历史与其组成了稳固的三角搭档,也成为独联体进一步合作的基础。

野心更大的欧亚联盟

“这次货币一体化,在操作上虽然只是本币结算,并不是发行类似欧元的单一货币,但会让独联体国家内部的贸易结算更加方便。”俄罗斯独联体研究所副所长扎拉欣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尽管他否定,独联体自贸区内会有类似欧盟的“三步走”经济计划,但他仍然认为,“目前的协议是迈向单一货币协定的可喜的一步。”

欧盟的一体化模式是,从关税同盟到经济共同体,到货币一体化。

作为俄国人的扎拉欣,认为独联体国家除了一体化“别无选择”。而美国智库外交政策委员会的俄罗斯专家史蒂芬·希斯坦诺维奇则并不完全认同。

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比如乌克兰,就在2006年退出了独联体,虽然现在它还是独联体事实上的成员,但它仍然在欧盟和独联体之间摇摆。”

不过,欧债危机下,乌克兰的秤杆开始显得向独联体倾斜。无论如何,此次“货币一体化”协议的签署,正表明一直相对“脆弱”的独联体,正在向着成熟的体制发展。

“或许将来会有统一货币在独联体内发行,但情况总体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扎拉欣并不对未来可能的单一货币做具体预测,但他说,“事实上,独联体内部的许多国家,主要是用卢布结算的。”

不过,这并不表示后苏联地区就已经是铁板一块了。因为从一开始,波罗的海三国作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就没有加入独联体。另外,众所周知,2008年俄罗斯出兵格鲁吉亚,导致格鲁吉亚随后退出了独联体。

 

“散开的苏联国家,很容易变得越来越散。因为重新团结需要考量、整合各自利益。对于中亚国家来说,当然也包括俄罗斯在内,上合组织就是一个选择。俄罗斯的确是欧亚的桥梁,但桥梁那边还有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特列宁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普京曾将独联体称作是“原苏联地区讨论各种问题的重要平台”。通过这个平台,独联体国家成立了自贸区,开始实行货币一体化计划,并计划在2015年正式完成对欧亚联盟这个超国家联盟的建设。

欧亚联盟,作为经济一体化向政治、军事一体化的承载机构,无疑也让独联体这个平台变得更加坚固。

而不论种种合作步骤之间是否有章法可循,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原来随着苏联解体松散开的成员国,正在建立一种新的合作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