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麦克阿瑟老爹给他留下的“遗产”,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啊

世人皆知麦克阿瑟光环闪耀,论实战却未必技高一筹。朝鲜一战,更让人戳破了其“纸老虎”的真面目,轻浮、骄傲、无能,又演技逼人。可谓演说家中的最牛军人,军界中的最牛演员。

但在美国人心目中,他就是个英雄。

世上从来没有无来由的荣誉,麦克阿瑟在美国军中地位为何如此显赫?飞春读传今天就来扒扒这段历史——麦克阿瑟的发迹史,他,一个陆军中的“花花公子”,如何成为一枚万人仰慕的陆军将军的。

(1906年,中尉麦克阿瑟)

一、老爹去兮,老娘空房

死人总不是个啥好事。

但这是大众口味。

对32岁的苦逼上尉麦克阿瑟来说,却未必如此。

那天,他老爹去参加退休老兵战友会,一大批卷毛白发在饭店忆当年岁月稠。

战友们请这个3星将军老司令,上台说几句激动澎湃的话。

可他刚动情,就发觉身体不受支配了。“战友们,我很累,无法继续说下去了……”话音刚落,老麦就瘫倒在了椅子上。

这是麦克阿瑟老爹去世前说的最后一句话。67岁,他老爹因为心肌梗塞而猝然离世。

现场意外的另一出是,见到老麦瘫倒后,现场大乱,另一名老兵去抢救他时,也因为激动而心肌梗死,几分钟内两个老人突然不省人事,令人唏嘘不已。

看来,有心脏病的老人,是不能轻易激动的。

此时是1912年9月,陆军上尉麦克阿瑟处于人生低谷,在他服役的陆军第3工兵营混日子,毫无建树。

父亲的离世,让陆军上层重新注意到了他的家庭。

这个为国立下汗马功劳,戡平菲律宾殖民地叛乱、坐稳美国远东利益的3星将军,一生有2个儿子,大儿子常年在海军服役,小儿子麦克阿瑟在陆军当工兵,去年2月31岁升的上尉。他曾是西点成绩最好的学员。

令人感到不能袖手旁观的是,这个家庭随着老将军的离世,没有人能够照顾他的遗孀了。2个儿子都在兵营,老母亲深染重疾,孤独无依。

在此情况下,麦克阿瑟写了一封信,请求调回华盛顿陆军司令部,方便照顾母亲。

申请很快批下来,他如愿以偿,入了军部。

这是老爹离世留给麦克阿瑟的第一笔遗产:工作调动的机遇。

第二笔遗产,是老爹的昔日部下,现在的美国陆军参谋长,伦纳德·伍德。

在伍德的提携关照下,麦克阿瑟在陆军司令部一路升迁,飞黄腾达。

1899年,麦克阿瑟的老爹在美西战争中

二、机遇来兮,“彩虹师”创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世上人生莫不如是。

麦克阿瑟老爹的去世,让他有理由进入陆军司令部。在那里1年后,他被伍德参谋长调到陆军参谋部,从此进入陆军“智囊团”。

这,是他日后步入将军序列的重要转折点。

在参谋长的庇护下锻炼1年后,麦克阿瑟迎来的人生中的第一次战事:1914年7月28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战始,美国宣布保持中立。

1年后,威尔逊总统宣布有必要参战,并着手拟定陆海军扩军方案。

当时的美国,陆军正规部队数量少,有人建议向欧洲派出50万正规军。这一点麦克阿瑟不苟同。

他此时已升为少校,向总统直言不讳地说,陆军正规部队太少,经验太珍贵,不应该把最精华的兵力全部送到国外打仗,做无谓的牺牲。

美国应该实施志愿兵役制,发挥国民警卫队的潜能。把正规军的军官和军士分散下去,去当警卫队的军官,训练他们成为正规军标准的部队。

这样,美国就能提供数百万的志愿兵,迅速扩军参战,还保存了自身实力。

据说,麦克阿瑟和陆军部长2人在威尔逊总统的办公室里说了1个多小时,威尔逊认真地听着。最终采纳了麦克阿瑟的建议。

于是,国民警卫队成了参战的主力。

(彩虹师旗帜)

当时,美国的警卫队师也正在组建,成形的就2个,但单独动用哪一个都不妥。麦克阿瑟又建议,从26个州的警卫队中各抽调一部分,组成一支代表全美国的全新远征军,“像一道雨后的彩虹照耀全美”。

大家为此建议鼓掌,一支名曰“彩虹师”的部队,就这样建起来了。

这就是美国欧洲远征军。

麦克阿瑟因一手策划,被破格提拔为上校,任该师的参谋长。

此时,他37岁。

由于该师的师长是个行将退休的无能将军,所以年轻有为的麦克阿瑟,就成为该师的实际领导人。从组建到装备到训练,细化到行军帐篷的配备,都是麦克阿瑟一手负责下来的。

1917年10月,2.7万人彩虹师登上运兵船,开赴法国,和英俄协约国一起,向德国开战。

(1917年8月,彩虹师出征)

三、公子哥兮,勋章耀眼

在法国战场上,麦克阿瑟有个“花花公子”的称号。

他的花不是因为两性关系花,而是因为穿得花,性格独立特行。

一个军帽好好的,他却把冒顶圈取下,使帽子随意变形,这样戴头上似乎更酷。

一条7英尺的围巾,在战壕冲杀时总是不离脖颈,而且是紫色的,这样似乎更飘逸。

还有锃亮的长靴、大翻领的妮子大夹克,以及手中的形影不离的指挥鞭

这些都构成了他不羁的写照。

但作为军人和参谋长,他也有着名副其实的个性。

(法国战场的麦克阿瑟)

比如,他虽然从不戴钢盔,但在战壕打仗时,从来不蜗居后方营帐,而是和士兵站在一起,待在战壕中。

冲杀令一下,他总是第一个跳出战壕,向前冲,不是“弟兄们,给我上!”而是“弟兄们,跟我冲!”

他不戴钢盔,却也不怕被炸,狂妄地说,“炸死我的炸弹,德国人还没有造出来呢”。

他虽然上战场不带武器只带鞭,但在一次夜袭德军中,他带领突击队俘获了600人,自己还用指挥鞭当枪头,从后背顶住一个上校的脊背,活捉之。

有时,他因拒绝戴防毒面具而轻微中毒。

一次夜袭自己中毒,险些双目失明,但他坚持留在阵地。上面军官来看望他,他立誓说,不拿下此地,你就把全员官兵列入死亡名单,“并把我的名字列在首位。”

他最大的特色,就是经常身体力行,组成突击队员深入敌方阵地搞突袭,短兵相接,与敌人搏杀,为此常死伤折半。

他的军中名言是:“战斗的人才是真正的士兵。”

他还创造了一种战法,即先舍弃自己的阵地,诱惑敌人占领,然后杀回来重炮击之。

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一个出谋划策的“参谋长”,就这样事事冲锋在前,搞晕德国佬,一时成美谈。

美国人称其勇,法国人赞其名。

(1918年,美军抵达法国参战)

连彩虹师的全体官兵,最后在战事结束时,也送他一个金烟盒,上刻字:“献给勇敢的人们中最勇敢的人。”

一战彩虹师前线参战224天,实际战斗162天,2.7万人伤1.4万、亡2713人,用麦的话说,最大的满足是自己训练了一支“英勇无畏、勇往无前、有条不紊、独特风格”的部队。

当然,最大的赢家还是他本人。

1年不到,他获得2枚优异服务十字勋章、1枚服务优异勋章、7枚银星勋章、2枚紫心勋章。除了这10多枚令人羡艳的美国军中至高荣誉之外,还有数枚外国发给他的勋章。

可以说,麦克阿瑟是一战中获得勋章最多的军官。

连曾对他领军风格不满的远征军司令潘兴,都赞他是“我们所有的最伟大的将领”。

这成了他晋升的资本。

人生好像打游戏,升级一次很艰难。光靠一个人做任务、刷经验,累死,关键时刻最需要来一个双倍提升。

这个事半功倍的提升,就是麦克阿瑟的老娘。

此时她虽然66岁,却在家乡每天关注着前方战事的新闻,他把有关儿子的报道全部收集下来,精心作成剪报。然后给潘兴写信,求他给儿子晋升为将军。

在老娘的助攻下,麦克阿瑟从战场没回来,就被提升为了准将。1918年11月德国投降时,他已升为彩虹师的师长。

(1918年9月,准将麦克阿瑟在法国)

就这样,38岁的麦克阿瑟步入美国将军序列,虽然是一颗星,也是名副其实的将军了。

有个死去的老爹,有个助攻的老娘,有个独立特行的标签,还有一串耀眼的勋章,这就是38岁麦克阿瑟的“发迹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