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禁公款宴请令”后武汉胃肠病患者减少

近期,36岁的徐先生总算是松了口气,自从“禁公款宴请”令执行后,他再也不因春节应酬而揪心了。用他的话说,“再也不用怕三天两头醉醺醺,再也不会一周去一次急诊室”。

“禁公款宴请”令下达半月之久,昨天记者从我市各大医院急诊室、120急救中心、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以及部分事业单位了解到,最明显的是胃肠病患者减少了,醉酒人数减少了,因为害怕应酬而年年发愁,最后被迫去精神科的人也少了。

喝酒伤胃的患者减少了

提起去年春节,36岁的徐先生就直摇头,“过了个稀烂的年”。

徐先生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副科长,去年铆足劲陪大大小小的领导们吃年饭,就为了去掉头上的“副”字。于是从兔年应酬到龙年,餐餐都在外面吃,醉酒了就去急诊室,胃疼也进急诊室,最后因为胃出血,干脆住院了。

从去年12月底开始,徐先生就开始了莫名的恐慌,又进入“年饭季”了。为此,他赶紧屯了一批解酒药。近期,政府下达了“禁公款宴请”令,他顿时轻松了很多,尽管还是会有应酬,但没有往年那么频繁。

对此,解放军161医院急诊科巩博医生也感触很深,今年的醉酒患者、急性胃肠炎患者少了许多,以往那种酒精中毒、醉酒呕吐昏迷的患者,今年也很少看到。

职场人士不再“愁年”了

记者还从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武汉市心理医院了解到,往年春节临近时,焦虑症患者明显增多,但今年就少多了。

45岁的赵先生是一家单位的人事科科长,临近年关应酬就多了,来送礼请吃饭的应接不暇。平时工作本来就辛苦,人一直疲惫不堪,每逢年关赵先生就陷入焦虑,晚上根本睡不着。

武汉市心理医院专家刘连忠说,年关焦虑,初看是因为太忙,实际上是“愁年”焦虑。他接诊的不少焦虑患者都说,一听到要去哪里哪里吃饭,人就莫名烦躁,因为吃饭免不了喝酒,免不了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一顿饭下来,人就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虚脱了。

但今年“不一样的年饭”,实实在在给不少职场人士减了压,不会再“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