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儿童消失之谜:揭开现代奴役市场黑幕

“很多人刚刚离开了,因为这些人都不相信我们。”

女孩卡尔图(化名)因为不被理解,一气之下跟其他伙伴一样,从伦敦庇护所逃离了。15岁时,卡尔图从埃塞尔比亚被贩卖到阿拉伯国家,随后又跟着一个家庭辗转来到伦敦,为他们工作,也受尽虐待。

这个瘦小的女孩,在一个寒冷的冬天从“魔窟”逃了出来。卡尔图光着脚在街上不停地跑着,四处“抓”路人寻求帮助。最终,伦敦庇护所成为了卡尔图最后的支柱。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这根救命稻草在她拼命想抓住时,却不断滑落:因为使用的假护照,她无法证明自己是谁,也不被相信和理解。

卡尔图的处境,只是冰山一角。

据英国反奴役儿童慈善机构(ECPAT UK)统计,全世界每年有550万儿童被贩卖,市场估值每年超过120亿美元。暴利让人口贩卖屡禁不止,而难民危机爆发后的欧洲,便是重灾区之一。

而对于某些被贩卖儿童而言,庇护所却变成了另一个地狱。今年3月份,荷兰的一项调查结果,让外界严重质疑欧盟国家为防止贩卖儿童所做的努力。这些各地设立的庇护所,由于儿童集中,正成为人口贩运集团的一个中转站。

有吸引力的贩卖地:英国

某一个温暖的冬日里,荷兰北部的小村庄十分宁静。几片落叶在砖房门前旋转了几圈,躺落到地上。砖房门上的监控摄像头,盯着眼前的一切。里屋,曾遭受贩卖的儿童在这里聚集玩耍,接受保护。其中不少孩子来自遥远的亚洲国家越南。

在这看似温馨安全的场景下,却藏着令人担忧的事实——庇护所里的孩子在不停地消失。

据《卫报》3月份报道,荷兰一个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的5年里,至少有60名越南儿童从荷兰庇护所消失。荷兰警方以及移民局官员怀疑这些孩子最终都被送往英国从事大麻生产和美甲沙龙工作。

荷兰警方经过调查发现,英国一直被认为是有吸引力的贩卖目的地。而贩卖路线一般为贩运集团从越南贩卖儿童,通过东欧、荷兰、德国和法国等地,最终将这些儿童贩卖至此。因为在英国,被贩运的儿童每月可以在大麻农场和美甲沙龙上赚几千英镑。

荷兰当局怀疑失踪的越南儿童最终进入了英国的美甲行业。

半岛电视台记者曾经通过暗访,揭露了这个深藏在英国的现代奴役市场。

生于越南中部义安省的Tuan,被贩卖至英国时只有15岁。在卡车上度过9600千米的车程后,他被带到了一座大麻种植园里。当他第一次在种植园里工作时,他以为自己是在种植蔬菜。

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来到越南以外的国家。5岁时,Tuan的父亲去世。全家靠着母亲在支撑,但厄运再次落到这个家庭头上。Tuan的母亲因为生病,不得不借高利贷以生活下去。

在Tuan十岁时,他的母亲也去世了。而他,则被送进了当地一座修道院里的孤儿院。平静的生活很快被打破。债主不断地找上门来,要求修道院签署协议移交Tuan的家庭财产以偿还借款。修道院拒绝后,债主切下了Tuan的手指并送到修道院作为警告。

为了保全Tuan的性命,修道院无奈答应了。但债主想要的更多:他们打算让Tuan以奴隶的身份在一家仓库工作。

厄运再一次降临。在Tuan15岁时,他被贩卖到了英国的大麻种植园里。而许多安全到达英国的越南女性则在美甲沙龙里工作。在半岛电视台的暗访中,一个沙龙老板的妹妹告诉他们,她被装在一辆运载煤炭的集装箱货车的后部运到英国,全身涂满汽油,以防被警犬发现。

英国官方数据显示,每年有数百名越南儿童被贩运到英国,但这仅仅是能统计到的数据,实际数字被认为要高得多。

ECPAT UK的数据显示,2018年,英国确定的3137名潜在贩卖对象中,英国本国的儿童占据了45%,紧随其后的便是来自越南的儿童,占10%,其他原籍国包括苏丹、阿尔巴尼亚、厄立特里亚、罗马尼亚、伊拉克、阿富汗、尼日利亚,伊朗和埃塞俄比亚等。

现代奴役模式

由于贫穷、人口众多和区域发展不平衡,加之买方市场一直庞大,越南的人口贩卖案层出不穷。

越南两名人贩子曾向卧底的半岛电视台记者吹嘘,三万两千美元就能把他们送到英国,一万七千美金的价格则可把他们送到欧洲大陆。他们讨论了途径俄罗斯、波兰、德国和法国,最终到达英国的路线。人贩子甚至表示,他干这一行已经十几年,知晓一年中最好和最差的时机。

通常,人贩子会利用虚假的工作承诺和贫困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憧憬,骗取一些家庭的信任,让他们相信只有这样才可以给下一代更好的生活,自愿交出自己的孩子。越南的人贩子声称在英国找工作很容易,并且反驳了记者提出的可能落入现代奴隶制的顾虑。

然而现实却是,孩子们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国际移民组织2018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接近半数的拐卖儿童事件背后都有家庭成员的参与。

这些孩子一到目的地,就会被贩卖者切断与家人和外界的联系,他们无法求助,对陌生的环境也一无所知。有些孩子可能会被告知家人欠了贩卖者很多钱,他们必须努力支付这笔费用,为了偿还,孩子们不得不接受劳动剥削和虐待。

在被贩卖至英国的大麻种植园后,殴打和捆绑,成为了Tuan要遭受的日常生活之一。而辛苦的劳作后,换回来的仅有面包、土豆和水。“我只能靠一条毯子在仓库睡两三个小时……我很痛苦。死亡可能更为舒服。”Tuan绝望地说到。

而除了劳动剥削,有些被贩卖的儿童遭受的则是性剥削和摘取器官等。对于想要逃离的儿童,贩卖者们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让他们“听话”。有些孩子被救助机构救助后会因为被贩运集团恐吓,选择再回去。有些贩运集团则会打造一个精神领袖,以此来牢牢掌控这些孩子。

欧洲难民危机爆发后,贩运集团除了从越南贩卖,也开始将魔爪伸向无数涌入欧洲的难民儿童。

一名移民儿童从马其顿边境步行进入塞尔维亚。

据拯救儿童组织(Save the Children)统计,在欧洲难民危机大规模爆发的2015年,就有26000名无人陪伴的儿童进入欧洲。而据欧盟刑事情报机构统计,至少有10000名无人陪伴的儿童难民在抵达欧洲后失踪,数千名儿童甚至在政府登记后,也消失了。

许多人担心这些儿童将落入贩运集团手中。“最令人恐惧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失踪的儿童在哪里,他们发生了什么,完全空白的信息让我们担忧。”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英国副执行董事莉莉·卡普拉尼(Lily Caprani)说。

她表示,现有的贩运路径是将受害者送入性行业,毒品交易和家庭奴役,但难民危机的规模可能会改变这个犯罪网络。

不完善的救助机制成“帮凶”

为应对愈演愈烈的儿童贩卖情势,欧洲各国开始采取措施,以寻找和保护这些被贩卖的儿童。

事实上,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便有针对人口贩运的国际多边立法,但效用甚微。

随着人口贩运问题逐渐严重,2003年到2004年间,国际社会制定的新国际公约《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和它的两个相关议定书《巴勒莫议定书》和《打击偷运移民议定书》开始生效。

到目前为止,这仍是国际社会在应对人口贩运方面最重要和最根本地位的国际法律文件。

而在欧盟,超过半数的国家已经在打击人口贩运实践中建立起了国家转介机制(NRM),形成目的地国、过境国和原籍国的全面运转机制,以确保对受害者进行甄别、拯救、心理咨询、帮助返回家乡和再融入社会等。

目前,荷兰的南部和北部各有一个孤身儿童庇护所,当收容寻求庇护者中央机构(COA)发现寻求庇护的孩子有被贩卖的风险时,他们就会将其送往这两个庇护所。

与荷兰一样,儿童贩卖目的地的英国,也在各地搭建了庇护所,以拯救和照顾这些儿童。这是NRM机制的一部分。

然而,庇护所并不能完全保证孩子不被贩卖,反而正在成为贩运集团的据点。

据《卫报》报道,荷兰北部城市庇护所的协调人表示,这里就是被贩儿童前往英国的中转站。由于这些非法进入国境的孩子可以待在庇护所里不被遣返,不少东欧国家的贩卖团伙经常会来这里接走孩子。

然而在该问题上,荷兰政府不以为然。在荷兰司法和安全大臣马克·哈伯斯(Mark Harbers)看来,之前的失踪调查中并没有发现犯罪的直接证据。

《失踪人口》报告撰写者之一的简?亨特(Jane Hunter)称,“被贩运儿童的失踪率是其他儿童的30倍以上。”而在英国,情况同样如此。

据英国政府官方统计,2017年,2118名儿童被转入NRM,比前一年增加了66%。但英国两家慈善机构的研究显示,2017年,英国地方当局照顾的被贩卖儿童中,将近四分之一已经失踪了。

不断冒出的真实数字,引发了人们对当局的质疑:政府是否有能力为被贩卖儿童和无人陪伴的儿童提供安全环境。

事实上,庇护所失踪的儿童除了被贩卖,还有不少是自己选择了逃离。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9日,难民在希腊雅典的庇护服务中心外游行抗议,要求与在德国的亲人团聚。

当卡尔图疲惫不堪地逃到儿童服务中心时,迎接她的却是五个小时的询问,并且工作人员不相信她的年龄和故事。在被照顾期间,她离开了。直到她被警方找回,该中心才向她道歉,给她妥善的安置。

卡尔图的处境,只是缩影,但也并非所有人都能像她如此好运。

这些被贩卖的儿童在逃到庇护所后,经常无法忍受工作人员反复的询问和漫长的救助等待。

“她看起来冷冰冰又专业,而我只是希望她能问我一句,你还好吗?”

“他们只会认为我们是很糟糕的人。”

“我只会给他们想要听到的答案。”

显然,一些庇护所忽视了被贩卖儿童的心理创伤,甚至存在歧视和冷落。

这让一切都近乎失控。尽管被贩卖的儿童受到了照顾和保护,但他们还是开始在地图上研究路线,打磨刀具以备撬开窗户,最后利用火警掩护逃离。对于他们而言,庇护所更像是“牢狱”。

工作人员曾向《卫报》表示,他们一直试图阻止孩子逃跑,但很少成功。COA负责人约翰·范德·海伍(Johan van der Have)无奈地表示:“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措施,这些未成年人还是会消失。”这些逃离的孩子,如今很多已经下落不明,不排除再落入贩运集团手中。

事实上,NRM存在的不足,已经让这个护理系统错漏百出,但这并不能让一个地方当局独揽罪责。

荷兰人口贩运问题报告员赫尔曼?博哈(Herman Bolhaar)认为,儿童贩卖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无论在荷兰还是在其他国家,这个问题都应该被引起重视。“我们需要全球共同调查,来确定这些孩子究竟在哪里。”他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