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万人的荷兰公司,却掌握全球芯片的命脉,8亿一台机器供不应求

因为高通和ARM对华为的断供,让对芯片行业涉足不深的国人知道了台积电的存在。同样也接触到一个全新而又陌生的名词——光刻机。而如今华为之所以在芯片行业面临被断供风险的情况下依旧古井无波,主要原因便是还有台积电这个代工厂的支持。

而实际上,在台积电背后却有一个拥有1.9万员工的荷兰公司,它才是真正掌握着全球芯片的命脉。如若这家公司不卖给台积电光刻机的话,那即使强大如台积电也会陷入捉襟见肘的境地。

这家公司就是荷兰的ASML,作为如今全球唯一一家能生产出高端光刻机的厂商,其制造的目前最先进的光刻机EUV,一台的售价甚至高达8亿元人民币。但即便是这样,每年EUV的订单还是供不应求,包括三星、因特尔以及台积电在内的企业都是抢着预定。所以说,ASML每年只靠着光刻机就能“躺着”赚钱。

而之所以要靠“抢”,还是因为制作光刻机的成本过高再加上复杂的制造工艺的限制,即使是ASML每年也只能产出几十套设备。中国一家名为“中芯国际”的企业一直到2018年才勉强用过去一年的盈利抢到一台EUV光刻机,这也是中国的首台高端光刻机。

而ASML公司之所以能掌握全球的芯片命脉,甚至打败日本的尼康和佳能对全球芯片形成近乎“垄断”的局面,主要还是因为其背后的一众 “靠山”。当初这家公司可是一穷二白,就连自家员工都看不到未来。而后来它在联合了半路出家的ASMI公司之后,死马当活马医地四处找供应商“结盟”,并且还“大言不惭”地许诺分享利润。

而就是这个“高度外包”的决策,让ASML能快速地获取到各个领域最先进的技术,后来在其结盟伙伴的帮助下,ASML的实力倍增,之后更是获得了英特尔、三星以及台积电的巨额投资支持,有钱又有技术、肯钻研的ASML,仅仅用了10年的时间便将尼康和佳能斩落马下。

所以总体而言,虽说ASML掌握着全球芯片的命脉,但实际上它的背后却离不开西方的一众芯片领域的龙头企业的支持。但即便如此,ASML的成就,也足以令全世界仰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