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岛最后的抵抗部队,雷3219和大场荣

1944年7月9日,美军宣布已占领塞班岛,并开始在塞班岛上建立下一步进攻的基地。但塞班岛上日军的抵抗并未停止,最后一支成建制的日军部队要到1945年12月1日才投降。

美军在塞班建立的B-29基地

二战日本陆军第18步兵联队,代号雷3219,于1884年在名古屋编成,是日本陆军成立最早的联队之一。

从甲午战争开始,第18联队就是侵略的急先锋。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济南事变、长城抗战无不有第18联队参与其中。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第18联队又在第3师团旗下参加了淞沪会战、占领南京、武汉会战、徐州会战、鄂西会战、长沙会战、浙赣会战,可谓是罪恶滔天。

1942年7月,步兵第18联队由第3师团改隶第29师团(代号雷),驻东北海城,代号为雷3219。

1944年,由于太平洋战争形势恶化,日本开始将驻东北的关东军部队调往太平洋战场。

当年2月29日,第18联队乘坐的运输船崎户丸在塞班岛附近被美军潜艇鳟鱼号击沉,联队长以下2200人与船同沉(海战真是厉害,在中国横行了这么多年,一发了账,放岸上要杀多久?),剩余1800人被护航舰捞起送上塞班。

后来大多数人被重组后送到了关岛,但还是有600人最终被遗落在塞班,其中就包括卫生队长大场荣大尉。大场荣在这600残兵中又组织起了个225人的卫生队,但还没等他有进一步的作为,美军于6月15日在塞班登陆了。

大场荣陆军大尉

当时塞班岛上有三万多守军,但既无补给也无援军。在美军压倒性火力优势下战至7月初,日军已陷入绝境。守岛指挥官第43师团长斋藤义次中将遂决定发动自杀攻击,当问及岛上居民安排时,斋藤说:“居民与士兵再没有什么分别,他们应该加入使用竹矛冲锋也不要被俘。”但问题是岛上的主要居民是原住民而非日本人,此人可谓丧心病狂。

海军陆战队员劝说查莫罗妇女离开躲避处

7月6日上午,岛上三位日本军头,斋藤义次陆军中将、南云忠一海军中将、第31军参谋长井桁敬治陆军少将相约自杀以激励士气。三人吃饱喝足后拿短刀捅肚子,然后副官立刻枪击后脑毙命(怕疼,但要走个形式,真带种该用站着切的)。

7月7日黎明,剩余的4000多日军发起了最后的自杀进攻。最先是12人高举日章旗在前,成群的战斗兵紧随其后,再后是手持竹枪或刺刀的后勤人员,最后是几乎无武装的数百伤员拄着拐杖或互相搀扶蹒跚前进。

虽然美军早在被俘日军口中得知自杀冲锋的计划并预先构置了防御阵地,但在一阵又一阵连续不断的板载声浪中,疯狂的日军还是杀进了美军防线。当道的美军第105步兵团第1、2营近乎全灭,共死伤650人,但在这两个营拼死抵抗和团部连以及第10海军陆战团的支援下,日本人遗尸4300多具,全军覆没。双方激战15个小时,美军中竟有3人因在此战中阵亡而被追授荣誉勋章。

大场荣和他的卫生队也卷入这次疯狂的突击,消失在战场的漩涡里。

7月21日,美军登陆关岛,第18联队本部也追随大场荣等人而去,全军覆没。

美军在坦克掩护下搜剿日本残军

9月30日,日本军方推断驻岛部队已全员阵亡,于是大场荣得以特晋为少佐。

然而,大场荣并没有死,他带着几十名手下逃出了战场。后来大场荣又遇到了200多名恐惧美军而逃入丛林的平民,于是将平民组织起来安置在山洞和林中村落中。

靠着这些平民的支援和掩护,大场荣在当初的日军核心阵地塔波查山重建基地,以游击战方式不断袭击美军。由于动作快速而突然,大场荣的部队多次逃过美军的围歼企图。当时美军尚不知道大场荣的名字,给了他个狐狸的外号。

后来美军在巡逻中不断遇到或捕获平民及日本散兵游勇,在他们口中逐渐搞清楚了大场荣及其部属的情况,也曾喊话或留言劝降,但大场荣等人和大多数日本残兵一样不听不信不予理会。

日本正式投降后的1945年11月27日,美国人把塞班之战时独立混成第9联队指挥官天羽马八少将弄上塞班岛。靠着唱日本军歌,天羽马八成功引出了一些日本残兵并将自制的土造大本营正式文件转交给大场荣,要求他立刻向现地美军部队投降。

1945年12月1日,大场荣带领着46名部下唱着军歌走出丛林并向美军陆战队第18防空炮连投降。在正规的投降仪式上,大场向美军指挥官霍华德·G·古鲁吉斯(Howard G. Kurgis)中校交出佩刀,大场的手下亦交出了旗帜和武器。

大场荣及部下列队投降

​ 向美军指挥官献纳军刀

​低头鞠躬

与美军指挥官合影

投降后全员合影

大场荣的游击队是在塞班坚持到最后的一支成建制日军部队,他们一共坚持了512天。

日本政府确定大场荣仍存活后,原来给他的特晋就被取消了,最终军衔仍是大尉。要我说这日本人也真做得出来。

1952年,大场荣被丸荣产业雇用,后成为执行董事及发言人直到1992年。而1967年至1979年之间,亦为爱知县蒲郡市议会议员。

大场荣1992年以78岁去世,算是大难不死有后福的类型。

近年来随着日本右翼势力的增强和对战时日本军部的吹捧美化,大场荣的事迹也被挖掘出来,甚至被捧为名将。

2011年东宝映画上映了以大场荣一党为原型的电影《太平洋的奇迹—被称为狐狸的男人》,对其极尽吹捧。

但实际上,塞班岛的日军完全是被军国主义洗脑的一群穷凶极恶之徒。以斋藤义次为首的军队高层裹挟居民与美军作战,造成了巨大的平民伤亡。主要战斗结束后,又有大量平民百姓因日军愚弄宣传视美军为吃人魔鬼,扶老携幼跳海自杀,美国军舰甚至对悬崖中段开炮以阻止平民跳崖。在塞班死亡的平民多达22000人,简直是人道灾难。

而大场荣一干人等,一是被军国主义严重洗脑,二来手带血债使他们不甘也不敢投降。虽然在逆境下坚持的韧性可供借鉴,但拔高到什么精神则毫无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