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里的“白色死神”,党卫军上尉斯坦格尔

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在欧洲各地设立了大大小小一千多座集中营,其中在波兰修建了多座灭绝营,灭绝营虽然也属于集中营范畴,但它的功能与集中营还有所不同的。集中营主要以关押囚徒、奴役劳动为目的,而灭绝营的主要功能则是大规模、工业化流水线屠杀犹太人为主,奥斯维辛、马吉达尼克、索比堡、特雷布林卡都是建立在波兰的灭绝营。今天要介绍的这个人,曾先后担任过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灭绝营的指挥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神,他就是党卫队一级突击中队长斯坦格尔。

弗朗茨·保罗·斯坦格尔1908年生于奥地利,父亲早逝,家境贫寒,少年时的斯坦格尔就辍学打工养家糊口,尽管处境不佳,但斯坦格尔始终保持着一颗上进心,22岁那年他凭着自己的努力终于如愿以偿进入警校,成了一名警察,谁能料到,这样一个努力上进的年轻人,最终会走向歧途,变成一个丧失人性的杀人死神。

斯坦格尔很早就接受了纳粹的信条,他1931年就加入了纳粹党,这在当时的奥地利属于非法行为,正是他的这种“先见之明”,让他在德奥合并后有了出头之日,1938年5月,他加入党卫队,成为盖世太保犹太人事务部的成员。

1940年,斯坦格尔调到纳粹为消灭残疾人、精神病人和畸形儿童而设立的秘密机构T-4行动总部,成为杀人狂魔维尔特的助手(维尔特的资料请看我2019.3.27日文章),在维尔特的“言传身教”之下,斯坦格尔的观念发生了巨变,宝贵的人性,在他心里完全丧失殆尽。1942年4月,斯坦格尔被任命为新建立的索比堡灭绝营指挥官,在另一个杀人狂魔格洛博奇尼克领导下开始挥舞他的死神镰刀(格洛博奇尼克的资料请看我4.24日文章)。

红圈中是斯坦格尔。

斯坦格尔对集中营的建立和管理能力非常突出,他到达索比堡之后,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让这座新建的死亡营地开始“高效运转”,即大规模的用毒气室消灭犹太人,据统计,在斯坦格尔担任索比堡指挥官的半年时间里,约有10万犹太人在这里被屠杀。

由于另一座灭绝营特雷布林卡的管理混乱,让党卫队高层非常不满,1942年9月,“管理高手”斯坦格尔被调到了这座灭绝营。斯坦格尔果然特立独行,他下令在党卫队驻地大量种植鲜花和植物,因为“美好的环境可以改善心情”,尽管他掌握着集中营里犹太人的生杀大权,但他平时很少接触犹太人,也不亲自虐待犹太人。如果你认为斯坦格尔是对犹太人抱有恻隐之心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并不干预部下对犹太人的所有残忍行径,而是经常穿着整洁的白色制服,手拿皮鞭到处迅游,对他的下属们发号施令,他要做的就是维持灭绝营“正常”的屠杀进度,因此获得一个“白色死神”的外号。

白色死神斯坦格尔。

在斯坦格尔心目中,犹太人已经不是人,而只是一些随时可以被消灭的货物,他后来交代说:我本人对犹太人并无仇恨,但消灭他们是我的职业,我对我的工作很满意,我是个雄心勃勃的人,所以我必须完成任务。

斯坦格尔为何会变得如此冷血,这与他的“老师”维尔特密不可分,他后来回忆到:当我第一次来到特雷布林卡集中营的灭绝区时,看到维尔特站在埋尸坑旁,坑里是一堆堆犹太人发黑的尸体,维尔特问我:“我们该怎样处理这些垃圾呢?”这时我下意识的感觉到,这些都不是人,仅仅是一团团腐肉,他们就是些可以随意处置的货物或垃圾。所以,有时候我站在墙上,看见犹太人赤身裸体挤在一起,被鞭打、被驱赶,我心里从不把他们当成人,他们就是会跑动的货物。

1942年9月,斯坦格尔监督建造了规模更大的毒气室,并很快投入使用,这些毒气室24小时连续运转,每天最多可以屠杀2.2万人,斯坦格尔满意的对部下宣布:犹太人的归宿终于准备好了。

斯坦格尔被引渡回西德。

1943年8月,斯坦格尔跟随格洛博奇尼克来到意大利,在地利亚斯特,这帮经验丰富的杀人犯很快就建立了意大利第一座集中营和焚尸炉,他的老部下、索比堡集中营的刽子手瓦格纳后来也来到意大利,继续进行屠杀犹太人的罪恶勾当(瓦格纳的资料请看我5.28日文章)。

1945年初,斯坦格尔因病调回奥地利,成为一个武装党卫队军官,在阿尔卑斯要塞服役,可能正是他提前离开了集中营系统,才掩饰了真实身份,以至于让他趁机逃脱。

德国投降后,斯坦格尔被美军俘虏,后来被释放,1947年他被短暂拘留,盟军怀疑他曾经参与了T-4计划,开始对他进行调查。这让斯坦格尔惶恐不安,决定出逃,1948年5月,他与老部下瓦格纳一起逃到了意大利,在罗马教廷主教阿诺伊斯·胡达尔的帮助下,用红十字会的证件逃到了叙利亚,并在叙利亚生活了三年。

斯坦格尔在监狱里。

1951年,斯坦格尔一家从叙利亚前往巴西,在纳粹势力的帮助下,他在大众公司位于巴西圣伯尔南多德坎普的一家汽车工厂找到了工作,令人奇怪的是,与其他纳粹战犯隐姓埋名、东躲西藏不同,这家伙居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仍然高调使用弗朗茨·保罗·斯坦格尔的真实姓名,这的确是让后来的史学界百思不得解的事情。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斯坦格尔在奥地利驻巴西圣保罗的领事馆也是使用真实姓名进行登记的,但奥地利政府似乎把这个参与大屠杀的战犯给遗忘了,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反应,直到1961年才签发对斯坦格尔的通缉令,斯坦格尔在逃亡期间从未使用过化名,也不知道为何这么长时间之后才突然想起通缉他。此后,“纳粹猎人”西蒙·维森塔尔花了六年的时间追寻斯坦格尔的下落,直到1967年终于发现了他的具体位置,2月28日,斯坦格尔被巴西警方逮捕,随后被引渡到西德。这里也有个令人费解之处,巴西政府逮捕并引渡了斯坦格尔,但后来维森塔尔找到了瓦格纳,但巴西在逮捕瓦格纳之后却拒绝了许多国家的引渡请求,后来还将瓦格纳释放了,为何巴西政府对这两个人会区别对待?这又是一个未解之谜。

西德法庭以谋杀罪和反人类罪对斯坦格尔提起诉讼,斯坦格尔对指控供认不讳,但他辩称,这一切都是在执行命令,不承认自己是犯罪,他说:在警察学校,老师告诉我们,犯罪必须具备四个要素,即主题、目标、行为和动机,如果这四个要素缺少其中一个,那么就不能构成完整的犯罪过程。在(大屠杀)这个事件中,如果(纳粹)政府是主题,犹太人是目标,毒气室是行为,但我个人并不具备第四个要素,我没有谋杀犹太人的动机,我与犹太人并无仇恨,我没有故意伤害过任何人,但屠杀发生时,我就在那儿(集中营),事实上,我很内疚,有一种罪恶感。

斯坦格尔被审判。

法庭没有听信斯坦格尔的歪理邪说,1970年12月判处他终身监禁。在狱中,斯坦格尔曾接受过几家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他透露了瓦格纳潜逃巴西的信息,这为维森塔尔追踪瓦格纳提供了线索。

1971年6月28日,斯坦格尔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后,突然心力衰竭,经抢救无效死在了杜塞尔多夫的监狱里,这个冷血的“白色死神”终于去与他的死神伙伴们会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