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习近平强调改革不会走苏联老路

logo日本《外交学者》杂志网站2月16日文章,原题:中国的苏联教训 《纽约时报》今天在一篇文章中说,习近平虽外表温和,但实际上是个强硬派。文章称,习近平去年12月在深圳视察时,在一次对党内人士的讲话中表示,不会重蹈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的覆辙。

然而,这种看法大错特错。我们非常了解中国共产党如何看待苏联:它不是马克思主义优点的实物展示。相反,过去20年,中国所有的政治思想家不论是强硬派还是自由派都把苏联解体视为一记警钟,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者们也一直在对此进行深入研究。他们从中得到的教训是,中国共产党必须整治腐败等社会问题,而不能等外力迫使其如此。

中国分析人士认为,不合时宜的政治改革是戈尔巴乔夫的一个失误,但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他所领导的政党没能实现经济增长和良好的政府管理。中国社科院的苏联问题专家李静杰表示,苏联解体的原因是它没能成功改变:“首先瓦解的是苏联共产党。苏共领导人不懂经济,他们一直回避改革,因为他们教条主义地坚持固有模式。苏共从来没有进行过革新,也没有与时俱进。在70多年里,没有发展过民主政治。当戈尔巴乔夫开始领导改革时,已经太晚了,而且改革的策略有问题这是(苏联)解体的直接原因。”

根据我的经验,即使是中国的自由派也不敢跟随俄罗斯的脚步。苏联共产党的垮台并非自由派的胜利,而是民主来得太多太快的警钟。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中,俄罗斯的民主转型就是丧失大片领土,许多国有资产被新一代寡头窃取。与之相比,值得借鉴的是韩国和中国台湾,已有的经济增长和扩大中的中产阶层很大程度上为平稳的民主转型提供动力。

在此背景下,习近平在对党内人士的讲话中引用苏联的例子,是为说明改革势在必行,同时明确承诺改革计划不会动摇党的政权。对中国领导人来说,苏联的例子恰好是实施一种渐进式改革的理由,这种改革可以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下进行:认真遏制腐败,进一步鼓励消费,转变国家支配经济的趋势。这不是苏联的开放政策,但将带来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