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金名将与岳飞齐名,同样面对十二道金牌,他选择了死战不退

南宋一直以来有“中兴四将”的说法,分别指岳飞,韩世忠,张俊和刘光世,但是呢?熟悉宋史的人都知道,刘光世这人实在是太水了,打仗不行,逃跑功夫一流,说他是中兴四将简直是侮辱岳飞和韩世忠。所以,后人把刘光世从“中兴四将”删掉了,补上来的这个人很不简单,他叫刘锜!

说来有趣,刘锜和刘光世非常相似,他们都是出身将门世家,父亲兄弟都是西军高级将领,而且他俩都是先跟西夏人打仗,然后再跟金国人打仗,并逐渐成长为方面军统帅!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刘锜是个很能打的大将军,刘光世却是个水货!

刘锜有多能打?这么说吧,勇猛如韩常,善战如金兀术,显贵如金帝,在刘锜面前统统吃瘪!他骁勇善战,果敢顽强,是南宋第一代战将中赫赫有名的孤胆英雄。简单地说,宋军战史中每逢最危险的时段,都闪耀着他的名字,哪怕他年过花甲重病缠身时,也列阵于金国皇帝的马前,阻挡对方的倾国之兵,这就是刘锜

【射瞎韩常,打垮兀术】

公元1130年,富平之战开打,这是年青的刘锜第一次与完颜宗弼刀兵相见,准确地说,也是宋金两国交战以来,金军第一次在建制完整,状态良好的情况下,遭遇到的最强敌手。之前韩世忠黄天荡水战、岳飞收复建康,都可以说是趁金军强弩之末时打个措手不及,双方不在同一起跑线上,而这时敌我对等,完全公平。

刘锜的勇猛是难以想象的,他仓促应战,居然在两军对冲中迅速击破了金军万户长赤盏晖所部。万户长、一万骑兵、金兀术的一半兵力,就此土崩瓦解,赤盏晖被阵斩当场,全军覆灭;然后,刘锜兵锋直指金兀术和他的另一半军力,由汉将韩常率领的万人队,他们被刘锜重重围困,成了瓮中之鳖。而且好死不死的,韩常在漫空飞射遮天蔽日的箭雨中中奖了,一只眼睛被射穿!韩常,字元吉,汉族人,金国将领,金兀术帐下战力最强的将军。他以善射闻名,开弓可达三石之力,这在宋金两国之中,只有岳飞和他是同一等级。可惜在与刘锜对阵中,偏偏在弓箭上吃了大亏。韩常都被干瞎了,还打啥打?金兀术立刻就跑了,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战神一样的四太子殿下跑路了,他一直这样,欺软怕硬!

【十二道金牌,死不奉诏】

公元1140年,绍兴十年岳飞北伐,其实岳飞北伐这个称谓并不合适,因为拉开这次最辉煌壮丽的北伐篇章的将军其实是刘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刘锜坚守顺昌之时,尽管打得不错,但是在赵构、秦桧的心里,不管顺昌之战的开端是多么的辉煌,结果都注定了只有一个,那就是八字军全军覆没。与其这样,为什么不见好就收?由秦首相执笔,盖着赵构帝印的班师诏上写着——“刘锜择利班师。”

刘锜选择不听,他和他的八字军牢牢地驻扎在顺昌城里,等着完颜兀术大打一场。结果,刘锜顺昌大捷,时隔十年再次打垮金兀术,从而拉开了北伐序幕,之后岳飞,韩世忠,张俊纷纷出兵北上!而且自北伐开战以来,刘锜一直留在战场的前沿,张俊、王德遵从皇帝班师诏的撤退没影响到他,赵构、秦桧的十来道班师诏也没让他屈从,他始终保持着冷静独立的思维。当岳飞意识到在战场上被孤立之后,发现只有刘锜才处于能援助他的位置上。刘锜没有耽误,他派自己的统制官雷仲率兵北上,去郾城救援岳飞。

但是,岳飞不是刘锜,赵构的十二道金牌发到军前,令岳飞即日班师。岳飞被迫奉诏南撤,当时岳家军部将赵秉渊还在坚守淮宁府抵抗追击的金军,刘锜派部将韩直协助赵秉渊击退了追击的金军。

之后,宋金议和,岳飞被杀,南宋军力遭到了空前的毁灭性打击,吴玠死、韩世忠废、岳飞死、刘光世早退、牛皋被毒死、王贵不久后也失去军职……而刘锜呢?他像岳飞一样接到过十余块连续的收兵金牌,唯一比岳飞幸运的不过是躲过了一刀加身而已,然后竟然被转到了文职当知府去了。从此两宋之间所有中兴名将全部凋残,此后再想抗金也就是一句笑话了

【老兵不死,对阵金国皇帝】

自打绍兴十年北伐过去之后,刘锜做了二十年的文官,而且不断地被秦桧迫害,直到金帝完颜亮南侵,老病缠身已经六十五岁高龄的刘锜再次出现在国人的视线之内,因为他是硕果仅存的中兴名将!

尽管刘锜当时已经重病在身,连马都不能骑了,就这样,刘锜听说朝廷要起用他抗金,立刻挣扎着起来前往前线作战!一战皂角林,大败金军,金军万户高景山阵亡,死伤三千多人,但是刘锜的身体也熬不住了,他被迫退往镇江养病!等到虞允文取得采石矶大捷之后,刘锜已到弥留之际,他拉着虞允文的手说:“我的病没有什么可说的,朝廷养兵三十年,最后大功居然出自君辈书生之手,真使我辈军人愧死!”

刘锜不久病重身亡。这位老兵死了,他像岳飞一样接到过十余块连续的收兵金牌,唯一比岳飞幸运的不过是躲过了一刀加身而已。这位曾经飞扬勇决,耀武于百万军中的青年,曾经独挡金军,决胜顺昌,置十余块班师金牌于不顾,我行我素坚持操守的中年,都成了往事和传说。他近20年来的记录是两任荆南(今湖北江陵)知府、一任潭州(今湖南长沙)知府,之后不断被秦桧等奸臣迫害,一贬再贬,直到完颜亮南侵才得以起复!其实他完全不必感觉惭愧。

“朝廷养兵三十年……”我个人觉得,这句话很可能出自宋人史官的捏造。南宋官方在这三十年间做了什么天下皆知,杀功臣散军队败坏铁血军魂,哪一点称得上“养”?

满腹怨怼,从哪儿能生出半点的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