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先看病后付费不能只摸石头不过河

中国之星新闻网logo卫生部医政司医疗管理处处长焦雅辉19日说,关于“先看病后付费”模式,卫生部倡导在有条件地区开展试点,但从未要求“全面推行”。目前,全国20多个省份正对此进行探索。但受社会征信体系、医保报销水平等条件限制,这种模式短期内无法全面推行。
全面推行“先看病后付费”模式,从出来到否认,其时间跨度很小,颇具戏剧性。尽管被否认,但公众还是热捧“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甚至都开始说对接政策、后续措施了,可见这种模式的确是公众的期盼,但又害怕其无法顺利从梦想照进现实,便只能“友情提示”。可如今看来,这些热情,全被浪费,因为卫生部迅速澄清,所谓的全面推行“先看病后付费”模式,不过是公众一厢情愿的想法。

事实上,早在2010年,卫生部就发布《关于改进公立医院服务管理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出要“逐步实现患者先诊疗后结算”模式;这年5月,卫生部再次强调,将进一步推行这种服务模式。遗憾的是,迄今已近三年,这种模式仍只在摸石头,却没有过河的迹象。本来,公众以为“过河的时机”到了,却不料一盆冷水泼醒了公众的好梦——“先诊疗后结算”,即先看病后付费模式,卫生部未要求“全面推行”。

卫生部虽然否认了,但公众的谈论、网友的热议却并未止息。这背后的原因,其实不难厘清,无非是“先看病后付费”模式乃民心所向、众望所归的举措。而如今卫生部的否认,也不应是终点,而应是全面推行“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的起点。正如卫生部所言,当前主客观条件仍不具备,那卫生部理应协同其他部门一起努力,尽快去营造全面推行“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的成熟条件。主客观条件不成熟,理应是前进的一种动力。

更何况,现实可循的案例,也足以证明,“先看病后付费”模式并非那么“遥不可及”,也不需要那么多资本投入。据悉,自从2011年5月在济南市公立医院推行“先诊疗后结算”模式后,在接近一年的时间里,济南市262家医保、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已经使得44.5万人从中受益,各级医疗机构累计垫付资金11.67亿元,但并未出现一例恶意逃费事件。可以说,山东这个样本,足以证明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的推广,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难。

从这个角度审视,对“先看病后付费”模式,相关部门的确没有必要一直摸石头不过河,卫生部官员也无须匆匆否认,毕竟,一旦付诸实际,与理论上仍是有一定差距的。于“先看病后付费”模式而言,不妨先全面推行,再骑驴看唱本——边走边瞧,如此方可能真正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一味地纸上谈兵,只会越来越束手束脚、不敢前行。公众希望“先看病后付费”模式尽早从梦想照进现实,那相关部门的确应顺势而为,而不应“逆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