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人的秘密大杀器,曾让波斯战象落荒而逃的战猪军团

动物出现在人类战争史上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早在战国时期,齐将田单就发明了“火牛阵”大败燕国;元朝的蒙古骑兵也曾倚仗着战马的速度和冲击力,横扫了整个欧亚大陆。

在古地中海和亚洲的战场上,战象作为当时的坦克部队,也曾驰骋疆场,让无数军队闻风丧胆。迦太基人曾率领战象远征过罗马,塞琉古国王塞琉古一世也投入过数量庞大的战象队进攻印度。

但你可能做梦也想不到,所向披靡的战象居然曾在战五渣的“二师兄”面前吃过瘪。

首先用猪对付战象的是著名的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26年,亚历山大在希达斯皮斯河战役中击败了印度国王波鲁斯。

最早版本的《亚历山大大帝传奇》中记载:“当上千头战象冲向亚历山大的军队时,有人建议他利用猪的尖叫声来吓退前进中的战象。亚历山大采纳了他的建议,让猪不停地嚎叫,并吹起号角,成功吓跑了战象。”

后来希腊人经过改良,进一步发明了“火猪阵”。在对波斯人的战役中,他们将可燃性沥青或树脂事先浇在猪身上,当双方摆好阵型准备冲杀之前,希腊士兵将猪点燃,然后在其后擂鼓。

猪在火焰的灼烧之下异常痛苦,便会朝着敌阵飞奔过去,战象看到猪冲过来时,就开始出现躁动,当听到猪的尖啸声时,精神彻底崩溃,扭头便跑,混乱中许多友军惨死在象脚之下。

要用“火猪阵”,用上等的野猪效果是最好的。它们不仅速度快、冲击力强,而且皮厚抗揍,为了使焦油在猪身燃烧时的效果更佳,还必须保持野猪毛发旺盛。

由于好的野猪极难获取,于是有人想出来是否能用家猪替代。但是家猪性格怯懦、身形笨拙,稍有不慎就可能为敌人送去了粮草。

而且“火猪阵”把控不好方向也是极具风险的。有些猪在被点燃后可能不是冲向敌营,而是掉头跑向友军,变成猪队友。

既然使用“火猪阵”的条件如此苛刻,有人便化繁为简:“火猪阵”的精髓不在火,而在凄厉的猪叫声,所以最大限度地让猪发声才是王道。

公元544年,在查士丁尼战争中,萨珊波斯皇帝库萨和一世率军围攻美索不达米亚古城埃德萨时,其中几头战象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击溃敌军并进入了城镇。

千钧一发之际,拜占庭人急中生智,在城堡上吊起了一只猪,当猪被吊起来的时候,猪拼命挣扎尖叫,结果大象耳闻目睹这一切竟然受到了惊吓,再次落荒而逃。

不过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战象在二师兄面前屡屡战败后,训象师开始用幼猪训练战象,这样大象就不会再害怕猪叫声了。

斯坦福大学古典主义者艾德丽安在她的作品《古代生化战争》曾评价道:“这些用树脂点着的猪可能是世界上第一种混合生化武器。”

而我们,在吃着红烧肉、喝着排骨汤的时候,倘若能够有心想起猪的这段荣光时刻,也算对得住碗里的二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