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发明一样东西,遭众人嘲笑,27年后此发明获诺贝尔医学奖

1929年的一个下午,25岁的德国乡村医生沃纳·福斯曼在做一件疯狂的事。

福斯曼闭上眼,深呼吸,让身体彻底放松。接着,他刺破左臂肘部的静脉,将一根由无菌橄榄油润滑过的细管缓缓插入。当细管进入静脉半英尺、约到肩颈部位时,他停了下来。他以为会感到刺痛,甚至会痛得昏厥过去。但事实是,之前他所预想的种种糟糕状况并没发生。

​这是个好兆头,他笑了笑,再次捻动细管……这个部位,应该就是心脏!细管越插越深,终于到达他所希望的地方。那一刻,连他自己都觉得吃惊—细管插入脆弱而敏感的心脏,不仅没有丝毫疼痛,反而“感受到了一丝如阳光普照般的暖意”。

这太不可思议了,并且足以证明心脏并不像权威专家说的那般不可触碰,它和身体的其他器官一样可以做手术。稍微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福斯曼并未中止实验,而是带着自己这个“实验品”奔出门去,跑到楼下一个配有X光机的房间,兴奋不已地冲医师喊道:“快帮我做扫描,你将看到世上最美的画面!”

很快,片子出来了,的确是一张震惊世界的片子—凭着对生命的热爱和对梦想的追求,福斯曼成功完成了世界医学史上第一例心脏导管术!

出人意料的是,福斯曼的大胆尝试没为自己带来荣誉和尊重,反而遭到暴风骤雨般的批判和嘲弄。媒体把他的实验称为“疯狂之举”,长篇累牍地扭曲报道。他的顶头上司更是坚决禁止这项实验,“这是只有上帝才知道怎么回事的个例,你必须停止疯狂之举,不,是愚蠢之举!”好心的同事则提醒他,由于这项实验违背了伦理道德,如果他再继续胡闹,很可能要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福斯曼坚信这项实验有益于全人类,且愿意为科学献身。他顶着铺天盖地的冷嘲热讽,决定再次实验,以证明这不是阴差阳错的个例。他义无反顾的精神感动了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她不想让这个优秀的医生遭受任何意外,便提出做他的“实验品”。如果不接受她的建议,她会想尽办法阻挠,他的实验将很难开展。

福斯曼思来想去,只好同意了女护士的要求。然而,将她绑上手术台后,福斯曼冲着动弹不得的她微微一笑,随即刺破自己臂上的静脉,熟练地插入细管。

这次实验同样取得圆满成功,福斯曼信心满满地宣称:他已制定出明确的工作目标,要全力优化、改善心脏疾病的诊断方式。不料,整个行业对他的计划置之不理,甚至给他起了个“疯子”的绰号,他做的实验也被称为“小丑表演”。疯子是不能行医的,没过多久,福斯曼便莫名其妙地失去工作,不得不回到原来的乡村医院。

​那段时间,福斯曼郁郁寡欢,甚至想到改行,不愿再去触摸那些冰冷的金属器械。就在失意之中,他收到了那个女护士的来信,信中写道:“如果你是月亮,就请珍爱静谧的夜空,不要厌倦它……”他深受感动,于是选择坚守。

27年后,自甘寂寞的福斯曼终于等到一封来自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邮件—他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