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接班人德国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一个拥有一千套服装的男人

西进运动是美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运动,范围泛指13个殖民地以西的所有土地。

正是有了西进运动,美国人才能够完成东西部地区之间政治经济的一体化,有力得促进了美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发展,促成了美国近代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和知识革命,并且使美国成为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之一。

可以毫不夸张得说,没有西进运动打下的基础,就没有今日的美利坚。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新生的百废待兴的国家迫不及待得去开拓土地、鼓励自己的人民选择不辞辛劳跋山涉水得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奔赴那充满迷雾、充满危险与不确定性的前途呢?

首先便是资源的诱惑。西部的土地宽广肥沃容易耕种,密布的水网提供了便利的交通,成群结队的野生动物提供了充足的肉食和昂贵的皮毛,丰富的矿藏更可以换来巨量的钞票。

美国人约翰·菲尔森就曾经这样描述:“希望之地,那里牛奶、蜂蜜四溢、河流密布。。。小麦、大麦和水果堆积如山。从宏观和抽象意义上来讲,西部是完美之地。在这里,受到伤害的人抬起了头颅,良知阻止人成为奴隶,法律确保幸福。”

这种宣传对美国人来说,西部就是一台自动提款机,还是不用插银行卡的那种。

同时,宗教的“天定命运说”也让美国人卸下了心中的道德防线,扩张有理,掠夺无罪,向西部扩张是上帝的旨意,在美国人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穿着各异的美军

其次对于美国政府以及军方来说,西进运动是一次绝佳的拓展战略纵深与扩张走廊、甚至扩张版图、谋求整个北美的机会。

美国这个新兴的国家在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国,只据有北美大西洋沿岸的一个狭长地带,面积不过40万平方英里,人口也只有240万,战争潜力感人。

对英国人的战斗力,他们心里也很清楚,英国人强大的战斗力、强大到恐怖的海军给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阴影,如果没有欧洲人民的强力支援和法军直接参与战斗,恐怕美国就没了。

对于英国人来说,独立战争一战令他们颜面尽失,这是骄傲的大英帝国旗帜上的污点,他们必须要复仇,夺回这些富饶的殖民地。

当然战略纵深不是占领两块土地,让军队有迂回机动的余地就可以了,他需要人口、粮食、矿藏等各类物资为军队提供修整、补充,让军队可以重新集结,重整旗鼓,指挥部可以重新制定作战计划,然后发动反击。

而西部恰恰满足这些条件:西部土地肥沃,矿产丰富,水运交通便利,无论是发展种植农业、畜牧业还是工商业、军工业都非常便利;又有阿拉巴契亚山脉作为纯天然的屏障,简直完美得没话讲。

法属路易斯安那地图

在从法国手中获得路易斯安那之后,更是让美国人喜出望外,信心倍增。当时的法国领事就非常直白地指出:美国所致力者不是别的,正是吞没整个北美洲。

美国外交史学家S·F·比米斯认为:“路易斯安那的获得对美国的重要性来说怎么估计都不会高。。。它把这个共和国的领土增加了一倍。。。它给予这个国家世界上最丰富的粮食、燃料和动力仓库之一。。。路易斯安那变成了美国向佛罗里达、德克萨斯、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和阿拉斯加的走廊。”

而1803年美国《纽约时报》说:“管理北美洲将来的命运,乃是合众国的权利,这个国家是我们的。”

西进运动中的美国人和大篷车

再者,国家在拿到领土之后,除了需要派遣驻军、官员等进行实质上的占领和管理之外,人口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只有大量的人口进行开垦、开矿,进行各种生产生活活动,将资源转化成实打实的物资,才能支援国家。

对于当时阿拉巴契亚山脉以西的地域,许多美国人其实是完全陌生的,尽管当时美国政府向民众宣称:这些都是美国人民在独立战争战场上拿命换回来的(应该是法国人才对),这些土地应归人民所有,人民有权去开垦、种植和开发。

实际上,在美国人之前,也就是18世纪末,英属殖民地时期,西进运动就已经开始了。

在当时,许多砸锅卖铁、甚至签订“卖身契”从欧洲来到美洲的人发现美洲并不是乐土。为了躲避北美殖民地当局的剥削,许多人选择翻越阿拉巴契亚山脉到殖民地当局权利所到不了的地方去占地,成为了自食其力的小土地所有者和自耕农。

除了自耕农、南部的奴隶主、北部的土地投机商和工业资本家、高利贷者都在往西部去,因为东部沿海的土地基本都已经瓜分完了,无利可图,西部大片未开发的处女地,而且拥有丰富的矿藏,简直就是迦南美地。

不过由于英国1763年禁令的存在,所有的活动都是在私底下进行,规模并不大,英国控制的西部人口不过几万人。

西进运动中典型的美国人

美国独立,禁令解除,心理防线也放下了,加上大量美国政府出台的大量优惠政策:

1784年,由杰斐逊起草了《关于弗吉尼亚让出的西部土地组建方案》的土地法令,规定西部土地为美国全体国民所共有;规定从俄亥俄到密西西比河之间的土地分作十六州,在居民人数达到一定的数目(原十三州的最低数额)时可建立同东部各州完全平等的新州。

1785年,美国政府制定了《土地条例》,确定了国有土地向移民出售的原则。根据该法令的规定,将公有土地分块拍卖出售,每块土地最小640英亩,每英亩地价最低1美元,但是要求一次付清。

1787年7月13日,西北土地法在联邦议会获得通过,这项法令以1784年土地法令为基础,具体规定了处理俄亥俄河流域以北土地的办法,将西部新获得的土地纳入国家“公共土地”储备;以公开拍卖方式向自由移民或团体开放这些“公共土地”。

1787年的美国土地法令规定了建立新州的一些原则,而且根据该法的第三部分还对公民权利做出规定,特别是根据该法人们可以向西部自由迁徙。

1796年的《土地法》将每英亩土地最低出售价提高为2美元,付清期改为一年以后,分4年付清。后因该规定不能满足向西迁徙的大量农民对土地的需求,美国政府不断缩小购买土地的最低限额,由640英亩降低到160英亩,同时降低国有土地的出售价格。

1802-1832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多个《救济法》,以延缓未付土地被没收的期限,使贫苦农民能够获得土地。

西进运动中架设的桥梁

除了土地政策,美国还大力鼓励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公路和铁路。

在铁路修建上美国政府采取了“多修铁路多得益”的政策。铁路公司每修一英里的铁路,可以得到铁路沿线一定面积的土地;同时,规定铁路公司可以根据修筑铁路的长度和地形的不同,从政府那里获得不等的贷款。

在公路的建设上,美国政府的一个重要政策是鼓励私人投资。为了解决公路建设资金的不足,收费公路成为美国最早优先发展的事业。

再加上遭到英国封锁,大量中小工商业者、手工业者、中小种植园主破产,穷到一无所有。

美国人最终下定决心搭上身家性命赌一把,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

从1787-1788年冬天,从俄亥俄公司开始,群众性的大规模的西进运动便蓬勃发展,移民主要来自北美十三州的新英格兰、中部州和南部州,仅在1790-1800年的短短的10年内,马里兰的13个县和弗吉尼亚的26个县的居民全部是外来移民,1810年全国有1/7的人口居住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地方。

英法争夺北美殖民地中阵亡的印第安人

而伴随着不断有新移民的进入,他们需要更多土地,美国人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无所不用,与当地印第安人的矛盾不断激化,小规模战斗时有发生。

在殖民地时代,印第安人与殖民者就已经因为土地问题爆发了大量冲突,七年战争中大量印第安人就加入英法军队作战。当时担任少校的乔治·华盛顿在接到弗吉尼亚总督的命令给法军指挥官递交抗议信,而在返回途中遭到法印联军的袭击,华盛顿人少势弱,战败被迫投降。

加上大量印第安人受法国人雇佣参与到战争中来,因此在美国教科书中,七年之战也被称为“反法国和印第安人之战”。

七年战争结束后,为了避免争端继续,英国颁布王室诏书,将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划为印第安保留地,禁止北美殖民者西进和印第安人发生冲突,甚至驻扎军队遏制向西拓荒的势头并且禁止了从印第安人手上的合法购地行为。

印第安人帮助新移民度过难关,也正是感恩节的由来

这种在殖民地臣民看来背信弃义的做法让殖民地人民很难接受。殖民地人民认为自己为英国打江山抛头颅洒热血却得不到奖励,反而印第安人获得了大量的保留地,对于印第安人的怨恨开始加深。

而且该政策更是沉重打击了期望将种植园经济拓展到西部的种植园主和投资组建的土地投机公司,原本他们打算以极低价囤积一批俄亥俄的土地,再组织新移民前去拓荒,顺手把手里的土地高价转让赚取暴利,可英国的做法直接导致不少投资人倾家荡产。

恰巧这些人在殖民地中拥有极大的话语权和主导权,他们对英国只能存在于口头上的指责,自觉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加上本身就跟印第安人存在矛盾,因而把气都撒到了印第安人的头上,独立前的13个殖民地,就公开悬赏印第安人的头皮。

同时,英国这项“偏袒”印第安人的政策,也成为日后北美殖民地南部奴隶种植园主愿意参与独立战争的理由之一,只不过这个理由实际上根本就站不住脚,这些人也并不是真的想要独立,从1775年7月6日北美联合殖民地的代表们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拿起武器的原因和必要性的公告》的文件中就可以看出。

美国人与印第安人冲突

但是在美国独立战争获胜后,这些殖民地时期就留下来的矛盾也顺带带给了新生的美利坚,既能干掉讨厌的印第安人,又能获得土地,何乐而不为呢?

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曾经鄙夷地说过:“印第安人和狼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

当时,华盛顿部队的士兵甚至从印第安人身上剥皮,“从臀部往下剥皮,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而长的长统靴。”

1807年,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对军队赤裸裸地说:“如果印第安人反抗美国人去获取他们的土地,那么,我们就要用短柄斧头反击,他们也会杀死我们中的某些人,但我们会杀死他们全部!”

甚至在1814年,美国詹姆斯·麦迪逊政府参考1703年北美各殖民地议会作出屠杀印第安人的奖励规定,重新颁布。法令规定每上缴一个印第安人(不论男女老少甚至婴儿)的头盖皮,美国政府将会发给奖金50—100美元(杀死12岁以下印第安人婴幼儿和杀死女印第安人奖50美元,杀死12岁以上青壮年印第安人男子奖 100美元)。

与英军合作的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本身松散的社会结构也导致了内部产生了亲美或者亲英派,真正跟美军干上则是在独立战争爆发之后。从1776年夏天到1778年秋天,印第安人在西部边疆地区,四处袭击移民的定居点,因为这些移民夺取了印第安人的土地和猎场,威胁印第安人的生存。

除了袭击移民外,仇视美国人的印第安人还协助英军作战,打乱了美军的作战计划,给美军的兵源和粮食供给造成了很大困难。

1782年3月8日,有亲近美国、信仰基督教的90名印第安人教徒在宾夕法尼亚边疆遭到美军的无辜杀害,美军怀疑他们想袭击移民。

更可耻的是,美军在1779年杀害了为和平而奔走的盟友部落特拉华部落的首领“白眼”。这一血腥行为激怒了特拉华部落,他们唾弃与美国的联盟,加入了英国人一边。

西进运动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印第安人的报复,尽管这种报复在法理上站不住脚,只是一个无聊的借口,美国人实际是在滥杀无辜,但是在那个近乎蛮荒的时代里,有枪就是大爷,其他的,谁又在乎。

南北矛盾导致的南北战争

再者便是南北双方的矛盾了。小编之前的文章就说过,南北双方的矛盾属于历史遗留矛盾,是全方位的矛盾,而不单纯是资本主义和奴隶制的矛盾,而这种矛盾也是西进运动的推进动力之一。

美国独立之后,美国经济遭到了英国人的严密封锁,英国人大肆提高进口自美国的商品关税,同时对其进行廉价倾销,意图毁灭美国的经济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南方资金雄厚的奴隶种植园主受到的损失相对较少,为了应对英国的高关税,他们决定乘着政府的东风向西部拓展,用高多的土地和人口来生产作物,形成更大规模的种植园来降低单价。

而且南方主流的经济作物如烟草十分吃地,种了几年之后土壤肥力大幅下降,必须停耕,因此他们需要更多的土地来维持种植园。

同时根据杰斐逊起草了《关于弗吉尼亚让出的西部土地组建方案》的土地法令,越来越多的西部建立了新的州,这些新建州全部属于蓄奴州。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国会参众两院议员由各州选民直接选举产生。无论是蓄奴州也好,自由州也好,州越多,意味着在参众两院的话语权就越大,对于美国政策的影响也就越大。而在现有州已经饱和的情况下,向西拓展建立新的州是最佳选择。

为了争夺国会控制权,南北双方用各自的方式向西部开进。

被迫背井离乡的印第安人

在多种因素的共同激发下,美国浩浩荡荡的西进运动进行了一个多世纪,这场运动对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民族性格产生了深远的积极的影响,促进了美国的民族融合,对美国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但是对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来讲,这却是天降横祸,处于萌芽状态的美洲文明被彻底毁灭,印第安人作为人类几大人种之一,整体上被灭绝,剩下的人被困在保留地,这些保留地实际上是囚禁、迫害印第安人的牢房。